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当个白莲花全文免费阅读-重生当个白莲花最新章节

遭背叛,遭毒杀,她含恨而死没想到居然重生在同样被害死的表妹身上而渣男狗女还是不肯放过她,把心思打在了她年轻的心脏身上,再来强夺她的心脏这一次,她当然不会乖乖就擒,这一次,新仇旧恨,她要他们血债血偿

重生当个白莲花


我是没想到真用重生这回事,而且我还重生在了小堂妹的身体里。

……

“小姐,大小姐!你在里面呢吧,开门啊!”

我在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醒过来,发现自己正趴在冰冷的地板上,脑袋有些疼。

门外的敲门声越来越急促,“大小姐,我是安凉,你在里面就吱一声也行啊,再不吱声我报警了啊!”

我费力的爬起来,全身都疼的要命。

环顾四周,看到的是落地窗巨大,豪华的欧式装修,满墙挂的名贵的欧洲名画……

这环境怎么如此眼熟,没记错的话,这里不是姑姑家吗?

头疼欲裂,我揉了揉脑袋,记得自己不是被白桃和沈柯沈柯害死了吗,最后的意识里,就是看到那对狗男狗女抱在一起腻歪呢,现在怎么到了姑姑家的?

还睡在地上?

“大小姐!我撞门了啊?我撞了啊?!”门外的安凉简直像个催命的,不停的叫。

看样子是不开门不肯罢休了。

努力直起了身子,骨头都像是散了架,房子里格外闷,应该是都没有开窗,空气里还弥漫着一股臭味。

环境还真是恶劣,我一手捏着鼻子,一手扶着墙挪过去开门。

门口立着一个等人高的穿衣镜,我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然后愣住。

这哪里是我,这不是堂妹苏安安吗?!

镜子里的堂妹也一手扶着墙,一手捏着鼻子,窝张了张嘴巴,镜子里的也张了张嘴巴。

这是怎么回事?

我这是……重生了?还重生在堂妹身上了?

开玩笑呢吧?

我对着镜子,扯了扯自己的脸,镜子里的堂妹也扯了扯自己的脸,看来镜子真没什么问题。

我快速的在房子里所有的镜子面前转了个够,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

我应该是死了,然后魂魄进入了堂妹的身体?

“大小姐,我已经报警了!你快出来啊,我还可以在警察局出警之前取消报案……”安凉已经有些有气无力了。

“我看她是出不来了!”一个尖锐的女人的声音传过来,还带着一丝幸灾乐祸的气息。

这声音我还记得,杨柳。

姑父苏平一年轻的时候风流成性,万花丛中过,杨柳就是他风流债中处理不掉的那个。

当时她来找苏家要名分,还带了一个比安安还大的女儿,说是姑父的孩子,一哭二闹三上吊的。

苏家老爷子看孩子真是苏家的孩子,才勉强没有处理掉她们,不过也因为名不正言不顺,一直不让她们回本宅。

苏平一没有办法,只能把她们养在了外面,这么多年老爷子也不松口,她们母女也只能用“2NAI”的名头活着。

“你胡说什么?!你们来干什么?!”安凉很不满道。

“什么我胡说什么,安安她从小就有自闭症,心眼小,学校的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能受得了?她躲在房间里自杀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干了,我和妈妈是担心她,才过来看的,你快把门撞开,看看她这会儿,是不是尸体都凉透了?哈哈。”说话的声音也是比较尖锐的,是杨柳带回来那个女儿,叫苏依依,和她妈简直一个样的让人不喜欢。

“你闭嘴吧!”安凉气的不像话,“这里不欢迎你,赶紧出去!”

苏依依哈哈大笑,“快打开门看看啊,看看死了没,她要是死了,你以后是不是就得伺候我了?”

“别做美梦了!大小姐才没有自闭,快闭嘴吧,闭嘴!”安凉被她气的情绪有些激动。

苏依依轻蔑“呵”了一声,“还没自杀呢,不信你自己打开门看啊,离老远我都闻到煤气味了,再不开门,怕是房子都要爆了。”

“怕是让你们失望了!”

“啪”一声门把门推开,看到的就是杨柳苏依依母女错愕的脸。

似乎她们对我能站在这里感到格外不解,她们为什么说苏安安在房间里“自杀”?她们为什么知道是煤气泄露?

就算屋子里煤气味道再严重,外面也是不可能闻到,不然安凉不可能不知道。

我把目光重新定格在二人身上,两人的眼神在频繁交流,有恼怒有失望。

这么看来,苏安安应该不是自杀,而这两位,就是明目张胆的凶手!

“大小姐,你没事吧?”安凉赶忙过来,仔细的观察着这具身体,生怕有什么差错了似的。

“还好。”我攥了攥拳头,看向母女二人,“多亏了姐姐的关心,不然再等一会儿,我可能都凉透了。”

果然话一出口,苏依依脸上立刻露出悔恨万分的表情。

她一定在悔恨来的太早了让苏安安都没死成。

该,悔死你才好。

其实她们来的没错,苏安安已经死了,所以才是我用上了她的身体。

不过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这事情,我既然用了人家的身子,就一定会为她死去的灵魂讨回公道的。

“这是干什么呢?”一个沉稳中带着一股压迫力的声音突然传来,“而且,谁允许你们母女踏进这里的?”

说话的人是苏家老爷子苏国衡,苏安安的爷爷,现在苏家的掌权人。

杨柳母女二人见老爷子来了,顿时闭了嘴,齐齐低下了头。

这老爷子抿着嘴唇,目光犀利,表情严肃,一看就是个脾气不好的。

此时他看着我,像是在等着我的回话,我垂眸应了一声“爷爷”算是打过招呼了。

“你们呢,谁允许你们踏进苏家的?!”他语气里都透着浓重的不耐烦,不难看出他对这对母女是很厌恶的。

饶是苏依依也是他的亲孙女,他也不允许她踏进这里。

“爸,我是听依依说……”杨柳赶忙好声好气的解释,话一出口却被老爷子厉声打断,“谁是你爸?!”

“老爷子……”杨柳赶忙改口,看苏老爷子没有表现出不满,才继续道,“我是听依依说安安在学校哭了,她啊,向来情绪不稳定,心眼小,就容易做出想不开的事情,我一听说这事儿,就怕她一时想不开真像她母亲那样有个三长两短,所以赶忙带着依依来救命的。”

杨柳一副体贴关心的模样,苏依依在旁连忙点头。

“谢小妈关心了,我很好。”我也温和一笑道。

不就是白莲花嘛,谁不会啊!

这一声“小妈”让杨柳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终究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2NAI,最讨厌别人明着暗着指点她的身份。

那眼神怨毒的,恨不能把我生吞活剥了似的。

只是苏老爷子在这里,她也不好发作,只是继续假慈悲,“没事就好,我和依依也就放心了。”

“小妈,我有一个疑问,你和依依是怎么知道我会煤气中毒的?”

她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我继续道,“这里可是连一个佣人也没有,门窗也是关着的,连味道都飘出不去,你们怎么知道是煤气中毒,而不是别的的呢?这煤气不是我放的,我都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躺在这里,难不成,这一切其实是小妈和依依安排的吗?”

苏老爷子的脸色越来越阴沉,他看着杨柳,等着她的解释。

这老爷子把苏家的声誉看的比命还重,自然不会允许“小三母女为上位谋害正统继承人”这样败坏苏家名誉的事情发生。

看样子杨柳母女要是不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老爷子是不会这么算了的。

杨柳眉毛一挑,“诶呦安安你可不要这样血口喷人,我们只是担心你才过来看的,你不感激就算了,可不能这样反咬我们一口!”

她一口否认,还弄得好像我在污蔑她一样了。

“你胡说!”一直沉默的安凉突然道,“就是你们,你们来之前就说了,说大小姐是不是煤气中毒自杀了,你们分明知道是煤气!”

她们三个当事人说的话不算,但是安凉就不一样了。

他是一个佣人,是不可能敢对苏老爷子撒谎的。

“滚出去!别再让我看到你和这个孽障!”老爷子指着门,气愤指着门喊道,像是在呵斥两条狗。

杨柳拉着苏依依,瞪了我一眼,灰溜溜离开。

我抿唇而笑,这就是苏安安的好爷爷,就算明知道苏安安受了委屈,也只会为了声誉把事情压下去。

“安安,爷爷知道这次的事情有些对不起你,不过爷爷也是为了我们家。”

他是在解释为什么放过杨柳母女,我觉得他不解释我还舒服一点。

我一笑,“我理解的,爷爷。”

“理解就好。”他点头,转身要离开,又突然转过头来道,“哦对了,你那个表姐,今天自杀死了,明天葬礼,你去代表苏家参加一下吧。”

……你才自杀了!你全家都自杀了!

而且说起来,要参加自己的葬礼,也是够刺激的。

“大小姐,你真的没事吧?真没想不开吗?”安凉还在关切的追着我问。

苏安安心眼小,以前经常自杀,怕是把这个小少年吓坏了。

很明显她是又遇到了想不开的事,所以才被杨柳母女利用。

我现在也没心思问安安这里到底受了什么刺激,直接走向车库,开车就要走。

安凉生怕我不带他,急匆匆跟着坐到了副驾驶,“大小姐,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谁跟你咱们?谁跟你一起去啊?脸皮厚!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68745/640490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