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启巨星之路全文免费阅读-重启巨星之路最新章节

艺考那年,赵诚错失了进入华夏音乐学院的机会,从此,人生一事无成,在妥协和将就中,度过了枯萎凋零的大好青春。直至那日,他回到了2009年的春天。一切即将重新开始。

重启巨星之路


华夏国,二月初春。

在华夏音乐学院的大门前,除了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外,几乎站满了青春洋溢的少男少女。

这群年轻人,都是来参加今年艺考的学生。

他们似乎非常焦虑,一个个眉头紧皱,每隔一阵子就低头看看手表,或者轻声地打电话跟家里人汇报实时情况。

艺考搞得像特务队面试一样。

但,这十分情有可原。

因为华夏国所有的艺术学院,除了要求学生高考成绩达标外,还会在每年二、三月的时候,另外开设校内考点,考核学生们的专业熟练程度。

言下之意,即是学美术的得考绘画,学音乐的得考唱歌,学乐器的得考演奏。

这就是‘艺考’的意思。

成功通过了考核的学生,会收到学校颁发的“专业合格证”。

艺考生只有凭借这张合格证,才能在填志愿时,选报心仪的艺术院校,否则即使高考分数达标了,也会被视为无效志愿。

于是,艺考生除了要和普通高考生一样复习外,还得在百忙中抽空学习‘专业课’。

然而,华夏音乐学院的流行音乐系,今年计划招收49名学生,报名的人足足有1697名!

这一千多艺考生里,有天赋并且从小就有音乐基础的人,一抓一大把。

超高淘汰率,就意味着费时费钱也不一定能得到回报。

所以,站在这里排队的考生,无一不是付出了巨大努力和金钱的代价。

在场的几千名少男少女,在此刻都背负着巨大的精神压力,表情自然好不到哪儿去。

于是,赵诚在这群人里显得格外奇怪。

因为他完全没有任何表情,既不玩手机,也不跟人交流,而且还合着眼睛,双臂交叉抱在胸前。

假如不是赵诚手里一直拿着考试资料,估计周围的人要以为他睡着了。

现场有个脖子挂着相机、头戴黑色鸭舌帽的年轻女人,她颇为惊奇地盯着赵诚看。

相机女人是《首都日报》的实习摄影记者,这几天接到任务,负责到各大艺术院校拍摄有价值的现场图。

华夏音乐学院是她来的最后一站。

在此之前,相机女人已经去过戏剧学院和电影学院了。

表演类学生的外形条件,要相对音乐类学生的出众些。

这是相机女人在看到赵诚之前的判断。

二月的天气还夹杂着刺骨的寒风。

放眼望去,每个人都裹得严严实实的。

但同样是穿厚重的羽绒,其他学生都显得臃肿累赘,像个行走的大粽子。

赵诚却凭着挺拔身形和轮廓分明的帅脸,在人堆里脱颖而出。

而他闭着眼,更是散发出一种气宇轩昂的感觉,让很多路过的女孩子,都不由自主地将目光停留在他身上。

作为摄影师的相机女人,哪怕已经拍够了华夏音乐学院的现场图,也还是潜意识举起了手中的相机,以赵诚为中心,咔嚓地拍了一张照。

相机女人不知道。

她这张随手拍下的照片,在不久后将打败报社里所有正式摄影记者拍的照片。

然后,被主编选为报纸头版配图。

可如果把这件事告诉当事人赵诚,他不仅不会感到惊喜,反而会感叹命运的又一次抓弄。

因为赵诚早就知道了这件事,他是从2031年重生回来的。

今早花了接近一个小时,赵诚才真正确认自己回到了18岁。

但这不代表他能坦然接受,所以直到现在,他还闭着眼睛在消化这个事实。

自己这个在娱乐圈摸爬打滚、直到不惑之年都默默无闻的人,居然回到了高考前夕的18岁。

赵诚睁开眼睛,看了看手里的准考证,回忆着。

很不幸,他报名申请的,正是今年竞争最大的流行音乐系。

该系考试,分为三部分考核内容。

第一部分是【初试】,考生在这个阶段,只需要在评委老师面前,背谱演唱一首歌曲。

然后,一曲定生死。

失败者就直接淘汰,失去进入院校的资格。

通过的学生就可以来学校参加【复试】。

【复试】是考核的第二部分,占总成绩的60%,也是考生能否被院校录取的关键。

在【复试】的时候,考生依旧在评委老师面前背谱演唱。

但是从一首歌变成了两首歌,而且整个复试环境都是“拉帘”进行的。

“拉帘”就是在评委老师和考生之间,挂上一张不透光的大帘,分数照样打,但只听声而不见人,相当于盲评。

双方都看不见,能最大程度避免暗箱操作。

考生参与【复试】的全过程,都会被院校录像制成【复式录像带】。

评委老师在隔天复核这卷【复式录像带】,就成为考核中的第三部分。

赵诚环视了一周。

今天在华夏音乐学院门前排队的上千名学生,全是过来参加【复试】的学生。

在初试落榜的考生眼里,能参加复试的人,都是超级幸运儿。

赵诚也在这幸运儿的行列中。

可是,只有赵诚这个重生者知道,自己很快就要衰到扑街。

因为这次复试,他将会被刷下去,没机会进他整个高中都心心念念的华夏音乐学院。

从小到大,赵诚歌唱的天赋就非常高,尤其是男低音的部分,他还能唱出难以被模仿的嘶哑烟嗓声,十分具有个人特色。

再加上他开挂的天生外形条件,完全就是老天爸爸赏饭吃。

可是,人的运气,有时候很奇怪。

赵诚在复试里唱的两首歌,都是选学院提供的参考曲目,所以伴奏音频就自然用学校的。

结果,轮到赵诚演唱的时候,伴奏音频提示无法播放。

而且是不管怎样调试,都放不出声音。

这在往年的考试里倒也不是没有试过,评委老师们算是见惯不怪了,有伴奏变成清唱而已。

对于道心不稳的18岁少年来说,赵诚当时有些惊慌失措了,然后发挥失常,复试没能通过。

艺考落榜是常态。

但是,这似乎破坏了赵诚的运气。

接下来的大半个月,赵诚先后去了两所南北各一方的音乐学院考试,结果因为温差过大,他患上了重感冒,导致嗓音发挥不出最好的状态。

后来,这两所院校都通知他去复试,可都因为感冒没能通过。

加上华夏音乐学院,总共是三次复试没过了,这让赵诚一下陷入了自我怀疑。

而眼前更紧急的,是赵诚再不找到愿意录取他的学校,他就要走上重读高三这条路。

艺考本来就比普通高考要费钱得多。

家里的经济状况,根本没法支撑他复读一次的费用。

于是,赵诚破罐子破摔。

从来没有学过任何表演的他,在首都电影学院报了名,而这个举动,可以说是改变了他一生的轨迹。

“学校即将开放,请各位同学拿好自己的身份证和准考证,有秩序地进入考场。”一个老师模样的男人说道。

周围有很不少学生都提着乐器或行李箱。

像赵诚这样只拿着准考证的学生也有,但总体还是不多。

随着大流,赵诚来到了一栋教学楼的大厅,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流行音乐系的考场在三楼。

墙上贴的楼层标识牌,印证了他的记忆没错。

三楼大厅用护栏围出了一条过道,专门留给从考场出来的学生下楼。

这些考完的学生,有的充满自信,也有的垂头丧气,从表情就能读出他们对自己表现的满意与否。

其中一个身材魁梧的小伙子,沿着护栏过道出来,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这叹息,正好让走在护栏另一边的赵诚听到。

声音里充满的无奈与遗憾,终于让重生之后就一直没有头绪的赵诚醒悟过来。

他再这么混沌下去,一会儿就要跟这位大兄弟同病相怜了。

赵诚十八岁最遗憾的,既不是那些年错过的女孩,也不是没有放纵地享受青春。

而是没有抓住原本属于自己的那份胜利。

整一个大学时期,乃至毕业后的多年,赵诚都有无数个夜晚,在脑海里把这次华夏音乐学院的复试回放。

甚至偶尔还会幻想自己顺利通了这次复试。

赵诚一直好奇,假如通过了这次考试,往后的人生是不是就完全改变了?

好在,命运又给了他一次重来的机会。

回到十八岁,就不能再重蹈覆辙了。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53671/589797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