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砍刀平大唐全文免费阅读-一把砍刀平大唐最新章节

关中汉子汤章威和表哥孙啸冒在长安县城开个小饭馆,因为拒绝拆迁,惹了混混宋魁涛。汤章威不得不连夜逃亡,没想到忽然进入了晚唐。更让他感到的可怕是,他进入的时间居然是黄巢即将攻破长安的那个年代。汤章威与沙陀人李克用大战黄巢,以及黄巢的继承者朱温,谱写了一曲热血长安的战歌。凭着一把刀,一群兄弟,他能挽救大唐的文明吗?请诸位看完这个故事,自然可以见个分晓。

一把砍刀平大唐


关中平原,长安县边缘一小镇,是谁开着一个乌龟子车车来吃饭。

门口的旗子卷黄沙,来客皱起个眉头把门砸。

伙计汤章威手里使着刀,片羊的功夫可不差。伙计包着白头巾,没有功夫把客夸,余光偷偷把客瞟,看着这人非善岔。

饭馆老板娘名字叫龚翠花,生来就是屁股大。

龚翠花盯着车前有圈圈,圈圈里带着个倒Y,那标志听隔壁理头发的林二狗说:“那车子叫奔驰,能开这车的都是富贵人家。”客人瞟着老板娘,那水蛇子腰儿太馋人,食客眼珠子都要掉啦!

老板带笑把门拉,问客人:“你想吃啥!”

壮汉一口唾沫啐着他,说:“咱家老板房产巨鳄黎文乐,要你生意关张,你咋不听呀!”

壮汉挥拳就把老板打,老板仰面倒地下。

伙计上前把架拉,说:“你这人,咋不讲理呀!”

壮汉说:“驴球蛋,你家宋魁涛,生来就不就理。你敢把爷爷咋的?”

伙计说:“咱这关中人,生来就是烈酒烈汉子烈女人,你逼急了,可要出事的。”

壮汉说:“驴球蛋,你家爷爷宋魁涛,生了这三百斤,你敢把刀子送到我肚子里呀!你若敢,我认你当爹!”

伙计眼里充了血,刀子就要往前递。

龚翠花上前按着伙计手,说:“都说陕北的山来榆林的水,米脂的婆姨实在美,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清涧的石板瓦窑堡的碳。汤章威,你个个娃娃还嫩着呢!你杀了这宋癞子,你这一生就毁啦!”

壮汉说:“米脂的婆姨龚翠花,你还记得我?”

老板孙啸冒爬了起来,说:“我也是那顺德的汉子,你别欺负人。”

壮汉宋魁涛说:“我的老板黎文乐是大亨,弄死你,就像捏死个蚂蚁!”

宋魁涛带着个墨镜镜,拿出个手机就打。

一群壮汉穿着黑西装,拿着拆迁合同就让这排住户和商户签。

宋魁涛拿个皮箱带着钱,就往商户住户手里砸,说:“我们办事也是讲理的,不干那欺男霸女的缺德事。”

商户住户不言语,胳膊扭不过大腿是明显的。

唯有孙啸冒不签约,这饭馆接了不过半年,转让费带房租就有二十万,拆迁合同补偿只有三万块,亏死个人呢!

婆姨龚翠花上前把话讲,道明道理求商量。

宋魁涛说:“你个婆姨少废话,我犁地比犁你还多呢!我的赔偿只三万,多了一份都没有,你这水蛇子腰可勾人。我大哥黎文乐开有洗浴城,你到里面当头牌,半年保管全回本。”

佛争一口香,人争一口气,伙计汤章威就要把刀往前递。

老板孙啸冒拉住他的手,说:“兄弟,你别冲动,这小子就是来找事的。”

宋魁涛转身钻进那乌龟子车车里,说:“今天晚上我们来拆房,你们都要听好了。”这排商户全都服了软,纷纷找车把家搬。

这附近的电线全被剪断了,房东黎碧玉也让他们腾房子。

老板孙啸冒让房东退房租,还想索要转让费。

房东黎碧玉说:“房租可以退半年,转让费我没收,你们自己负责。”

谈判这就失败啦!烈酒烈汉子烈女人,三人愁云密布烦死个人。桌上放着西凤酒,三人对饮把话呱。

到了晚上,推土机挖掘机果然来了。

婆姨龚翠花点燃桌子当火把,家具堆在门前,伙计汤章威往口里灌了酒。

这西凤酒水太辣人,肚里有火,胆气壮。

伙计汤章威挥刀就去放血啦!刀子没上宋魁涛身,警灯警车到来了。

汤章威酒醒夺路逃,拦了辆的士就溜了。

婆姨龚翠花抖抖索索灭火把,老板孙啸冒眉头更是紧皱了。

警察没有管他俩,荷枪实弹把宋魁涛抓。

宋魁涛扭身如肥猪,问警察:“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刑警队长霍郑说:“我只知道你是黑恶势力,你的老板黎文乐已经倒台了。我们要抓的就是你们这参与拆迁的刑满释放分子。”

警花柳文静把脸笑,对婆姨龚翠花说:“没事了,那房产大鳄黎文乐的后台也被抓了,他这胡球弄的历史结束了。”

老板孙啸冒说:“这么说,我们没事了?”

警花柳文静说:“嗯!”

警车将混混宋魁涛以及首恶分子们都带走了,开着挖掘机和铲车都民工们纷纷散了伙。

老板孙啸冒对婆姨龚翠花说:“快给伙计汤章威打电话。”

婆姨龚翠花说:“那是你表弟!”电话却打不通,那伙计汤章威早已把电话卡拔。

伙计汤章威躲在一家小旅馆,烈酒早已当汗发。

汤章威嘀咕道:“平日没有做坏事,没想到这次被当犯人抓。我虽拔了电话卡,难保不被警察拿。”

越想越烦,心里燥,汤章威就把英雄联盟打。

何以解忧,唯有英雄联盟。

打了半个小时,头晕晕,汤章威倒头把觉睡。

醒来,整个世界都变了。汤章威发觉自己睡在大路边,周围有不少来往的百姓和官吏。

让人惊奇的是,没有人注意他。

只有一个骑马的金吾卫提醒他:“大唐危急,贼黄巢率军百万已婆潼关,不日就将进入长安城,你这西域胡商,小心脑袋。这贼黄巢最恨胡商,于岭南东道中山杀胡商二十万。“

画风不对,怪不得这里看起来像古代,原来这里就是大唐的长安城。

汤章威想:莫非自己真的来到了一个平行世界?

这时,一群骑着骆驼的西域胡商经过。

一个大鼻子的年轻人对汤章威说:“黄巢大军要来了,你可要小心脑袋。”

汤章威说:“我这条贱命,那黄巢想拿就拿去好了,我有什么害怕的。”

那大鼻子的年轻人跳下骆驼说:“我叫李克用,是沙陀人。如今也是孤身逃难,幸得这群西域胡商收留,我帮忙他们赶骆驼,如果不你嫌弃,可以跟着我,赚个脚力钱,吃点用点还是可以的。”

汤章威说:“你不是流亡在鞑靼草原上吗?你们是突厥别种,鞑靼人一向和你们不睦,你怎么敢到哪里去,现在又怎么到这长安来了。”

李克用大惊,说:“你知道我?”

汤章威说:“你在整个大唐的西北角都赫赫有名,从陇西到太原,都知道你的大名。”

李克用十分高兴,他说:“我真的名声这么大吗?”

汤章威认真的说:“真的。”

李克用说:“我知道居长安不易,其实我是来求一张赦免状的。”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01494/384682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