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凰谋天下全文免费阅读-至尊凰谋天下最新章节

身为将门之后,她一心为主,扶他上了皇位,没想到转头就被扣了个通敌叛国的罪名赐死了。原本以为这一生算是完了,可再次睁眼,她竟回到了十七岁的那年……幸好,上天愿意再次给她机会,让她看清人心,守护最想保护的人。

至尊凰谋天下


九月仲秋,天气微凉。偶有三两只飞鸟从天空中划过,使本就单调的天空显得更加落寞。

门庭前的合欢树,几经花开花落,显得日渐憔悴。

一位衣着朴素的少妇独自站在这合欢树下,手掌轻抚合欢树的树干,眼中满是心疼。这合欢树乃是当初她徐离初与三皇子周璿成婚的第二天一起种下的。曾经许下的山盟海誓,如今他是不是都忘了呢?徐离初苦笑,也许帝王之家本就没有真情吧。

“娘娘,天凉了,奴婢为您拿件衣裳吧。”语琴站在徐离初的身后唤道。

徐离初点头默许。

秋风起,一股凉意透过徐离初的薄衫侵入她的肌肤。徐离初半倚着合欢树,半阖上眼睛,心想,今年秋天真是格外的冷啊……

远处,响起了些许调笑的声音,似有几人渐渐走近这里。徐离初不自觉地拧了拧眉。

“哦呵,我的姐姐,你是不是知道妹妹今日到访,所以特地顶着这习习秋风站在这门口迎接我啊?”

来人便是徐离初同父异母的妹妹徐楚楚了,只见她穿着色彩明丽的衣裙,一对水汪汪的含情目时不时地向四处瞟瞟。虽然她的气质容貌也只能算得是中上,但经过一番用心的打扮,也能媲美一朵娇花了。

相比于徐楚楚精心打扮出的美艳,不施粉黛的徐离初算得上是温婉端庄了。

“妹妹误会了,不过巧合罢了。”

徐离初转身就要回屋,她真的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这个与她共侍一夫的妹妹徐楚楚了。

前几年,为了让三皇子周璿夺嫡成功,她为他劳心劳力,她为他出谋划策,她暗中帮助周璿扩展他的羽翼,所有他不便出现的场合都由她出场……她为他付出一片赤诚真心,只要他愿意,所有她能做的她都会努力完成。

瑾风五十三年,周璿逼宫成功,登基为帝,并封徐离初为皇后,同时迎娶徐楚楚为皇贵妃。

徐离初不曾想到,自己为周璿付出了这么多,却没有换来周璿的一声道谢、一刻陪伴。尽管她顶着皇后的头衔,住着看似富丽堂皇的宅院,却几乎没有再见过周璿几面,这又与被贬冷宫又有何区别?

与自己相反,妹妹徐楚楚的住所却是时常歌舞升平。而周璿流连最多的地方当然也就是自己的妹妹那儿。曾经对周璿的爱慕到如今已经渐渐麻木,每每午夜梦回,徐离初都对曾经自己的所作所为充满了怀疑。

“姐姐,你就别客气了,除了妹妹我还会有谁来看你呢?你看,今晚皇帝哥哥又要到我那儿去了,我就想啊,姐姐自己一个人在这么大的院子里没有人陪,一定很孤单,所以我特地过来看看你。”徐楚楚阴阳怪气地在徐离初面前得瑟,徐楚楚身边的四个丫鬟发出一阵阵闷笑声。

如果放在一年前,或许她会生闷气,但现在,她隐约能感觉到自己的迷茫。为什么要和徐楚楚生气?生完气有什么用?生气之后周璿还会回到她身边吗?显而易见,生气只是让自己难受,这不就正中徐楚楚来这炫耀的目的了吗。

徐离初皮笑肉不笑:“那就多谢妹妹来访了,如今秋意已起,本宫还是回屋了。”

徐楚楚看她不接招,又冲到徐离初的面前,挡住了徐离初的去路,笑道:

“皇后姐姐,我都走到这了,你就不请我进去坐坐吗?”徐楚楚边说着,边用手指戳着徐离初的肩膀,暗暗用力。

恰在此时,帮徐离初拿衣裳的语琴从她们身后出来。语琴误以为是徐楚楚在欺负自己的主子,生气地跑到她们身边,想要伸手将徐楚楚拨开。

谁知语琴的手都还没碰到徐楚楚,徐楚楚就整个人往旁边倒下去,然后……徐楚楚竟然直接晕过去了。

怎么回事?语琴整个人就懵了,一时间不知所措,傻傻地站在那里,呆呆地看着徐楚楚的丫鬟们一个个花容失色,叫叫嚷嚷地抬走了倒在地上徐楚楚。

等到她们都走远了,语琴才反应过来,整个人跪在地上,眼泪一下子淌了出来,一边磕头一边向徐离初道歉:

“娘娘……对……对不起,我……我也不知道会这样。我……还没,还没碰到贵妃娘娘,她……她就……请娘娘恕罪。呜呜……”

徐离初把语琴从地上拉了起来,拿起自己的手帕擦了擦语琴的眼泪,一边安慰道:“别哭了,秋风凛冽,一会你的脸该裂开了。先不管这些,咱们回屋吧。”

“嗯嗯……奴婢全听娘娘吩咐。”

屋内,语琴收拾好了情绪,低着头走到徐离初边上,呆愣地看着徐离初泡茶,徐离初把一杯泡好的绿茶放在语琴面前。

“喝吧。”徐离初轻轻说。

语琴有点受宠若惊,但还是乖乖地喝了茶,砸吧砸吧嘴:“娘娘,您泡茶的时候真好看,您泡的茶是奴婢喝过的最好喝的茶了。”

“就你嘴甜。”

语琴放下茶杯,小心翼翼地问道:“只是娘娘,有件事……奴婢不知当不当讲。”

“刚才皇贵妃装晕的事?没什么好讲的。”

“娘娘怎么什么都知道,那为什么没什么好讲的?”

“又不是第一次了,也罢,这么明显的陷害,想必那皇帝也是看的出来的。就算是给你定罪,最多也就打你几个板子而已。有什么好理睬的。”徐离初自顾自地泡茶。

语琴嘟着嘴想了想,“也对哦,奴婢皮糙肉厚,挨几板子也没什么。”

只是主仆二人都不知道这只是阴谋的开端而已。

夜幕降临,浓密的黑色密密的网住了天空,压得让人有点透不过气。夜晚的秋风更盛,徐离初站在院中,心疼地看着合欢树的果实一颗颗被秋风打落在地上。这异常黑暗的夜像是规划好了什么诡异的阴谋等着自己一般,徐离初没由来地心口一颤。

语琴做好了饭菜,叫唤着徐离初来吃晚饭。

桌上只有两盘青菜,徐离初叹了口气:

“语琴,你也一起来吃吧。”

语琴有点不好意思:“娘娘,这不太好吧。”

“你害羞个什么劲?又不是第一次了。这里只有我们二人,而且晚饭也只不过是普通的清汤白菜,倒是你跟着我受累了。”

“没有没有,娘娘您千万不要这样说。”

突然一声尖细刺耳的声音划破了夜晚的寂静……

“皇——上——驾——到!”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55819/595401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