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落江南北长明全文免费阅读-羽落江南北长明最新章节

【甜文】南北两家交好,自小便定下娃娃亲,于林羽成人礼时完婚。得知消息后的林羽大怒,决定北上寻“夫”逼他退婚,但事与愿违,她老老实实成婚。她是惹事精,叶长明老欺负她,一场大灰狼与小白兔的故事就此展开……意外地,她成长中的美好生活原来都是幻想,揭露开的真相令人疼,也令人欣慰,原来她暂时忘了他······

羽落江南北长明


莺啼燕鸣,百花争艳的江南一派风光,街上往来行人都忙于生计。唯江上的一叶小船,掩映在两岸嫩绿的柳树下,顺着潺潺的清澈河水缓缓移动。

一袭鹅黄衣衫配着精美符文的公子正翘脚躺在船头,遮着一片大叶沐浴着午后舒适的暖阳,是不是哼着小调,脚偶尔伴着节拍抖动几下。

“少爷,少爷!”,秀气的随从催促着,“您出来那么久了,夫人要是知道,我又要惨了!我们快回去吧!”

被打扰的公子皱了皱眉,眯了眯眼,拂开遮着的绿叶,脸庞在阳光折射下更显清秀白嫩,尤其是睁开的眼眸,带着点蒙眬,水淋淋的像在溪水中洗过似的,给春更添了几分的明媚。

“吵什么!难得清静,叫叫嚷嚷的,坏了本公子的兴致!”公子缓缓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微尘。

“少爷,时候真的不早了,我们快回吧!”

“知道了!真啰嗦!”没等随从开口,便一下翻身跃上了岸。让船上人一阵慌张,赶忙让撑船人靠岸。

林羽上岸后边掏了掏耳朵,边回身往后望,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无奈地心想:以后可要连他也要瞒着偷溜出来。神神叨叨的吵死了。

赶上岸来的玲珑不满地朝林羽说:“小姐······”

还没说完嘴巴便被林羽遮了个严实,“你说什么?!”玲珑赶紧改口:“少爷,我们回家吧!”

林羽扔了锭银子给她:“要回你自己先回,小爷我还没玩够呢!”话音未落,实现落入了玲珑身后一家新开张的商铺,好像有很多稀奇小物件,绕过玲珑就朝那边走去。

玲珑下意识去拉,便被林羽巧妙躲开了,边跑边回身朝她做了个鬼脸,却看到玲珑脸上显露出的惊恐表情,以及没传入耳中的可见的少爷嘴型。

待林羽转身时,被迎面本来的高大的骏马吓得呆在原地,无法动弹。

“少爷!”耳边传来玲珑慌张的喊叫声,林羽的脚似落了铅,寸步难行。骏马上的人淡定地紧收握住缰绳,马的前半身半跃腾空回旋,在原地转了一圈立定,一副淡定的模样如同马背上的主人的神情一样。

受到惊吓的林羽看到镇静下来的马儿,脚一软,屁股先着了地,“哎哟”一声传出,两边停下观望的人们掩藏不住笑意的笑声细细密密地传入林羽的耳中。

“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的!你笑什么!”林羽羞赧地回击着,人群觉得无趣后便逐渐散去。

揉了揉受“害”的地方,林羽才将视线转向了罪魁祸首,只见马上的人体型高大,一袭黑衣绣着细致的腾云,掩不住一身的贵气,整张脸轮廓刚毅,沉淀着不少阅历,尤其是那双剑眉星眸,带着几分肃杀之气,令人不敢直视。他目不斜视地静静望着马下之人。

林羽原地微微打了个颤,但她林羽是谁,初生牛犊不怕虎,一个惹祸成性的人才不怕谁是谁,她只知道,谁欺负她,她就原封不动地还回去。她理所当然地指责起马上的人,凶巴巴地喊:“你给我林小爷下来,骑马就能不看路啊!”

那人依旧没有任何回应之意。这可刺激到了林羽,脸一下子就涨得粉嫩粉嫩的,气鼓鼓地冲马走去,想去拉扯马上的人,马上就要碰到时,马匹护主似得翻身而起,马上的人立刻施加了力道让马静下来。

林羽不受力地朝后摔去,惊吓得闭了眼,只几秒,便落入了一个坚硬却安全的怀抱中,清香冷冽的气息钻入林羽的鼻尖,一种不属于江南的气味。

睁开眼微微回过神后的林羽一脸怒容地质问道:“你这人讲不讲理!大白天在路上骑马横冲直撞,算你运气好,万一伤到你林小爷我,少不了你的苦头吃!你叫什么?好好赔偿我的损失。”

听到对方自称林小爷的男人剑眉微微一挑,又隐于不动声色,“哦?你无故冲出来,又想伤我,我好心救了你,还要无端受这样的指责?”

好听的声音传入林羽耳中,她听完才发觉他两人暧昧的姿势,猛地推开对方,“你干嘛!一个大男人拉拉扯扯,别让我在街上再碰到你!”赶来的玲珑拉扯着她让她别说了赶紧走,她们朝着逆着他们的方向走去,还不出十步,林羽还时不时回头用眼神“威吓”他。

后面赶来的人挺马后在男人身后轻声问:“将军,您没事吧?”来人觉得这问的的确也多余,只微微发觉将军嘴角那一丝浅浅的笑意后惊呆了,万年冷若冰霜的将军因为一个男人笑了,瞬间背上一层冰凉。

谁也无法体会为什么万年冷若冰霜的叶长明此时欣喜的内心。此时的他,既有再遇时的狂喜,又有一份难以言说的苦涩。他说他是林小爷,在江南一带谁都知道,林家王府的权势和兴盛,他刚从林府提亲出来,林家就两个儿子,大公子和二公子又忙于政事,只有王爷独宠的掌上明珠时常因偷玩而悄悄男扮女装偷出府,虽然责怪,但王爷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派人悄悄护她安全。

她成长得愈加灵秀了,一副天真浪漫,无忧无虑的,真好。可见王府从小到大对她的放任和宠爱,没有让她受半点委屈。她应该如同王爷说的忘记了小时候的记忆了,也好,有时候遗忘是世间最美好的赐予,只是现在的她不记得他了,让他的苦涩扩散得越来越大。

“将军,您的玉佩?”叶长明经随从提醒望了望,身上的玉佩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可他丝毫不见慌张,那可是他最珍视的宝贝啊!手下无措地挠了挠头。

“不碍事,玉佩迟早会回来的。”他转身望着远处消失几近不见的背影轻轻说道,带着一份笃定,“林羽,我们再不久就会再见面的。”之后便翻身上马。一行人就此便浩浩荡荡地离开了江南。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71386/649420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