心跳领域全文免费阅读-心跳领域最新章节

我是风焱,常住云海市精神病院,喜欢将院长U盘中的学术视频换成小电影,在院长参加市级会议时让他起飞,让他carry。讨厌谐音,讨厌一切基宅腐受,卖萌高冷一概不吃,御姐萝莉直接弄死,这就是我,看着都让你上火。

心跳领域


“我们不该这样的,放手不爱了,我们怎么爱着却不快乐,抱歉我浪费了,可以更幸福的资格……”

路边折扣店门口的音响巨大无比,张赫宣狂野的嗓音宣泄着悲伤和无奈,折扣店的玻璃上贴着许多红色横幅。

“跳楼价!吐血大甩卖!再见云海市!’”

“最后三天!”

“不走不是人!”

……

云海市,中部地区,偏南方气候,夏天热的玉米出去爆米花回来,午后,风焱站在折扣店的门口喃喃自语:“狗屁煽情歌曲还TM挺应景,但你也不用循环播放一个星期吧。”

更绝的还不是风焱吐槽的这些,是这家以前不知道是卖什么的店铺被现任老板接管充当卖四件套的临时店铺后,不仅放了一个星期的《我们不该这样的》,老板还无比煽情的在门口大音响上接了个麦克风,时不时站在大门口就会唱上几句,一边唱脸上还露出痛心疾首的表情,眼中饱含着对店铺的依依不舍,配上这歌,别提多应景了。

风焱,男,26岁,现居云海市第四人民医院(精神病医院),因为具有非常怪异的举动,且犯过一些介于道德和法律边缘的“大案”,最终被第四人民控制、收容,且长期接受治疗。

风焱看了看手腕上的小天才手表,接着自言自语:“时间差不多了,待会儿眼镜该追来了,老小子,叫你天天咋呼,今天老子弄死你!ikuzo!”

四件套老板此时拿着麦克风唱歌,正陶醉着呢,风焱无比风骚的捋了捋头发来到他身边说道:“先生你好,我是中国好声音的总监,路过此地发现你的嗓音非常独特,想邀请你参加我们节目的录制,你觉得怎么样?”

老板不屑的嘁了一声说道:“少跟我扯犊子,你这样的骗子我见的多了,是不是待会儿就让我交个几千块钱录制费什么的啊,告诉你,给我边儿待着去。”

风焱换了一副憨厚的笑容说道:“跟你玩个小玩笑呢哥,其实我是有一批便宜的四件套想出售给你,价格好商量。”

老板这才斜斜的看了看风焱:“哦?比我这儿的还便宜?”

风焱恭敬的说道:“便宜一半还不止呢,借一步说话。”

老板一听利润可以,于是跟着风焱来到旁边的小巷子,一进巷子风焱立刻露出凶狠的表情,一记手刀就把老板给劈晕了过去,接着麻利的找到一根麻绳将老板绑了起来,又脱了他的裤子,将他整个人翻了过来,此时老板的屁股朝上,面朝下,接着风焱抓住老板的头发,对着他的脸连扇十几个耳光,老板被硬生生的扇醒了。

“啊!!!你干什么,你不要过来,你这个变态狂,你想爆我菊花是不是,啊!救命啊救命啊!”

风焱脱下袜子直接堵上了老板的嘴,接着从口袋中拿出压电点火器,就是打火机中那种按下去咔哒咔哒作响的同时还能冒出火花的玩意儿,小时候很多人喜欢用这玩意儿电同学。

“放轻松点小朋友,我只是想和你玩一个游戏。”风焱说话的时候很镇静,甚至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但这种微笑在老板看来简直就是催命符,因为他看过很多变态杀人狂的电影,在电影中那些杀人狂的笑容和风焱此时的笑容一模一样。

拿出压电点火器在老板的眼前晃了晃,老板仿佛猜到了接下来风焱想干些什么,挣扎的更厉害了,奈何风焱绑的十分结实。

蹲下之后风焱用压电点火器电线一头对准老板的菊花开始电击。

“我叫你TM天天放这首歌!我叫你放歌还唱歌!你TM知不知道这样扰民啊!精神病人也需要休息啊!”

脸上露出疯狂的表情,风焱按动压电点火器的速度比一般人快的多,那老板菊花被一下一下电击的感觉,只能说感受过的都是上辈子折翼的天使。

没电击一会儿,巷子口突然冲过来两个人,一个正常体型的男人戴着眼镜,手中拿着手机说道:“果然在这里,大牛,快治住他。”

正常体型男旁边有个大块头,一身爆炸般的肌肉,见状二话不说就冲到风焱身边将他钳住,接着直接拖行离开巷子。

风焱一边被拖行一边还蹬着脚狂叫:“CNMD,你要是再没日没夜的放音乐加唱歌,老子下回用十个点火器同时电你菊花,听见没有,我只要再听见歌声就越狱出来弄死你……”

见风焱被拖走,眼镜男赶紧来到老板身边将他口中的袜子拿掉说道:“先生你没事吧?”

四件套老板已经哭成了泪人:“你来试试看有没有事,我的菊花都没知觉了,那个变态是神经病吧!我要报警,呜呜,我要报警。”

眼镜男推了推眼镜说道:“实在抱歉先生,他确实是个神经病,刚刚在我的杯子里下了药溜到了这里,我是他的主治医生,这是我的名片,你可以报警,警方那边如果有任何需要我协助的,我会全力配合,我们医院就在你店铺的后方,相信你也认识,我得走了。”

老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张着不可思议的嘴巴,直到眼镜男走后才穿好裤子爬起来骂道:“真TM倒霉,居然碰上个神经病,MD这地方太危险,晚上就不干走人算了吧。”

……

医生办公室里,刘铮推了推眼镜叹了口气说道:“风焱啊,你这么搞是不行的,你怎么能在我送李警官离开的时候,在我杯子里下泻药,接着趁机跑出去用压电点火器电无辜群众的菊花呢?要不是我的手机和你的小天才手表绑定了定位系统,再晚来一会儿,那哥们儿就被你玩儿死了,你知不知道?”

风焱无所谓的拿了一个茶杯,往杯子里放了点茶叶,接了一杯自来水,接着对着杯中吹了几口气,浅尝一口说道:“好茶啊好茶,哎眼镜你刚刚说什么?”

刘铮紧握手中的中性笔,强忍着杀人的冲动说道:“你到底有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你知不知道这么做让我压力很大啊,还有我告诉过你多少次了,不要叫我眼镜,叫我刘大夫,你TM不要穿我的白大褂啊混蛋。”

风焱早期的一些病症都治愈的差不多了,但近期他又出现了总是会做一些奇怪举动的行为,这些行为虽然没有危害,但往往能让刘铮气的吐血。

风焱放下白大褂,无奈的说道:“那个家伙成天放那一首歌,我听着都快吐了,出去用微弱的电流教他做人的道理,这难道也有错吗?”

刘铮烦躁的摆摆手说道:“别尝试拿我的听诊器跳绳,给老子放下,算了,我不想和你讨论这些了,这次的事情要记大过,你出院的几率又渺茫了许多。”

风焱耸耸肩说道:“我的游戏舱送来了吗?是你答应我只要协助警方破案,就给我买个游戏舱的,《心跳领域》昨天就开始公测了,我都没能第一时间进去玩儿。”

刘铮点点头,看着眼前行为举止怪异的风焱,有时候他真的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各个地方都透着不太正常的精神病人居然有着超乎常人的记忆力、分辨力和观察能力,以至于警方一旦出现了一些高智商无法破解的案子,都会来这里寻求风焱的帮助,风焱每次成功破案都会得到一笔可观的奖金,而他从来不需要,直接交给医院,医院也会因此带来许多荣誉,这也是风焱能够生活的比医院中其他病人更加自由以及具有更好待遇的原因。

事实上风焱除了行为举止不太正常和经常胡言乱语,加上偶尔的轻微自虐外,近些日子并没有太多的其他病症,早些年的症状比较严重,同时还伴有严重的幻想症以及焦虑症,他在还没有被送进神经病院之前犯过许多‘大案’,他总喜欢干一些让人极度恐慌,但又无法构成严重犯罪的事情,这些事情毫无动机,当然,也没有一件是正常的。

比如最著名的‘云海市挠脚底板案’,这个案子就是风焱干的,他效仿国外一个哥们儿,每当夜间两三点的时候潜入民宅,不拿任何东西,只是用指甲盖猛刮两下床上睡着的普通无辜百姓的脚底板,接着立刻窜逃出去,如此作案约一个多月,上百个无辜家庭惨遭他的毒手,一时间云海市人心惶惶,无论什么样的锁都没办法挡住风焱进屋的脚步。

在‘云海市挠脚底板案’告破,风焱被抓住关了一段时间,放出去后,仅仅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他又犯下了‘炎夏半夜关空调盖棉被案’以及‘情侣视频中睡着帮关电脑案’。

‘炎夏半夜关空调后盖棉被案’:风焱会在夏日三伏天的夜间潜入民宅,寻找熟睡的无辜群众,进入他们的房间后关掉空调和风扇,找到最后的棉被轻轻的帮他们盖好,接着深藏功与名的离开。

‘情侣视频中睡着帮关电脑案’:风焱专门调查附近异地恋的情侣,夜间潜入他们的居所,如果此时屋内的人正在和对象异地视频,那风焱就会耐心的等待,等视频一方忍不住睡着了,他就会蹭手蹭脚的走过去,对着摄像头和视频另一方点点头,接着就帮关了电脑,火速撤离。

不出意外,风焱接二连三的被抓起来,他的所作所为无法构成犯罪,但如果再纵容这样的人自由在社会上活动,一定会有更多的人投诉,必将会引起恐慌,所以他终于被送进了精神病院,警方也一致认为,这个地方是最适合风焱的。

进院后在刘铮精心治疗了四五年后,这种怪异的症状得以改观,可没想到消停了将近一年的风焱,今天又犯了这种大事,刚刚被他电击的那个老板说不定就会报警,到时候刘铮可能会有麻烦。

刘铮三十出头,是院长的儿子,在精神学领域有很高的见地,早些年毕业后知道了风焱这号人物,非常的感兴趣,主动要求担任他的主治医生,两人平时交情很不错,当然,这得在风焱不惹乱子稍微正常些的情况下。

上午李警官前来道谢,说风焱上回分析出的线索和结论非常的准确,犯人已经抓住了,在接这个案子之前风焱就提过一个要求,说只要破了案就得给他买个游戏舱,因为世界首款全息游戏《心跳领域》最近就要公测了,这款游戏出人意料的是由中国的游戏公司率先研发出来的,配合游戏舱使用,没有内测直接公测,显示出游戏公司强大的自信。

“绝无仅有,趣味度超高的副本模式,全球首款全息游戏,让你感受身临其境的震撼!”

这就是《心跳领域》的广告词,配合宣传片中放出的一些视频,高度的自由度,无比真实的体验感,以及国内各游戏大咖的试玩点评,让这款游戏的热度一飞冲天,事实上刘铮在昨天公测的第一时间已经进去体验过了,确实震撼无比。

“你需要游戏舱的条件是李警官他们答应你的,刚刚他过来的时候就和我说过了,下午就派人把游戏舱送来。但咱们得提前说好,你玩儿可以,但大多数情况下必须和我组队一起,我需要在游戏中观察你的一举一动,那里面毕竟是无比真实,身临其境的游戏世界,我怕会有一些外在因素导致你的病情复发,或者诱发出新的病症,这点没的商量,否则你就别玩儿了。还有,由于你刚刚的犯的事情性质极其恶劣,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对你进行深一步的诊断,这段时间你可以玩游戏,但不允许再出病房,如果再出现一次类似情况的话,就必须要关禁闭了,到时候你什么自由都没有了,我也没办法帮你,懂了吗?”

交情归交情,佩服归佩服,但今天风焱确实做出了一些极其恶劣的行为,作为他的主治医生,刘铮还是得公事公办,为了他人负责,也为了风焱负责,他的最终目的就是完全治愈好风焱,让他和正常人一样生活。

刘铮要和风焱组队游戏的条件也仅是保险起见而已,《心跳领域》中的防骚扰以及玩家间的语言、肢体等等都做出了极高的智能观测,玩家是无法做出例如‘去年买了个表’这种暗示性辱骂,或者竖中指这种肢体侮辱,就更别说直接辱骂和动手揍队友骚扰女性玩家之类的举动了。

刘铮从其他玩家的角度出发,是不担心他们被风焱骚扰到的,风焱并没有造成过什么极其危害社会的行为,充其量就是一个可怕的怪人,在正常人看来他这种举动就是神经病,神经病都是会随时杀人的,但刘铮是个精神科医生,他很清楚精神病患者的定义,精神类疾病范围极广,很多具备精神疾病的患者其实并不会出现危害社会以及他人的行为,更不会杀人,相反,这些患者往往都是比正常人还要弱势的群体,他们很可怜,整个心理情绪就像被关进了牢笼,无法宣泄更不会表达自己的情感,喜怒哀乐无法有效的表达出来,比起杀人,这种情绪压抑的久了则更容易自杀,大多数精神类疾病都是很难以治愈的,他们往往都是带着这些精神类疾病直到死亡。

也正是了解到精神病人往往比一般身体疾病患者要痛苦百倍,才致使刘铮下定决心钻研精神科,为的就是解脱更多的精神病患者。

刘铮比较担心风焱在游戏中可能会接触到一些诱使他发病的场景,很多精神类疾病和环境都是有关联的。当然,网瘾不在他研究的范围内,他并不是很担心风焱会得网瘾,心跳领域虽然没有防沉迷,但游戏舱的神经连接器非常智能,可以测算出一个人当前的状态是否适合继续游戏,如果不适合的话则不会允许玩家强行上线。

风焱满口答应的说道:“你不就是想工作的时候找个理由跟我一起玩儿嘛,我懂你的。”

刘铮摇摇头叹了口气说道:“你先回去吧,待会我要午睡了,别再来骚扰我了,有事情告诉护士,知道吗?”

风焱摇摇头答道:“知道了。”接着就离开了办公室,刚出办公室的门迎面就碰到了陈护士,风焱礼貌的打了个招呼:“陈奶奶你好。”

陈护士今年30岁,180多斤,是医院里出名的煞星,只要惹了她一定是一顿狂揍,风焱也惹过不少次陈护士,每次都被打的喊救命,可他就是死性不改,一遍一遍的说着陈护士不喜欢的话,做着她不喜欢的事情。

陈护士虎拳一握,头上青筋爆出:“我看你TM是不想活了是吧,告诉你多少次,再敢喊我陈奶奶,老子就弄死你。”

没等陈护士动手,风焱就飞快的逃走了。

看着跑掉了一只鞋的风焱,陈护士叹了口气,也是挺无奈的,风焱这小子实在是太刺儿头了,属于打不死的小强,陈护士虽然彪悍,但也不至于真把病人打残疾,风焱又总是骚扰她,实在是太烦躁了。

“刘主任,我真是搞不懂,你怎么能让风焱这样的病人玩儿游戏呢,那个什么心跳领域听说模拟逼真度极高,有多少可以诱使他产生新病症的东西在里面,谁都说不准的。”

一进办公室陈护士就抱怨起来,她是主要看管风焱的护士之一,就现在风焱这样儿她已经够头疼的了,万一玩儿游戏之后又出现什么更加怪异的举动,她一定会发疯的。

刘铮推了推眼镜说道:“你说的我当然考虑过,让他玩游戏的原因和理由都很充分,目的只是为了加快他的康复,这点我可以向你保证,而且我已经在他的游戏舱里启动了始终开启游戏录像的功能了,如果我不在的时候他独自游戏,第二天我完全可以调出他游戏的整个过程,一旦有出格的举动我会第一时间禁止他继续玩游戏的,放心吧。”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68976/252274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