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难从命恕不为后全文免费阅读-妾难从命恕不为后最新章节

宫外:谣言四起,皇后命中带煞,这连月大雪,便是天意警示,若不早日废后,天亡我大楚啊顾梓君:臣妾命格不祥,身在此位,恐伤国运则万死难逃其咎,故自请废后前朝:皇后身为后宫女子,手握兵权,行为乖张,实为不妥,跪请皇上收回虎符,另立贤良顾梓君:臣妾自知言行有失,德不配位,愿交还兵权,退位让贤,故自请废后后宫:皇后贵为一国之母,竟难容区区淑仪,手段毒辣,令其余妃嫔闻之色变顾梓君:臣妾心胸狭隘,狠毒善妒,难堪皇后重任,故自请废后栖凤宫:臣妾身娇体弱,实难消受这帝王恩宠,请皇上废了臣妾,另立新后吧楚凌:既然皇后多次自请废后,朕便允了你,只要你为朕生个公主,朕便放你自由,如何?顾梓君:……一心只想出宫的她,费了那么大劲儿都没成功,反而发现一个惊天大阴谋,如今真相水落石出,还得再搭个女儿才能出宫?

妾难从命恕不为后


时年庆元三年,虽已入春,但连日大雪让人丝毫感受不到春的气息。

整个皇宫到处都是鲜艳的红色,大红灯笼倒映在尚未融了的白雪上,灯笼的红消了雪的白,雪的白中和了灯笼的红,是那么的恰到好处。

听说,今日是楚朝天子大喜之日,皇帝大宴群臣并且大赦天下。

听说,皇后是已故护国大将军顾城独女,容貌倾城。

听说,皇上与皇后自幼相识,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听说,皇后命硬,克死双亲,乃不祥之人。

听说,皇后娘娘出生之时凤鸾星动,有大吉之兆。

世人皆传皇家仁慈,竟会立一孤女为后,真是重情重诺,定是一心为民的明君。

这顾将军的女儿真是会投胎,出阁前有顾将军疼爱,受尽疼宠,如今又嫁入皇家,入主中宫,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和至高无上的权利,这福气,别人羡慕不来。

栖凤宫

顾梓君坐在喜床上,入目,是刺眼的红,微微动了下被沉甸甸的凤冠压得有些僵硬的头,只听门外传来太监细长的唤声“皇上驾到”。

顾梓君连忙坐直了身体,低着头,听着那沉稳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直到她看到一双鎏金盘龙靴的尖儿出现在自己的眼皮底下。

“皇上,请掀盖头”,旁边等候多时的嬷嬷俯首将装喜秤的盘子奉上。

楚凌没有出声,伸手去拿,垂在顾梓君脚边的衣襟微微动了一下,她更紧张了,浑身僵硬,藏在宽大衣袖里的手悄悄地收紧。

盖头被掀开的瞬间,满屋明亮的光使她不由得闭了闭眼。

“皇后大病初愈,不宜饮酒,这合卺酒就省了吧,朕还有奏折未批,皇后早点就寝吧”。

顾梓君还没从突如其来的光明中缓过神儿来,就听到皇上低沉的声音响起。

顾梓君楞了一下,反应过来的时候,那道俊朗的身影已大踏步远去,随着“皇上起驾”的喊声响起,她连忙屈膝“臣妾恭送皇上”。

等楚凌的背影消失在门口的时候,一旁的嬷嬷上前扶顾梓君起身,善意劝道:“娘娘,您不要难过,虽说这大喜之日,皇上应该陪您,但最近由于北方的雪灾,皇上也是急得不行,您要多体谅。”

顾梓君浅浅一笑,“林嬷嬷,我知道,皇上本就该以国事为重,再说他也是体谅我身子还未大好。”

“娘娘您能这么想就好了,太后听了也一定很欣慰,还有,娘娘,您以后可要注意啊,您要自称本宫,可不能乱了规矩。”

林嬷嬷听了顾梓君的话,嘱咐了一句,便要告辞,“娘娘,那您早些休息,老奴这就回去伺候太后就寝。”

“嬷嬷说的是,本宫记住了,劳烦嬷嬷回禀母后,本宫明日一早便去给母后请安,嬷嬷今日也辛苦了,早些回去休息吧”。

说着,顾梓君将早就准备好的一枚镯子塞到林嬷嬷手里,“以后还请嬷嬷多加提点。”

林嬷嬷见状,连忙推辞,“娘娘,这可使不得,服侍您是老奴的本分,今日也是太后恩典,才能伺候您和皇上,您这样,可真是折煞老奴了。”

顾梓君微微一笑,“嬷嬷这说的什么话,您是宫里的老人了,今日辛苦您了,这不过是本宫的一点儿心意,莫非是嬷嬷看不上我这从宫外带来的东西?”

顾梓君的话让林嬷嬷更紧张了,“娘娘真是抬举老奴了,既然这样,老奴就收下了,多谢皇后娘娘。”

林嬷嬷离开之后,念冬等人才进来,“娘娘,您要现在就寝吗?”

顾梓君这会儿肚子饿得咕咕叫,怎么可能睡得着,摆了摆手,“念冬留下,其他人都先出去吧。”

“娘娘,您有什么吩咐?”念冬走上前问道。

顾梓君揉了揉眉心,“好了,没人的时候就不要这么叫我了,听着别扭,你快看看桌上可有什么吃的?”

一边说着,一边将头上沉重的凤冠摘下来放到梳妆台上,这一瞬间,感觉整个人轻松了不少。

揉了揉发酸的的脖子,走到桌旁,只有几碟点心和一些干果,但她也不挑,拿心就往嘴里送,吃的有些急了,噎得慌。

正想说:“念冬,给我倒杯水……”就看到站在一旁的念冬眼眶微红,泫然欲泣。

“念冬,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顾梓君极少看到念冬流泪,有些慌了。

“小姐……”念冬直接哭出了声儿。

这更是把顾梓君吓得够呛,走拉起她的手,“乖,不哭了,有什么事儿你跟我说,好不好?”

“小姐,咱们跟表少爷说说,让他想办法送你出宫好不好,这里一点儿都不好,皇上对您也不好……”念冬抽噎着。

这下顾梓君明白了,她拿起帕子给念冬擦了擦泪,“傻丫头,你以为皇宫这么好进吗?想走就走?表哥能耐再大,也没法让我刚入宫就出去啊。”

“再说了,今天才是我入宫第一天呢,你怎么就知道这里不好呢?”说着,轻轻捏了捏念冬的脸蛋,“好了,别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

“可是小姐,你明明不想当皇后啊,皇上也不喜欢您,难道要在这儿困一辈子吗?”念冬还是很心疼顾梓君,明明那么爱自由的一个人,却偏偏成了最没有自由的人。

“很多事情,是咱们无法选择的,既然被迫做了选择,也只能顺势而为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你先让你家小姐填饱肚子,不然啊,没等出宫,我就饿死了。”

顾梓君见念冬不哭了,也就放心了,继续吃起了她的点心,不得不说,御厨的手艺就是比外边的好一点儿啊。

吃饱喝足,洗漱完毕,顾梓君躺在床上,她满脑子乱乱糟糟的,一会儿是儿时承欢父母膝下的情景,一会儿是在江南外祖家时的画面,一会儿又是接到旨意入宫的情景,各种画面交织在一起,让她觉得头痛,很想立刻入眠,偏又睡不着。折腾了好久,不知道什么时候,终于睡着了。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70312/646759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