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西渡又一春全文免费阅读-修罗西渡又一春最新章节

她是天界嚣张跋扈小花仙,一朝被人认成早已陨落的修罗神。从小萌妹变成大魔头,这换谁谁受得了?苏提:“我不是,我没有,别胡说……”再世成仙,抚养自己的尊者一脸深情,妖界太子妩媚动人,神兽坐骑卖萌耍贱,哪个才是她命定之人,是再续前缘,还是情缘新开?姻缘神:“妹儿,我尽力了,这次红线给你换成钢丝的了……”腹黑忠犬大神兽x傲娇别扭修罗神

修罗西渡又一春


相传人死后会经过两个地方,才会正在到达黄泉,半步多不容多说,正是六界来去的结点,而一步少,却是通往醴都的必经之路。

人死后,被鬼差带到一步少,经过审判瀑布,只有少数罪大恶极的人无法经过审判瀑布,被水渍溅到,魂飞魄散。过了审判瀑布,便是八百里黄泉,走过去,才是冥府。

虽说一步少灵气充沛,但临近醴都,故仙人甚少到达,但这里却凝聚着大批的妖,精怪,鬼仙等。有生灵的地方,就有交易。所以,这里也成了鬼差与醴都的中转点,颇有些热闹可循。

苏提就在这城中央开了一家兵器店,上书四个大字“一花一叶”,便在此处做起了买卖兵器的生意。正对门是一家名叫红尘楼的青楼。

明明是在鬼气森森的一步少,偏要起一个红尘嚣嚣烟火十足的名字,当真是有趣的紧。

都说一步少有家叫一花一叶的兵器店,买卖嚣张得很,掌柜的极为神秘,长什么样叫什么名儿皆不知,只道姓苏,上敬天,下畏地,他就排在这天地之间,人称一句苏三。

再说这一花一叶,也是极为神秘,开门做买卖,哪个不是笑脸迎人,人家三爷就不,上赶着的买卖也要看三爷的心情,三爷说不卖,你就是天君来了,也还是不卖!

苏提坐在茶楼里听楼下的说书先生替她吹牛,磕着瓜子儿,一双黑白分明的猫眼儿掩在面具里,此刻笑成了月牙儿,眼角微微上挑,一派天真模样,她旁边坐着的泽漆也笑眯眯听着,一旁促狭的笑,“三爷!日后在这一步少,你要罩我!”

苏提啐了他一口,摸着青花描金的杯口,淡淡道:“原来花凉想要报答我,便是替我打响一花一叶的名声。”

泽漆也笑,摇着扇子随口道:“花凉姐姐真是体贴!”

苏提轻呵了一声,眼中的笑意退散:“体贴?拒绝冥君,打了冥界的脸,花凉这招,看似帮我打响生意,实则让一花一叶暴露在公众之下!”杯口被她捏着,红尘楼这群妖精,真是伤脑子。神色微动,眼睛转了两圈,笑着饮下杯中冷掉的茶。

前两日那件蛇妖碎尸案,苏提帮忙认出了兵器,洗脱了红尘楼的嫌疑,隔日冥君云瑾就率鬼兵浩浩荡荡堵在她店前,说什么也要聘她做鬼将,替他操练十万鬼兵。

苏提搬了张老爷椅,带着银白色面具,声音嘶哑,就这么大剌剌半躺在门口。冥君亲自上前请她,她嗤笑了一声,摇了摇头,冥君上前,侧在她耳边低语,动作何其卑微,在鬼众眼里,冥王大人求贤若渴,却见苏三爷压根不买他的帐,不屑道:“管的着吗你?”声音之大,方圆百米的鬼众都听的一清二楚,那股子嚣张劲儿,恨不得捅破天际,直达云霄。

再说苏三身后的二掌柜的,一身青衣刺绣,贵气暗涌,斜倚在门口,神色自若的摇着扇子,二人压根儿没把冥君放在眼里。一步少最大的头儿被苏三儿甩了脸子,偏偏还镇定的率着鬼众走了,这怕就是传说中的暴风雨前的平静吧。

就在各大赌坊下注苏三儿和他的一花一叶什么时候被排挤倒闭,收拾东西滚出一步少时,炙手可热的人物苏三爷正泡在对面的红尘楼寻花问柳,逍遥自在。要说怎么是三爷风流倜傥呢,连青楼里面的乐师都要摸两把小手,惹得一干姑娘常常为了他争红了眼。

过了几个月,一花一叶仍在,苏三儿依旧在一步少混的风生水起,众人傻眼了,也没见这一花一叶生意如何,只知道三爷出手阔绰,年少风流,在红尘楼里花天酒地,怕不是哪位神君座下的二世子,且是个后台很硬的二世子。

而那位传言是苏三后台的神君正半蹲在塌前,撅着腚,淡金色的眸子微微眯着,手里拿着一小撮剑穗,一下下挠苏提的鼻孔。

屋内燃着一段松香,是天界有价无市的“素魅”,一片千金难得,被主人不要钱似的燃了整夜,墙上挂满了刀剑,把把闪着寒光,角落里放着一个巨大的铜鼎,鼎内的火熄了,里面有些银白的灰烬,堆在一处等着打扫。

神君百折不挠的骚扰下,引逗着床上的人不耐烦推开他,连着打了几喷嚏,一把扯开脸上的面具,“师父你好烦啊!”

床上的人拥着被子坐起来,一双剪水秋瞳此刻瞪的圆圆的,眼尾微微上挑,猫儿一般,瞪着床下的人,眉毛极黑,生机勃发地扬着,五官合在一起是极有侵略性的浓艳,让人能一眼在人群中认出来。此刻她一头睡乱的长发耀武扬威的到处散着,再不是平日里嚣张跋扈的苏三爷了。

金瞳神君见她醒了,揉了揉她的头发,随手把剑穗放在一旁,“今儿无论如何也要去灵犀宫上学!不然为师就扛着你去!”说罢想伸手把她从被子里捞出来,还未碰到她,一把匕首从她枕头下窜出来,隔开凑过来的手,又幻化出两把,三把,速度极快,匕首夹着剑气隔开他们。

神君先是一惊,躲闪了几下,笑意染上了眸子,“宝宝,这是你新做出来的吗?”

苏提点点头,坐在床上拢着被子,手指掐印,墙上挂着的刀剑拎拎作响,霎那间脱离束缚,一齐朝着床下的神君飞去。

神君终于不笑了,挥手间几道金光闪过,一个比他身体略大的罩子倒扣在他身上,屋内的刀剑齐刷刷指着他,那把到处流窜的小匕首排在最前面。

苏提冲着她家师父挑衅地笑了笑,一声“去!”刚说出口,百把刀剑齐发,正扎在神君的防护罩上,只听“铛铛铛……”几声脆响,全都原路返回,“刷”一声收回鞘内。那把匕首冲向苏提,她张开右手接过,气恼地从床上跳下来,破口大骂:“山苍子你欺负人!”

山苍子大笑,走上前有一下没一下捋着苏提的头发,“乖,你还没长大,自然打不过为师。”

他回头,看着满屋的刀剑,脸上一片欣慰,“宝宝,你的手艺精进了?”

“那是!”苏提咬着床凳上放着的绿豆糕,含糊不清的说着,“等再过两个月,我就磨一把最好的剑!这些都是练手的!”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57238/602308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