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总你又被夫人套路了全文免费阅读-薄总你又被夫人套路了最新章节

被卖了!被出轨!这么狗血的事也会发生在她身上!开玩笑吧!秦瑜汐看着眼前的大尾巴狼,捂住胸口,一脸懵逼:“你想干嘛!”“你以为我对你有兴趣?”薄牧深面无表情。深受打击的秦瑜汐放出豪言壮语:“我秦瑜汐一个月之内,一定撬了薄牧深!”……“一个月,你忘了?”薄牧深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笑意,眼里都是得逞。“我现在反悔,来不来得及嘛”秦瑜汐捂脸逃走。大灰狼和小白兔的博弈之旅,论女主如何被吃干抹净,且听正文分解。

薄总你又被夫人套路了


秦瑜汐被高岩一路跌跌撞撞地拉着进了酒吧。

酒吧里的摇滚乐震耳欲聋,舞池里男男女女极尽疯狂。一阵又一阵烟酒混合的味道蹿进秦瑜汐的鼻腔,呛得她猛烈咳嗽。

“高岩,你走那么快干嘛?”秦瑜汐的手腕已经被高岩握出了刺目的红痕。

可不知是酒吧的喧嚣掩盖了秦瑜汐的声音,还是说高岩故意忽略。

他径直拉着她往前,一刻不停。

秦瑜汐紧蹙着眉头,心里忽然生出一丝惶恐。

明明高岩说带她过来是要给她一个惊喜,还特意叮嘱让她穿漂亮点。可是高岩现在的神态明显是紧张和不安。

没有丝毫的喜悦。

秦瑜汐被高岩带进酒吧的VIP区,在走廊尽头的一个包间外,伫立着十几名长身挺立的黑衣男人。

“姓名。”一名黑衣男人抬起长臂,拦住试图进入包间的高岩。

“我是高岩。”高岩快速回道。

男人将高岩上下打量一遍,收回了手臂,替高岩打开了包间的门。

秦瑜汐下意识地往后倒退一步,现在的情形越看越不对。

“走吧!”高岩回过头,死死攥住秦瑜汐的手腕,一把将秦瑜汐拉近了包间。

包间里光线昏暗,只隐约见包间沙发的正中间坐了一个穿着高定西装的男人,一双修长的腿慵懒相叠,右手两指间闪着一丝明灭不定的光亮。

男人的脸恰好隐藏在了灯光的阴影区,虽看不清男人的相貌,但从男人口出吐出的丝丝白烟依稀可见,缭绕的雾气更加显得男人神秘莫测。

“人我带来了,还让她好好打扮了。”高岩微微躬身,态度异常地恭敬,语气里带着明显的谄媚。

秦瑜汐不可置信地侧眸看向自己相处三年的男朋友,他以前在学校里是多么的阳光朝气,无论见谁都是不卑不亢。

可现在的他,像是一条摇尾乞怜的狗。

等等,他说的带来的人,是她?

一股不祥的预感迅速将秦瑜汐笼罩。

“好。”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薄唇亲启,嗓音低沉又极富磁性。他缓缓向前倾身,一张俊逸精致的脸恍若天赐。

他的目光淡淡投注在秦瑜汐的身上,说不出的玩味。

“高岩,你这是在做什么!”秦瑜汐猛然已经惊醒,男人的目光太具侵略性,事情恐怕已经脱离了她的想象。

高岩却不理会秦瑜汐,而是继续点头哈腰地向男人说道:“薄少,我女朋友性子烈,您可能得用强她才服帖。”

“性子烈又如何?不过是个女人!”男人的眉毛微微一挑,弧度完美到不可挑剔。

明明是赏心悦目的一面,秦瑜汐却看得心惊胆颤。

“高岩!”秦瑜汐扯住高岩的衣服,虽然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却依然不敢相信,“这就是你跟我说的惊喜?”

秦瑜汐愤恨地看着高岩,心脏最深处传来的剧烈痛楚让她呼吸都有些停滞,手指死死地掐进掌心,想要以此抵抗内心的酸楚。

“别用那种眼神盯着我,要不是你顶着校花的名头,你以为我为什么会跟你在一起这么多年!”高岩一张秀气的脸此时扭曲无比,嫌恶的语气太过明显。

“所以,你从来都没有爱过我?”秦瑜汐浑身僵硬得宛如一块硬石,双眼泛起了一层不可察觉的湿润,白皙无暇的脸血色全无。

“爱?哈哈……”高岩仰天冷笑,高高在上的目光冷冷地砸在她的身上,“没钱没势又矫情,装贞洁烈女不让我睡,作成这样,恶心还差不多,还跟我提爱!”

高岩讥嘲的话音钻进耳膜,冰寒的气息一路延伸到秦瑜汐的心底。

心里是恨吗?

更多的是悔!

还好,她认清得不算晚!

“所以,你就把我卖了?”秦瑜汐嗓音带着丝丝自嘲,愤怒快要冲破她的胸腔,压得她无法喘息。

“别说那么难听,什么卖不卖的!这是薄少,薄家的大少爷,你能伺候他是多大的荣幸。”高岩不耐烦地说道,转头又继续挂上那副讨好的面孔,“薄少,您看,您让我带来的人我也带来了。那单生意……”

薄家!

秦瑜汐倒吸一口冷气。

C城的薄家富可敌国,产业分布极广,黑白两道都是不可撼动的存在。

而薄家唯一的继承人薄牧深更是让C城所有女人垂涎而不得。不仅是因为他天之骄子的身家背景和传说中狠厉果断的铁血手腕,更因为那一副蛊惑人心的面孔。

“明天,去薄氏大楼签合同,这笔生意是你们高家的了!”薄牧深削薄的唇角轻轻一扬,邪倪万分。

“好好好,谢谢薄少……”高岩正眉飞色舞地点着头,眼睛的余光却瞄到秦瑜汐转身准备跑,“秦瑜汐,你站住!”

秦瑜汐已经跑到了门口,包间的大门一打开,瞬时迎来了外面的光。

她再恨高岩,可此时还存了一丝理智,沾上薄家,再不逃就没机会了!

但下一秒,还不等门口的保镖有反应,高岩就已然追上了秦瑜汐,他抬起手腕,重重在秦瑜汐后颈上一拍。

秦瑜汐眼前一黑,应声倒地。

秦瑜汐的头昏昏沉沉,她竭力睁开沉重的眼皮,入目是一间欧式装潢的奢华卧室。

秦瑜汐吓得猛一起身,下意识地掀开被子往身上看。

还好还好,衣服都还穿在身上。

“你以为我会对你感兴趣吗?”

低沉磁性的声音突兀地响起,秦瑜汐抬眸,薄牧深正好整以暇地站在床前俯视着她。

在酒吧的事情汹涌灌入脑海,秦瑜汐瞬间清醒了。

“那你把我绑来做什么?”秦瑜汐坐直了身子,想要给自己鼓气,可是话一出口,气势还是弱到可以忽略。

实在是薄牧深的气场太过凛冽。

“做我的未婚妻。”薄牧深的语气极尽淡泊,仿佛寻常的问好一般自然。

秦瑜汐有一瞬间的愣神,堂堂薄家大少,绑她来做他的未婚妻!

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

“薄少,这个玩笑不好笑。”秦瑜汐正色说道。

“你看我像开玩笑?”薄牧深眉头微挑,轮廓分明的完美五官带着一丝戏谑,“这件事容不得你拒绝。你和高岩在一起,不也是因为他有钱。”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70700/647419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