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观造盛世全文免费阅读-贞观造盛世最新章节

“贞观造盛世?”“不!”“嗯?”“是桢顾安!”“桢顾安?”……“对!”一个有咸鱼心却无咸鱼命的穿越者,且看他在贞观如何开启造作之路!

贞观造盛世


“嗯!”

“头好晕,好像大脑消失了一般,到底怎么回事来着?”

桢顾安于昏睡之中渐渐苏醒,意识中,蓬松飘忽的大脑提醒着他,情况貌似不简单。

缓缓抬起还有些稍沉的眼皮,桢顾安瞧见了自己所处的环境。

没有一件现代化设备,一切都是那么的古朴典雅,而眼中的这些陈设也是平日里难得一见的珍惜古董。

就是这一幕,却让桢顾安沉寂良久,最终,汇聚为一声长叹。

“原来,真的穿越了!”

桢顾安的脑海中浮现出不久前,一些如梦般的片段,这才意识到,那一切不是虚妄而是事实。

从矮榻上坐起,桢顾安看着这间卧房。

“这是什么地方?我记得我先是摔倒在一片林子里,然后在那儿救下一个人,之后就跟着那个人,还见到不少气度不凡的大佬。然后……”

迷惑之中,桢顾安试图唤起自己是如何来到此处的记忆,可无论怎么想,就是没有任何思绪,断片了一样。

“大夫,若是那小子真没救了,那我可让人把他抬去埋了!”

就在桢顾安疑惑之间,一道粗犷豪迈的声音钻进桢顾安的耳朵,一听就是一个好汉。只是,隐约之间,桢顾安听到,汉子的语气之间有着一丝臭流氓的味道,或者说滚刀肉的感觉。

并且,听脚步声,就是向桢顾安的这间卧房而来的。所以,对方口中的“那小子”难不成就是自己吗?不可能吧?要把我活埋了?古代都这么危险吗?

还有,我感觉还挺好的!看情况应该不用抢救了!

“宿国公,这位郎君的病可急不来,虽说这位郎君是患离魂之症。但七日之内未必不能醒来,今日方才四日之期。若真将他……那可不害人性命吗?”

大夫老迈有力的温和劝诫声,清晰的被桢顾安听见。这才知道,原来他已经昏睡四日未醒过。同时也在心里庆幸,还好没继续昏睡下去,不然再过几天都得入土了。

吱!

“老程我这是玩笑话啊!你这大夫也是实诚,说啥都信。再者说,没太子下令,老程我也不敢动他啊!”

宿国公说话间,已是踏入门内。而盘坐在矮榻之上的桢顾安,见卧房中涌进三人。除推门的仆人外,之后一位军武气息浓厚魁梧的壮汉,应该就是宿国公了。

而仅剩的一位亲和老头,自然就是那位大夫。

“这小家伙醒地可够巧的,大夫赶紧给他号号脉,看看咋样了!”见已是盘坐起来的桢顾安,宿国公忙让大夫给他检查。

不一会儿,大夫确诊无碍后,留下一副方子,吩咐几句便离开。

大夫走远,宿国公便来到桢顾安身边坐下。

上下打量着他那干瘦的身板,打趣道:“嘿嘿!小子挺能耐啊!捡根烂木棍就敢往李元吉的头上敲。还朽木不可乎也,要让儒家的夫子听到骂不死你,妄串改圣言。”

说话间还往桢顾安肩上拍了拍。那手劲,是个绝命断掌,拍得桢顾安一阵颤。应是质疑桢顾安真有这胆子?

桢顾安讪讪而笑道:“侥幸、侥幸,我是不知对方谁,若是知道估计也不敢。”

桢顾安说的倒是实话,当时刚穿越过来,他还以为是做梦呢!

当时想着,平日里不敢做的事情,在自个儿梦里总该敢为所欲为吧!所以在地上薅起一根棍子就怼了上去。

没想到的是,破棍子中间居然被虫蛀空了,就算梦里都觉尴尬,那情况下恨不得有块板砖给他补上几砖。

感觉到尴尬的他还说俏皮话呢!什么桢曰:“朽木不可乎也,远不及板砖矣。”

完犊子的是装逼并未成功,接着就被李元吉扼住了命运的咽喉,差点憋死他。

现在回想,都感到后怕。

对方可是李元吉,史书上风评本就不咋样,是个阴险狠人,就桢顾安那小胳膊腿,能活下来真是命大。

“你有啥不敢的,不过做得不错。干都干了,你就大方承认,扭扭捏捏的像个啥?”对于桢顾安做法,宿国公是认同的。这谦逊的态度也很满意,于是一激动,宿国公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差点没给他拍晕过去。

面对这莽汉,桢顾安都不知道怎么应对,嘴上说做的不错,手上却不实在啊!

没办法,桢顾安只好笑脸相迎。

“太子让我照料着你,今日看你也没啥问题了,这下我老程也好向太子交代。你就在我这安心待着吧!”原来桢顾安在宿国公府是李世民安排的。

程咬金的话倒是让桢顾安又想起来不少。

那日从李元吉手中救下就是李世民,那时对方还是秦王,而今四日过,看来已经成为了太子。

“你若有什么要求就提,给他言明就行。”说话间指着带来的那个疑似仆人的家伙,话毕的宿国公起身便要离去。

可没走几步,刚到门口却又停下来,转身回来严肃道:“差点忘了。嘱咐你几句,怕你不知情况,这几日长安戒严,万不可乱跑,最好别出程府。”

“戒什?……”桢顾安不解,还没问出便被打断。

“也没啥大事,就是最近有个逆贼还未抓住。所以为了安全还是别乱跑的好。”宿国公言语轻飘飘的满不在乎。

“不过大可放心,踏实待在我老程这,保你小子安全无忧。”

宿国公大刺啦啦的拍月匈脯保证着,可咋听都觉得他不靠谱呢?

而且什么逆贼这么牛?你们到现在都还没抓住?玄武门过后不是该杀的杀,该放的放,该收编的都收编了,怎么会有逆贼呢?

直觉而感,隐约之间貌似和我有关?不然宿国公也没必要提醒我呀!我就一小虾米,什么的反贼与我也无关吧?

而且我刚穿越到大唐好吧!除了李元吉貌似没就招惹过谁吧?

等等,李元吉?嗯?他应该是死在尉迟敬德的手里对吧?

不对,玄武政变一事本人的出现貌似是个变数?

按原历史记载,李元吉当时腿上有箭伤,而尉迟敬德驰援时李元吉并未逃远,所以一箭便将他射杀。

可四日前,桢顾安的记忆中李元吉好像并未伤?

所以当时他与李世民打斗才会占据上风。而尉迟敬德来援的时候,李元吉早就不在了。

可能,一是想着留得青山在,二是李元吉本身就挺怵尉迟敬德的,才导致这家伙逃得极快。

最重要的是,此事过后,桢顾安见李世民骑了一匹手下的马,而他的马不见了。

种种细枝末节汇聚,桢顾安意识到,历史走向有些不一样,若李元吉真的逃走了,那他桢顾安可能就是最危险的那个。

就因为桢顾安坏了李元吉好事。

当时本就要被被李元吉勒死的李世民,就因桢顾安的一破棍子,才险之又险逃过一劫,李元吉这便没能如愿杀兄。

这般因果关系来言,桢顾安这是断人的皇路呀!不共戴天的那种!

而现在李元吉又逃亡在外,并且还被打上逆贼的标签。他李世民也成为太子,总总情况下,李元吉必然难保狗命。

已经没有任何后路的李元吉,现在一无所有,完全的亡命之徒,想法必然是能拉一个垫背算一个。

此刻李世民必然护卫环身,李元吉是难以接近对方。而唯一能接近,却又有着极大仇恨的就唯有桢顾安。

一切理由已经很充足。

最终结论便是,桢顾安很危险!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67103/634344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