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先锋全文免费阅读-影视先锋最新章节

上辈子是个警察的林耀,没想到这辈子也是个警察,还是个卧底警察,卧底在这个融合了无数经典电视剧,经典电影的特殊世界内。寄语:死亡非是终结,亦或是无限开端

影视先锋


死亡之后是什么样子,人死如灯灭,还是进入轮回转世再来,以前林耀不知道,现在他知道了,因为他死了…然后又活了。

生与死,这是个概念问题。

林耀依稀记得,自己是出车祸死的,身为交通协警的他,当时正在追一位交通肇事的逃逸者。

追逃期间下着雨,因为车速太快,弯道超车时造成了侧滑,汽车直接冲出了护栏。

再睁眼,他就从交通协警林耀,变成了卧底缉毒警林耀,一个刚刚开始卧底生涯,就卷入一场械斗从而一命呜呼的倒霉蛋。

借尸还魂,还是夺舍重生?

林耀不知道,他只知道被他夺舍的林耀,不仅名字跟他一模一样,就连长相都是一般无二,宛如平行世界中的另一个他。

真是神神明明,难以思量。

摸着隐隐作痛,被人用棒球棍打伤的脑袋,林耀吸收着原身留给他的记忆。

林耀,1991年生人,祖籍汉东省,东山市,鲁丰区,塔寨村。

2006年,16岁的林耀一家从塔寨搬离,搬到了溪广林贵,从此定居于此。

2009年考入溪广警校,2013年毕业进入溪广禁毒署,2016年被借调回东山,并以卧底的身份重回塔寨这个名义上的全省禁毒模范村。

任务:破冰,抓鱼。

“塔寨,扫毒,卧底,破冰!”

林耀回忆着自己的记忆,越想越觉得熟悉,这不是他前世刚追过的电视剧《破冰行动》吗?

东山地区宗族势力强大,塔寨更是重中之重,这个年年获奖的禁毒模范村,实际上是南部地区的最大毒窝。

电视剧中,塔寨人展现出的团结,狠辣,无法无天,都深深的震撼了他。

哪怕他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将破冰行动看完了,也很清楚电视剧里展现出的,只是塔寨的冰山一角,还有很多内幕没有被暴露出来。

现在是2016年四月,破冰行动的剧情还未正式开始,而他,这个世界下的林耀,便是破冰行动中的一环,一个出身塔寨,又以卧底身份重回塔寨,打入敌人内部的过河卒。

兴奋吗?

不,林耀有的只是后怕,因为他太清楚此时的塔寨,有多么的坚不可摧了。

破冰行动中从头到尾,都没有关于林耀的篇幅,这不由让他在想,前身之所以身死是因为宗族械斗,受伤太重没挺过去,还是因为暴露了身份,被塔寨人提前解决了。

他不敢多想,因为他担心是第二种可能,这代表着他的处境非常危险。

这帮人,无法无天到了极致,如果暴露出卧底身份,不,不需要暴露,只要有个苗头出现,他都无法活着走出塔寨。

咚咚咚!!

“耀哥,在家吗,我是胜文啊,辉叔让我来看看你。”

大门外,站着一位二十来岁的小黄毛,看上去吊儿郎当的,一副非主流的打扮。

小黄毛叫林胜文,塔寨中的年青一代,做事鲁莽,嘴上没把门的喜欢乱说。

在禁毒署内部,有一套对应着塔寨头目的扑克牌,几位当家人分别是黑桃A,红桃A,梅花A,方块A,下面的小头目是黑桃K,红桃K,梅花K,方块K。

而林胜文在扑克牌内部,属于红桃Q,这已经是大马仔级别了,跟随的是塔寨三房大佬林宗辉,林宗辉外号辉叔,在警方内部的扑克牌中他代号梅花A。

林胜文还有个大哥,他大哥叫林胜武,这人是塔寨年青一代中的佼佼者,小一辈中没有比他更出色的人物,只可惜不是嫡系出身,代号梅花K。

“原来是胜文啊,快进来。”确定了来人身份,并确定了林胜文身边没有跟着别人,林耀才故作热情的开了门。

一进门,林胜文就闻到了一股发霉味,这是老房子年久失修的味道,他情不自禁的皱了皱眉鼻子,这才开口道:“耀哥,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辉叔跟我说了,你是从三房出来的,一笔写不出两个林字,大家都是自己人。

你想将户籍迁回塔寨的事,辉叔说他基本同意了,不过这件事不能操之过急,再有几个月就该祭祖了,这件事最好等到祭祖的时候再说,到时候你给祖先们磕了头,认了身份,这事基本就差不了。”

面对林耀的时候,林胜文显得很亲切,频频看向他脑袋上的伤,一脸的关心模样。

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林胜文对他表现的亲近,一方面是他出身本家三房,与林胜文是一个支脉,另一方面则是他头上的伤,实际上是为林胜文挨的。

之前说过,东山地区形势复杂,宗族势力庞大,这里的人很抱团。

塔寨如此,其他村落也是如此,每年围绕着用水,用地,还有鱼塘的归属以及一些其他利益,经常会爆发械斗。

这次械斗,争的是小河湾附近的八里虾池,械斗的时候林胜文冲的靠前,陷入了围攻,要不是林耀护着他冲了出来,弄不好能被人活活打死。

为此,前身护着他往外冲的时候,脑袋上被人敲了冷棍,这才落下了一身伤势。

“耀哥,昨天的事谢谢你,要是没有你估计我就悬了,本来我大哥要亲自来给你道谢的,可他外面有事回不来,说先欠你一顿酒,以后你的事就是我们兄弟两的事。”

“胜文啊,大家同宗同族,这些客套的话就不要说了,换成是我估计你也会护着我冲出来的,你说对不对?”

林耀这么一打趣,林胜文也笑了,笑道:“那肯定的,咱们三房比照大房,二房本来就差点,能在塔寨屹立不倒靠的是什么,团结啊!

三房中人有一个算一个,都是我林胜文的兄弟,谁有难我会袖手旁观?

耀哥,我今天把话搁在这,以后你就是我亲大哥,你就看我表现吧。”

林耀笑着点头,林胜文有千般不好,但是有一点是好的,他这人直来直去,没那么多花花肠子。

别人这么说,转个头就能忘个干净,林胜文这么说,那是他真这么想的。

林耀以前是塔寨人,但是他走了十年,十年前的塔寨可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现如今,很多事早已物是人非。

这次卧底重回塔寨,破冰,抓鱼,拨乱反正,警察的责任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他也是塔寨人,不想看到塔寨再继续错下去,所以他正需要林胜文、林胜文这样的人照应。

“耀哥,我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坐了一会,林胜文露出了欲言又止的样子。

“什么话?”林耀看向林胜文,道:“说啊,这有什么不能说的。”

“耀哥,你十六岁就离开了塔寨,一走就是十年,这次怎么想将户籍迁回来了?”林胜文看着林耀,片刻后又道:“辉叔也想知道。”

林耀抬眼看去,他很清楚这些话不止是林胜文再问,同样也是三房的房头林宗辉再问。

毕竟,现在的塔寨已经不是十年前的塔寨了,明面上塔寨是禁毒模范村,背地里却是大毒枭的老巢。

哪怕林耀以前是塔寨的人,也不是说回来就能回来的,若不是昨天宗族械斗的时候林耀表现出色,又救了林胜文一命,恐怕代号梅花A的辉叔,林宗辉,还不会开这个口。

而且就算是这样,这件事也不是盖棺定论。

让林耀等几个月,等到祭祖之后再谈户籍迁回的事,估计也有在这几个月内考察林耀,摸清他底细的原因在。

只是这些问题,林耀心里知道,脸上却不会表态。

他前世就是警察,这一世又是卧底,两辈子加起来的专业素养让他明白,有些事能说不能做,有些事则是能做不能说。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59505/610867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