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河山全文免费阅读-纵横河山最新章节

刘枫,一个汽车修理厂的工人,在一次和朋友去野外烧烤时,因背的东西太多,走山路时脚下打滑掉下了山谷,阴差阳错的穿越到了东汉末年,从此开起了属于他的三国之路。

纵横河山


迷蒙的山林间,一个身穿迷彩夹克,头戴休闲帽,背上背了一个大登山包的青年,右手拿着一把多功能工兵铲,左手上挎着一个小布兜,艰难的开着路。

这个青年名叫刘枫,一个普通的汽车修理工人,因为刚被女友甩了,就邀了几个朋友,去爬山烧烤散心的,因为平时他的力气大,所以所有的食材及烧烤工具都塞进了他的登山包里由他背着。出发时天还没亮,山里面露重,背上东西又多,再过一道山涧时脚下打滑,掉下了山崖,人在失足时心里都比较慌乱,正好他手上还有把开路用的工兵铲,手上的一阵乱舞,好巧不巧的,快落地时轧中了一头在溪涧边喝水的老虎,所以就有了前面的一幕。

“我这到底是掉到哪了?都三天了,怎么还没走出去,记得上山时并没有走多远啊?”

自掉下山崖后,刘枫在原地等了一天,本以为同伴会叫人来救自己,结果确一直没见到动静,手机又没有信号,再等了一天后,觉得不然干等下去,就开始自救了。山里晚上温度低,因为出发时没想过要在山里呆多长时间,所以就没带什么衣服,刘枫费了好大劲才把那头死虎的皮扒了下来,这个时候也管不了打死了老虎会不会犯法了,先把眼前度过去再说了。

三天来,刘枫一直顺着山涧的溪流走,都还是没走出去,好在前面把老虎肉熏了不少带着,食物方面倒是不缺。

转眼间太阳又老高了,在山涧的一个拐弯处,一块稍微宽敞的石滩边,这里的溪流已经有些平缓,想来应该快要出山了,刘枫烤了些虎肉吃饭,又从包里掏出了一根火腿肠,撕碎了喂着小虎崽,小家伙是在离掉下来时的山涧不远的一个山洞里发现的,当时还没开眼,想来是才出生不久的了,同时找到的还有一颗大灵芝,算是意外之喜了。

休息了一会儿,刘枫继续启程了,不管怎么说多走些路,几出去总会近一些。

行不太远,忽然听到了前面林子里有些动静,隐隐约约的还有人的说话声。

“有人?到山下了?”刘枫心里有些激动,终于要出去了。

“嘿,那边有人吗,我是进山的驴友,在里面迷路了。”为了确定是不是林子里面真的有人,刘枫高声喊道。

少倾,伴随着一陈哗哗的树叶响声,视野里出来了两个大汉,都是一身的披肩麻衣,长长的头发用草绳绑在脑后,手挽一副弓箭,背上背着一个箭瓤。

“这是什么装束,拍戏的吗?”刘枫低声嘀咕道。

”你是何人?怎么会在这里?“走得近前,其中一个大汉看着刘枫的装束,有些怪异道。

”你好,两位大哥,我是外面进山来游玩的,不小心滑下了山谷,现在迷了路,请问可以带我出去吗,只要到公路边就行。”

“公路?那是什么?你听说过吗?”刚才说话的大汉对着同伴道?

“不知道,可能说的是大路吧。”另一个大汉道,“这个人看着装束古怪,会不会是蛮人?”

“我的装束古怪?你们的装束才叫古怪吧!”刘枫心道,“大哥,你看我怎么会是蛮人呢?有这么眉清目秀的蛮人吗?请问两位一下,这里是什么位置?”对于自己的长像,刘枫到是很自信,一米七五的身材虽然算不得高,但也不低,五官端正,一直以来,人见了说自己长得很帅的很多,说自己长得古怪的到还是第一次听到。

“这里属于豫章郡柴桑县鸡鸣山,顺着前边的小路,往前走个三四里路,山脚下就有一条驿道,往北走个二十来里,就到柴桑县城了,往东去是彭蠡泽。”听了刘枫自夸的话,那大汉心道可能是哪家的公子出外游玩迷了路吧,于是便回应道。

‘豫章郡柴桑县,这好像是古代的地名吧?,怎么现在还有用这个地名的?”刘枫听了心里一下犯了迷糊,“请问一下现在是哪一年?”

”何年?现在是光和二年四月了。“

”光和二年?古代皇帝的纪元?天啊,我怎么跑到古代来了,光和二年,这个好像是东汉灵帝用过的年号了吧,汉未啊,掉了个山涯而以,我怎么就到这个最混乱的时代来了呢?”刘枫听罢,心中一片凌乱,一下子就愣住了。

不过很快,刘枫就反应了过来,“汉未就汉未吧,只要命还在,在哪不是过日子呢?不过首先得给自己找个可以说得过去的身份,找个落脚地才行,不能的话就什么事都别想做了”随即便道:“两位大哥,我从小便在山中随师傅学艺,前不久师傅故去,才出外游历,不想在止山中迷了路,不知两位大哥可有落脚处?”

“我们是这附近的猎户,在另一边的山腰处有一个村寨,叫鸡鸣寨,如果公子暂时不地方可去的话,到是可以先去我们寨子里安顿下来,不过条件肯定是要简陋很多的。”

“简陋点没事,以前跟着师傅的时候也是很简陋的。”现在先安顿下来是第一大事,条件什么的先不去考虑了。

随后,刘枫跟着两个大汉去往他们的那个村寨,路上,知道了这两人,一个叫王超,一个叫王勇,是堂兄弟,平时以打猎为生,村寨里的人不多,有十来户,多是以前山下的贫苦农民,在山下活不下去了,逃难上山的,慢慢的就有了现在的规模。

走到近前,看见里面都是一些茅草房,一群小孩子在村头的树下嘻闹着,进山寨只有前面的一条小路,两边都是断崖,中间一座藤桥连接着,到是一座易守难攻的地方。

进到村里,随着王超兄弟来到一座稍大点的草房前,一位老者坐在门口,正在用竹子编织着什么。

“啊爹,我们带了一个人回来,想在我们这里落脚。”王超接着把前面的情况跟老者说了一下。

”既然是这样的话,就让他住下吧,大家都是苦命人,世道艰难啊!“老者名叫王正,是王超的父亲,在村里是年龄最长的,平时村里的事都由他来做拍板,算是这个村寨里的村长了。

”多谢老丈收留!“刘枫走上前躬身谢道。

”现在的世道,都不容易啊,寨子里的条件苦是苦了点,不过好在还算安稳,也算得上是个容身之地了。今晚你就跟强子他们将就一下吧,明天就在村后头起一座房子,这样也算有个家了。“

晚上,村长王正让王强通知村里的住户到村中央的小操场上聚集,有差不多三四十来人,将刘枫的事情跟大伙说了下,刘枫将身上剩下的熏老虎肉都拿了出来,大伙就着这些肉食一起煮了一大陶锅,每个人都吃得非常开心,连带着跟刘枫也一下子就熟络了起来。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70060/646366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