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花的奇幻之旅全文免费阅读-一朵花的奇幻之旅最新章节

叶樟背诗:一花一叶一世界,生生世世独一人。鹦鹉扑腾着翅膀:主人主人,你还有我呢,我。一只白猫懒懒的舔着爪子:傻鸟一边去,樟儿我陪你生生世世。某人:樟儿别叹气,本王陪你上九天揽月,下黄泉捉鳖。某某人:江山不及你一笑,天下不及你一语,要么,都给你。……叶樟气的肝疼:附庸风雅的后果,真酸爽。

一朵花的奇幻之旅


叶樟这一辈子,做过好事,也做过坏事,当过乞丐,也做过富豪。当过明星,也做过路人甲。

人生很是跌宕起伏,尝尽酸甜苦辣。

她本应该默默的死去,烧成灰,装进盒,埋入土,了结了她在这世上的一切痕迹。

她也想的很清楚,没有任何不甘,静静的躺在床上,任由灵魂离体而出,飘荡到房顶。

看着床上那个干瘦枯萎的身体,等着勾魂小鬼的到来。

俗话说的好,善恶到头终有报,这不,叶樟就被报应到了。

黑无常出现的很突兀,漆黑的连帽披风,遮住了他的整张脸。

看着叶樟飘荡的魂魄,手里的黑色铁链,向她挥了过去。

叶樟也没有反抗,反正人死了都要去地府,再说她也没有力气反抗。

没想到啊,自己这是做了多少恶,才会让阎罗王的头号打手出面捉拿呢?

想想也很有成就感,就是不知道会去十八层地狱的那一层呢?

还真有点小期待。

然而铁链却没有捆到叶樟,一只莹白如玉发着光的手,握住了铁链的一端,一个白发白袍脑带光圈的人,站到了灵魂的前边。

“你过界了。”冷酷的黑无常。

“神的爱没有国界。”微笑的大天使。

“这个是要进油锅的恶鬼。”语气不善的黑无常。

“她会变成伊甸园里的一条蛇。”继续微笑的大天使。

“既是坏人本来就应该进地狱。”咬牙切齿的黑无常。

“这样的好人也能上天堂。”还在微笑的大天使。

“这里归地府管辖。”一锤定音的黑无常。

“请高抬贵手。”笑不出来的大天使。

叶樟觉得脑子里好乱。

这两个人是在讨价还价吗?但那条蛇也是坏的吧,这么说来,自己还是要继续为恶了?

然而没等她想清楚,就觉得眼前的光芒越来越盛,以致于她昏迷了过去。

也许一眨眼,也许几万年,反正叶樟回复意识的时候,感觉时间是错乱的。

醒来她就觉得不对劲。

这个环境太憋屈了,胳膊和腿都蜷缩着,翻个身都翻不动,周围都是黏腻的液体。

就在她用力要翻身的时候,身后一只脚一下子踢到她的腰上。

这谁这么不讲究,踢了人也不知道道歉吗?

她正准备开口斥责,发现脸前的光线越来越亮,像是一道门户在缓缓的打开。

马上就能呼吸新鲜空气了,她也就不在意身后那只脚,努力向光亮处爬了过去。

爬?

她愣在了半道上,为什么不是走?

她想看看自己的胳膊和腿,却发现只是一片朦胧的白。

就在她愣神的时候,那只脚又出现了,这次是冲着她的后背来的,一脚就让她连滚带爬的往前冲去。

哎哟,这一脚好大的力气啊。

这时候她想到的不是前边有什么,还在吃惊这一脚的力气呢。

她在滚的过程中,胡思乱想,却不知道身后那个出脚的人,心里直骂晦气,她伴生的这个怎么像个傻子一样啊。

叶樟在匪夷所思中,冲出了那一道光门,却没有离开太远,因为她感觉,她被门扯住了。

对,就是扯,从脚脖子开始,连同脚,都被扯住了。

就在这时,身后也冲出来一个“人”,停在了叶樟身边。

这“人”谁啊?连个招呼也不打?

叶樟抬眼望去,还是一片朦胧,啥也看不清。

看不清就不看吧,叶樟这会只觉得很好玩。

她能感觉到自己是直立的,可是脚上像是有东西扯着,摆动一下胳膊,还是能来回扭动,而且,脚上非常的稳,无论她怎么动,都不用担心倒了。

“玩够了吗?你是不是傻子?”

身边响起了一道童音,吓了叶樟一跳,原来身边这个和她差不多高的“人”,是个小孩子啊。

“啊,是谁?你是谁?”怎么自己的嗓音也这么年轻呢?

“真是个傻子。你这次带的功法是什么?”

“功法,什么功法?”

“你是哪个门派的?”

“门派,什么门派?”

“你师父是谁?”

“师傅,什么师傅?”

叶樟一问三不知,身边的声音也停了,估计是在自己生闷气。

叶樟能感觉到她身边的那个“人”在发抖。

身边这个也确实在生气,不过是被叶樟气得。

一边生气一边纳闷:明明师父给她的这株本体很有灵性啊,怎么会这样?

她那边气哼哼的不搭理叶樟。

叶樟也乐的自在,刚才玩的正有趣,现在看看能不能转一圈吧。

“哎哟。”转一圈当然不行,这不是扭伤了脚了。

“你还能再傻点吗?”又被身边的小孩鄙视了。

“你才是傻子,你全家都是傻子。话说,这是什么地方?我不是应该去天堂?”

叶樟心想,难道是变成双头蛇了,要不然怎么跟身边这个共用一双脚呢。

“哈哈哈哈哈,我去,这真是个傻子。天堂?哈哈哈哈哈哈”

这么嚣张的嘲笑,瞬间让叶樟爆发了。

“闭嘴。”她用力叫了一声,但声音分贝不高,然而一波看不见的曲线,弯弯曲曲的拥到身边那个身体里。

刚才还得意洋洋的小孩,瞬间痛苦的叫了起来。

“啊——好痛。你,你……”

你了半天没了下文,不过好歹是安静了下来。

叶樟还是很满意的。

她却不知道,她这一嗓子,却惊动了看守这里的人。

烟雾缭绕的半空,硕大的三朵花缓缓张开了花瓣,从花心里露出来三张人脸,一男两女。

那男的缓缓睁开了双眼,望着叶樟所在的地方,略微沉吟,微微笑了起来。

“看来,我们可以早点离开了。”

两个女脸也睁开了双眼,看了看男脸,对视一笑。

“没想到啊,这次的变异,可是达到要求了。”

怎么说这张脸呢,眼若秋波,眉似粉黛,眉心一朵桃花,有着绝世风采。

“这几万年,可没有白等。不过……”说话的这个要平凡很多,规规矩矩的眉眼,就像个普通人,眼角的连理枝印记,倒是给她提色不少。

“怎么了?”

“你们忘了?这要是小竹子的能力还好,要不是,那可就麻烦了。”

“唉,为什么这次是小竹子啊,这是最淘气也最小气的一个。偏偏,宫主最是喜欢她。”

“就是,上次那个小松子多好啊,又听话又老实。”

“我们去看看吧。不管怎么样,我们赶快把他们送去万花宫,自有宫主费心。”

三张脸到了,也不说话,很容易就找到了目标。

直接连根须带泥土,方圆五米的空间,一起挖了出来,用个气泡包裹着,被男脸的一片花瓣收起来。

三张脸隐没,只看见三朵硕大无朋的花朵,流星一样消失在天边。

叶樟还是看不到,眼里都是灰蒙蒙的白,在气泡里,也感觉不到动荡。

她还很惬意的晃着自己的身体,时不时碰到旁边的个“人”,还很礼貌的跟人说抱歉。

她是惬意了,旁边的小竹子还在一边生闷气,想要嘲笑她,又怕她吼。

小竹子都快哭了,这碰上个傻子,可真是要了命了。

一个惬意,一个挠墙,忽然觉得身体懒洋洋的,似乎有不一样的东西进入了体内,叶樟还能明显感觉到自己长个了。

“大师姐,大师姐,是你吗?是你吗?快给我开眼。我一定要看看,身边这个傻子是谁派来陷害我的。”

身边的小孩叽叽喳喳的喊着。叶樟听着觉得还挺有趣,就像拍电影一样,还大师姐?还开眼?还陷害?

“别急。桃一师叔说,你们这次觉醒的能力是音波?是你还是她?”一道宛若流水淌过山石的声音,清甜悦耳。

音波?这么先进吗?不靠机械也能察觉到音波?

小竹子略一犹豫:音波是这个傻子的技能,反正以后跟这个傻子少不得同住一个屋檐,就算承认了,也没关系,到时候直接让她展示就行了。

“是啊是啊,我厉害吧?”小竹子又恢复了那个活泼劲儿。

“是厉害。咱们师兄弟师姐妹的这么多,就你一个成功了,还真不容易。”

“快开眼啊大师姐,给这个傻子也开眼,让她好好看看我是谁。以后再吓唬我,大师姐,你帮我揍她。”

大师姐不说话了,感情这小孩是个话痨啊?

可自己也没有吓唬她啊?

喊她闭嘴就吓唬她了?那她也太菜了。

“哎,也不知道她还能不能正常,要是天天带个傻子,日子可就没法过了……”

小孩子的童音平时觉得挺好听,这忽然没完没了的,叶樟也快受不了了,只想伸手捂着耳朵。

本来是想喊她闭嘴的,不过听她的意思,旁边有她的大师姐,那还是低调的好,初来乍到的,总不好直接就吼人家。

大师姐自动忽略了小竹子的声音,只是手掐诀口念咒,一道流光落到了石竹花身上。

叶樟感觉到自己眼前的白光正在散去,朦朦胧胧的雾气逐渐消散。

眼前终于可以看到东西了。

正对面一个少女,纤腰一握,杏眼桃腮,裙摆飘飘,看年纪只有十四五岁,就这么施施然的飘在空中。

少女可以稍等下欣赏,还是先看看自己身边这个如影随行的“人”。

当然没有看到人,只看到黄色的石竹花瓣上,两只溜圆的眼睛,正满眼骄傲的看着自己。

叶樟权当没看见,故作镇定的再扭脸,看周围。

那三朵硕大的花就在旁边,不过是变小了些。

看到那三张脸,叶樟又是一惊。

麻木的略过三张微笑的脸,打量起了周围的环境。

身后是一片高山,具体多高,不知道,反正看不到山顶。

叶樟现在就跟个盆景似的,大概能有一尺高?

身边三丈以外,全是竹子。丛生的:慈竹、麻竹、硬头簧;散生的:毛竹、斑竹、紫竹;混生的:苦竹、箭竹、方竹等等,各式各样,应有尽有。

难道变成了大熊猫?这全是食物?

叶樟忽然眼光一闪,看到了身边石竹花上的一滴水珠,等她看清楚之后,就像被施了定身法,浑身都僵硬了。

我去,这是什么怪物?同样是黄色的石竹花,同样两只溜圆的眼睛,这难道是我?叶樟从水珠里看到了自己眼睛里的疑惑,一脸懵呆的抬眼看着自己的“双胞胎”姐妹。

小竹子皱了皱眉,眼睛里有着深深的失望。

这果然是一个傻子啊。

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看来那份机缘只能让给别人了。

小竹子沮丧的话都不想说了。

叶樟看了一会,慢慢的回过神来,这是白日一梦啊,还是机缘巧合?

“好了,你们加油吧,争取早日化形。”少女看着叶樟懵懂的眼神,也是很为小竹子惋惜,这几个月都要和这个傻子为伍了,真是令人……开心?

“大师姐,你要笑就笑,别偷偷摸摸的,我都看到你的嘴角都翘起来了。”小竹子看着转身的少女,很是不忿。

“大师姐,大师姐,你可千万别往外说啊,好不好啊,大师姐。”少女听着小竹子的哀求,忍着笑,挥了挥手,脚不挨地的飘走了,隐隐约约还能听到笑声。

“都怪你,都怪你,我要是被人嘲笑了,有你好看的。”小竹子气呼呼的瞪着叶樟。

“闭嘴。”叶樟听着小竹子絮絮叨叨,自己这还没高清楚呢,她还在那胡搅蛮缠,心里的火气忍不住的往外冒。

“啊……啊……痛痛,我不说了,你别喊了。”

倒是远处的少女感受到音波的余韵,点了点头,小竹子还真是幸运,这个技能简直就是作弊专用的。

安静下来的小竹子,眼睛骨碌乱转,叶樟也不管她。

这里看来是个很奇异的地方,花里边可以长人脸,有人类的思维,这难道是神话世界?那自己不就是花仙子?

对了,这小孩说什么功法,难道是可以修炼成人?

叶樟心思一转,趁着这里没人,就从这小孩嘴里套点话出来。

“那谁,我叫木立早,你叫什么呀?”叶樟眯着眼睛看着小竹子,活像要吃小红帽的大灰狼。

“你那什么破名字,太难听了。我叫竹无双,怎么样,气势吧?”

“是呀,你的名字真威风。那你能跟我说说,这里是哪里吗?”叶樟可耻的装成个小姑娘。

“你是不是真傻啊,你来的时候,你家里就没人告诉你吗?”

“你踢我的时候,我不小心磕坏了脑袋。”

叶樟说的理直气壮,小竹子两眼一翻,真想晕死过去。

骗鬼呢,踢你后背,你能磕着脑袋?你脑子长哪儿了?

“反正我就是忘了,你爱说不说,我也不着急,这样也挺好。过个十年八年的,谁来看我们了,给我们带点好玩的就行。”

“好了好了,我告诉你吧。”小竹子可不想真要十年八年的才能出去,告诉她,一起想想办法吧。

叶樟听小竹子完,失语了,除了怪异灵异诧异,只剩一声叹息。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57768/602857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