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霸道宠妃全文免费阅读-战神霸道宠妃最新章节

一个人悲催的时候能有多悲催?溪花墨实在想不通自己造了什么孽,好端端的日子从一次绑架开始就变了。战无不胜的王爷总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让各大隐世家族闻风丧胆的师父总是来无影去无踪。一位热衷于为晚辈相亲牵红线的祖母。一对不靠谱却十分宠溺自己的父母。一群神神叨叨不上道的朋友。还有让自己永远操不完心的亲娘和姐姐。某人说:“我会永远守护你。”实际上:“永远守护你太难了,你来守护我吧,以后我做饭你打仗,我们衣锦还乡永远不老。”师父说:“只要我活着,你想我的时候我都知道。”溪花墨:“你们能滚多远滚多远,每次遇到你们就没好事。”

战神霸道宠妃


湛汐国天子大街

近日阴雨较多,雨水总是不定时的落下。街上人不是很多,但走路都较急,像是怕赶上大雨一般。这阴郁的天气总让人提不起兴致来,路边为数不多的商贩都寻了一处可以遮阳避雨的地方昏昏沉沉的打盹。

比较引人瞩目的应该是一个普通的商贩了,这小贩面前站着两位女子,皆是年轻美貌,但身上的衣服却不是上好的料子,只是平常老百姓能购置的寻常衣物,甚至洗的有些泛白。

两位女子盯着眼前的商贩,在争执着什么。

“溪家姐妹,你们就算是再问我我也说不出个什么来啊。”那商贩争得面红耳赤,语气甚是暴躁。

其中一个年龄较小的女子眼中含泪,声音微颤,“算我求你了,把那紫玉灯还我吧。那是我父亲留给我们的唯一念想了。”

小贩瞪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说话的女子,“你们无凭无证就断定我将那紫玉灯盗走,岂不是冤枉了好人?”

“我们有调查过的,紫玉灯就是你拿的。”当时她们在随母亲施善救人的时候,因为她偷懒打盹没有发现别在自己腰间的紫玉灯被人盗走。

经过半月多的调查,她们发现这个商贩与那日盗走紫玉灯的人有些关系,所以才有今天这一幕。

另一个年纪稍长些的说道:“都说死者为大,若是你一直不说的话,那我们姐妹便只能报官了,到时候就让官府来调查你吧。”

那商贩脸色微变,在这天子脚下偷盗若是被官府抓到,便是株连九族的死罪。这两姐妹半月来没有报官便是没有掌握证据,但这姐姐的意思难道是现在有证据了?

总之不管她们是否掌握证据,现在的情形都于他不利,必须想办法先发制人了。

小贩顿了顿说道:“我承认你们的紫玉灯是我偷的。”那小贩突如其来的转变到是让两姐妹愣了神。

本以为失去线索的溪花墨用力擦了擦眼睛,眼中燃起希望。

但现实总是骨感的,总会让人体会到大起大落,在她们点燃希望的时候,小贩一盆冷水泼下,“你们也知道的,你们父亲留下的可是一个宝贝,只不多我的女儿前些日子出嫁带走了。我这一穷二白的家庭,不能给女儿什么好的嫁妆,直到那日看见溪家二小姐带着紫玉灯,便一时鬼迷了心窍。才……”

听到他说的这些话,姐妹两脸色巨变,但至少找到了盗走紫玉灯的人。

“那你的女儿嫁往了何处?可否告知,这东西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若是你的女儿需要嫁妆的话,我们溪家愿意出,只求你能告知。”溪家长女溪花念说道。

溪花墨看向长姐,倒是一声没出,回头继续盯着这小贩,希望他能说出紫玉灯现在的下落。

但注定让她们失望了,这小贩精得很,什么也不说,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

哼哼唧唧的开口,“你们姐妹两个也不要问了,我是不会告诉你们的,我的女儿现在可是风光极了,她那外地的婆婆对她是甚好啊。你们若执意想要的话便把我这不值钱的命索了吧。”

这幅破罐子破摔赖皮的模样倒是让人无从下手,尤其是对于两不谙世事没有变通能力的姑娘来说,属实棘手。

溪花念正要开口说话,一声雷劈下,紧接着豆大的雨滴就落下来。那小贩任由雨滴滴在脸上身上不曾动过。

溪花念见询问无果便将手挡在妹妹额上帮她遮雨,“墨儿,我们回去吧,看来他是不会说了,我们再去想想别的办法。”

溪花墨点点头,随姐姐往家的方向跑去。

其他的商贩在打雷时就眼疾手快的收拾好自己的摊位戴着斗笠离开了。

而躺着的那位小贩见姐妹两一离开就迅速的从地上弹起,随意的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忍不住得意到:“真是两个蠢姐妹啊,谁不知道我光棍一个,哪来的什么女儿。哼哼,不过现在的话就不一样了。有了这紫玉灯,什么三妻四妾的都是小事了。”

看了眼面前的摊位,一脚将其踹倒,啐了一声,便顶着雨离开了,只留下一串嚣张放肆的笑声在天子街回荡。

湛汐皇宫

皇帝湛凌枭从皇位上走下,在眼前人的肩上拍了拍,语气十分轻快愉悦,“皇弟,此次战役你可是又立奇功啊。说吧,想要什么奖励,只要为兄能做到的一定都满足你。”

湛云琛看着他的眼睛,缓缓开口:“想好了告诉你。”

湛凌枭愣了一下,随后哈哈一笑,“好好好,随你。既然你现在没想好,那就什么时候想好了告诉为兄。今日你便早些休息吧,明天记得来参加宫宴,为你接风洗尘。”

湛云琛微微颔首,便退了出去。

湛云琛身边的随从守在门外,见自家王爷出来便急忙撑起手中的油纸伞,随王爷迎着倾盆大雨越走越远。

看着他们的背影,湛凌枭收起脸上的笑,问旁边儿侍奉着的公公,“你说皇弟是否还在怪朕?若是他想,朕这皇位都可以给他。”

万喜公公笑了笑,“陛下,王爷的为人您是再清楚不过了,岂是那般斤斤计较之人?就算是心里不再生陛下您的气了,嘴上也是不会说的。”

湛凌枭叹了口气,不知在想些什么,万喜公公便恭敬的去为陛下沏茶。

路上,随从云霄为湛云琛撑着伞不让一滴雨淋在他身上,“王爷,今日下这般大的雨为何您不乘坐步撵呢,臣刚刚看见皇上派来接您的步撵就在身后。”

湛云琛不紧不慢的走着,没有开口,云霄便没有再问。

直到走出这富丽堂皇的皇宫,湛云琛坐上候着的马车,才缓缓开口,“本王何曾需要他们抬着?”

云霄看着王爷坐上马车便跨坐在车夫旁边儿随车夫赶一起赶车。

湛云琛靠在平稳驾驶的车厢内闭目养神,他今日刚从边境回来便直接去面圣了,此刻大概是他这两日来唯一放松的时刻。

刚刚放松的情绪在马车的突然骤停时又紧紧绷起,湛云琛睁开满是血丝的双眼,低声问道:“何事?”

“王爷无事,前面的一个小摊倒了,地上都是水果,我们的马车过的时候有些难,待我们将那些水果清理了便好。”云霄的声音传来,湛云琛松了口气,在战场呆久了,回到这皇城竟也落得草木皆兵。

掀开帘子,外面的雨确实有些大,云霄和车夫就顶着雨在前面一个一个的捡水果。这倒下的小摊子水果倒是不少,大的小的都有。按照他们两个速度,大概要清理上半个时辰。

湛云琛放下帘子,低沉的声音传出,“赶车,我们走其他路。”

雨声微微冲淡了湛云琛的声音,但他们依然听见了,迅速的坐上车调转马头走其他路。

云霄不着痕迹的笑了一下,世人总说王爷不近人情,虽是战神但却没有一点儿情绪。其实王爷内心是很好的,这条路若是直走的话只需要半个时辰,掉头走就需要一个时辰才能回到王府,但是王爷怕他们受了雨感冒宁愿把时间浪费在路上。

在这个时代中,下人的身份都是非常卑微的,若是皇权富贵的话,随意索人性命都是常是,更不会有顾忌下人身体的主子。

“娘亲,对不起。是墨儿没用,没找回父亲的东西。”溪花墨跪在一处庭院中,雨水浸湿了她的衣衫,但她的背影依旧直直的挺着。

溪花墨的母亲站在屋檐下,看着跪在外面的女儿心中十分疼痛,拍了拍溪花念的手,“念念,你去把墨儿带回来吧。”

说罢,便缓缓走回屋中。

溪花念撑起一旁的伞,疾步走到溪花墨身边,帮她挡住雨,一手将她拉起。“墨儿,你这是作甚?”

她们刚刚是一起回来的,她刚走进屋内就看见溪花墨跪在院中,还没来的及出去母亲就来了。

姐妹两人走进屋内时,便看到母亲趁着烛光在看书。自从父亲离开后,母亲就苍老了许多,曾经家喻户晓的才女溪云氏云璟,可谓是红遍大江南北,曾有着无数的追求者,自从嫁给她们的父亲后便安心相夫教子,从此很少传出与她有关的消息了。

父亲死后,母亲便带着她们姐妹两个到处行善施针救人,现在看起来已经没有印象中的端庄优雅,曾经保养的极致细腻的肌肤已经有了很多的皱纹,母亲最爱的三千青丝也变成三千烦恼丝,白了些许,但依旧精致的盘在脑后。

看到这一幕,溪花墨的鼻尖有些酸,母亲本不是爱操心之人,但为了她现在也是操碎了心,越想越对不起母亲。

溪花墨跑到母亲身边后跪在床边,将脸迈进母亲拿着书的臂弯中。

云璟愣了一下,接过溪花念递来的手帕,动作轻柔的为溪花墨擦拭湿漉漉的发丝。

“墨儿,娘亲没有怪你,娘亲是恨自己什么也做不了。看着你们姐妹两人到处奔波,娘亲……心中像是刀割一样。”

溪花墨没有说话,用凉凉的小脸蹭了蹭母亲的臂弯,逗得云璟和溪花念咯咯笑。

姐妹两人去换好了干净的衣物便跟在母亲后面学习做饭,虽然家里没有什么条件,但她们却觉得这是每天最幸福的事。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71667/650809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