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来旨为你全文免费阅读-缘来旨为你最新章节

秦婉晴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竟然穿越回五十年前,秦婉晴差点吐血,或许爱而不得的执念只能换一种方式守护。

缘来旨为你


秦婉晴伸伸懒腰,这一觉睡的好沉,最近真是忙坏了,忙着准备和陆建成的结婚用品,规划旅行结婚的行程,还要赶自己婚纱的图样,昨晚终于大功告成,修改到了十二点,子时刚过,秦婉晴累得实在不行,就趴在桌子上眯一会,老妈劝她好几次也没结果,这孩子就是太要强,什么都要做得完美,秦婉晴也不是铁人,哪有几个待嫁新娘像她这么操劳的,可是一辈子就结这么一次婚,最好不要留下遗憾,特别是自己的婚纱,自己搞服装设计,婚纱怎么可以假手于人,而且想想自己的准新郎陆健成,秦婉晴在梦里都笑了。

本想睡一小会,只是没想到一下子睡到了天亮,可是睁开眼秦婉晴有点懵,自己眼前这一切为什么看着这么别扭。

花花绿绿的屋顶,好像贴了很多报纸,其中还有一张特别醒目的图片和一趟文字,“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

这是哪儿?秦婉晴坐了起来,自己居然躺在一铺小火炕上,坑上铺着崭新的席子,炕边一个古朴的八仙桌,桌子上一个红色木头相框,而相框里有许多黑白照片,小小的脸看不清楚样子。

“四……,不,婉晴,你就别犟了!”门帘一挑,一个五十多岁,身材臃肿的女人走了进来。

“王木匠人挺好的,你爹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们从小就有婚约,哪能由着你小孩子任性,说不认就不认……”

“慢着,这什么情况?”秦婉晴看着这一身古怪衣服的女人眨眨眼,心里莫名吐槽,却没有说话。

“哎,你看你爹,下手太重了,这脸还肿着……”女人说着轻轻触碰过来。

秦婉晴本能一躲,疼的“咝”了一声,紧接着一连串的信息涌进大脑。

面前这个女人,她要叫“母亲”,而自己似乎穿越到了一个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女孩身上,可最悲催的是,这副身体刚刚遭遇了一场父亲的毒打,原因是自己抗婚。

“什么嘛,我的白马王子陆健成呢,自己为什么要穿越?我上辈子到底做错了什么?好吧,不是上辈子,是下辈子!”秦婉晴真的想大叫,希望这只是一场梦,自己可以早点醒来,可是事实是,自己的确穿越了,而且穿越回了五十年前,物质匮乏的解放时代,而自己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自己穿越的这副身体就是自己的祖姑奶奶,这也太奇葩了吧,我的建成,我的婚纱,我的美好生活,刚刚露出一点火苗就被无情的浇灭了,这也没啥,谁让自己这么倒霉,一不小心就穿越回了从前,可是为毛自己还被逼婚啊,秦婉晴觉得自己的小心脏真的要被揉碎了。

秦母见秦婉晴躲闪,也没在伸手,只是脸上焦急,眼里却是平静的,秦婉晴不禁生出一种距离感,自己的记忆里,母亲总是很忙碌,对自己关心也很少,但也算不上坏,只是少了一丝亲切感。

“一会你爹来,你一定要答应下来,王木匠人憨厚老实,以后一定会好好对你,你放心吧!”

秦婉晴一皱眉,搜索记忆了解到这个王木匠名叫王岩,是村里唯一的木匠,人长得憨厚却并不老实,一双眼睛很少与人对视,但是看见大姑娘小媳妇眼睛就挪不动,与秦婉晴从小有婚约,因此从她记事起,,家里的木匠活都是王木匠和他父亲做的,在村里这也算是不错的聘礼了。

可是想到这个人,秦婉晴不禁恶寒了一把,一张大饼子脸,小眼睛四处乱转,一脸的麻子,看第一眼绝对不想看第二眼,可是就是这么个人,原主的爹竟然逼着她嫁过去,秦婉晴心里无力的吐槽“难道,物质匮乏的时代,亲情也匮乏了吗?”

就在秦婉晴捋思绪的时候,母亲又开口了,这次眼角似乎还闪了一滴眼泪:“四,妈知道你不愿意,可是女人啊,嫁汉嫁汉穿衣吃饭,王木匠虽然长得丑了点,可是收入稳定,你嫁过去后就衣食无忧了,而且这些年,我们拿王家的东西也是还不起的,你三哥哥的病,天天都要吃药……”

“合着,自己是被卖了呀?”秦婉晴有些傻眼,可是自己现在什么都不能做,要先假装答应下来,然后找个机会逃走。

想到这,秦婉晴故意底下头,装作妥协,轻轻点点头,眼睛却飞速转着想对策。

“四,你同意了?”秦母有些意外,没想到秦婉晴这么快就答应了,自己本来还准备了很多说辞,心里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

秦婉晴没有抬头,只是又点了点头。

“好孩子,我这就去告诉你爹!”秦母转身撩开门帘小碎步急急的走了出去。

秦婉晴慢慢抬起头,动了动身体,想下地穿鞋,这才发现,自己身上还有好几处伤,后背火辣辣的疼,后脑勺也是,这真是亲爹打的?好吧,自己的确不是他亲闺女,可是痛苦却实实在在替原主受了。

仔细搜寻一下记忆,这是一个大家庭,大到什么程度呢,自己有八个爷爷,九个奶奶,叔叔婶婶一大帮,而自己家里也兄妹七个,上面两个哥哥一个姐姐,下面两个妹妹,一个弟弟,秦氏家族家丁兴旺,绝对与自己之前认知的家谱靠得上。

在这个物质匮乏的时代,亲情的确是很淡的,有时候成年的叔叔伯伯也会因为一块土地挣得面红耳赤,难怪面对王木匠的馈赠,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推出去,而且还能下手毒打一顿,可怜了原主瘦弱的身体根本受不住,一命归西了。

秦婉晴尽管万般不愿,也无法不接受自己穿越的现实,只是他的建成恐怕以后要娶别人了,他会忘了他们之间的诺言吗,好心酸,继而又开始担心,如果自己回不去,那个死心眼不会守着他们之间的承诺,孤独一生吧?

就在秦婉晴胡思乱想的时候,秦父一挑门帘走了进来。

“婉晴,你真的答应结婚了?”

秦之政一身深蓝色中山装出现在面前,擦擦手掌,面露喜色。

按理原主最怕的就是原主的爹,可能是从小唯唯诺诺惯了,可是秦婉晴可不怕,看到这样迂腐无情的爹,只是失望又生气,表情没有带出来却是平静的出奇。

“无非是拿我抵债,我有选择的余地吗?”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71221/648950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