毓锦在修真界的那些年全文免费阅读-毓锦在修真界的那些年最新章节

她是幽都圣女,他是魔界魔尊,本来各不相干的两人一朝相遇,天上地下抖三抖。温眠百世轮回,潜渊百世追随,三生石畔,一眼万年。今生她是毓锦,他是楚崇安,且看夫妻双双混迹修真界。仙门世家:“你坐的这是……”毓锦:“哦,一只丑凤凰,捡的。”仙门世家:“那这个上古神兽?”毓锦:“哦,一只臭屁精灵,捡的。”仙门百家:“那,这些神器?”毓锦无辜:“都是捡的。”楚崇安:“娘子。”毓锦:“对了,这个相公也是我捡的。”仙门世家:“……魔尊也捡的到,卒……”身心干净,甜宠文,不弃文,放心入坑。

毓锦在修真界的那些年


“温以,温以,你等等我呀。”清脆的童声在山谷中回荡,惊起一群小鸟。

“温眠,你快一点啊,再晚一点太阳就下山了。”前面的小男孩转头对女孩说。

女孩忽的睁大了眼睛,尖叫道:“啊~温以,小心前……”

“Duang~”

温以坐在地上,揉着额头,眼睛泪汪汪的。女孩这才说完了刚刚的那句话:“小心前面有树……”

温眠连忙去拉倒在地上的温以,温以却面色痛苦。温眠小心翼翼的问:“怎么啦,哪里痛?”

温以活动活动脚腕,“嘶~”地抽气。撇撇嘴道:“好像脚崴了,走不了路了。”

温眠听了就要哭,温以忙说:“干嘛干嘛,干嘛呀你。我在没有摔死,你倒是想用眼泪把我淹死。”言毕,露出痛苦万分的表情。

温眠抬眼望向天空让眼泪重新退回眼眶。用恶狠狠的表情凶道:“作死哦你。”

“来,我背你。”

“不要,我一个大男人,才不要你一个小姑娘背。”

“你上不上来,不上来我走咯。”温眠心中偷笑,谁不知道,作天作地的温大公子,怕黑怕鬼。

“唉,你等等,等一下。我我我。”

温眠瞪了他一眼,慢声慢语道:“啰嗦。”

温以还不死心的强调:“我不是怕你啊,我就是担心,对,就是担心你一个小姑娘下去不安全。夜路不好走。”

温眠好声好气的哄道:“对对对,你不是怕我,你是担心我。”心中却快要笑疯了。是啊,你温以怕啥,不就是一个天黑一个鬼嘛。

温以在后面动来动去,温眠直接开口了:“干嘛,身上长虱子啦,扭来扭去干什么。”话音刚落,脖子上被套了一个东西。

温眠低头看去,发现是一块莹白的玉,闪着微微的光。

温以:“这块玉,你先帮我收着。作为交换……”说着就从头发上扯掉了一个珠花。

温眠刚想说:不行,你天生运气差。这是给你转运的,不可以随便摘掉。结果,“哇~温以,你搞什么。痛痛痛,痛死了,我的头发。”

温以默默心语:姐姐,这是我们的家族玉牌,傻姐姐,什么都不知道。

温以看见手指上缠的那一缕头发傻眼了。十分心虚的把头发塞到袖子里。嘴硬道:“你嘘的什么,不就不小心扯掉一根嘛,你至于吗。”

温眠……老子信你个鬼。

不行,我是小可爱,我是小萝莉。我不能生气,不能发火。

结果,温眠骂骂咧咧的背温以下山了。小可爱,小萝莉是对外人的,自家人,没有。

到了离家二十多米的地方,温眠终于是背不动了。气喘吁吁的将温以放到草堆上。刚想说话,温以便堵住了温眠的嘴。

温以冲她摇头,轻轻的说:“你听。”

温眠仔细听了,睁大了眼睛,笃定道:“是剑,有人在我们家打斗。”

温以便要冲上去,温眠,连忙按住了他:“你脚有伤,行动不便,我去。万一遇到了什么问题我还能跑,你自己千万小心。”

说完一个砍刀手将温以打晕,又弄了许多稻草盖在了他的身上。温眠只听见一句:“姐姐,不要。”

温眠悄悄潜进温家,入眼便是尸横遍地,血流成河。温眠捂住自己的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忽然,温眠看见了一抹翠色的身影正在站起来,那是娘。背后突然出现一个白袍男人,冲温眠娘亲拔剑,温眠想叫娘亲小心,可是话未出口,背后便被人击了一掌。眼睁睁看着剑刺过娘亲的心口,随后便软软的倒了下去。

白袍男子道:“人都清理干净了。”

打晕温眠的那个黑袍男子道:“确定,一个不留?”

白袍男子点了点头道:“只是,少了两个,是那对双生姐弟,大师兄打晕的这个是姐姐温眠,少了弟弟温以。”

黑袍男子:“无妨,一个孩子而已翻不出什么浪花来。”

白袍男子:“那,这个……”

黑袍男子:“我会带回去,亲自教导。”

白袍男子环顾四周迟疑道:“可是,东西还没有找到。”

黑袍男子闭眸沉思却忽的睁开了双眼:“快走,有修仙者来了。”

言毕,抱着温眠毫不迟疑的飞身离去。白袍男子虽心有不甘也只能飞身离去。

黑袍男子没有注意到的是,温眠的玉镯碎了,掉在了地上。

温以悠悠转醒,摸着脖子暗痛,忽的想到温眠进去了,呼吸一窒。连滚带爬的奔向温宅。

尸横遍野,温以发了疯似的查找,却发现全家没有一个幸存。温以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却摸到了温眠碎掉的玉镯。

他紧紧的握着玉镯,手被扎破了也没有松开。温以嚎啕大哭。

“姐姐,姐姐……”

他爬过去抚摸着那个翠色的身影,放声喊到:“娘~”

温以在死人堆里爬行,寻找着爹爹,他看见了自己的贴身小厮二贺,服侍姐姐的婢女秋月,碧梨,看到了看门的王二叔,奶娘周嫂……他看到了太多的熟悉面孔,这让他窒息。

忽然门口传来些许交谈声,温以误以为是杀手去而复返,恨意大发,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剑,偷偷埋伏在门后。

“师傅,好浓重的血腥味。要不要弟子前去查看一番。”一名头戴玉冠的弟子道。

“好,繁星,你且去查看一番。”碧拂尊者道。

许繁星向碧拂尊者行了礼,一个踏步便来到温宅门前。刚刚踏进门,温以便提着剑向许繁星冲过来。许繁星一个侧身躲了过去。不过三息时间,温以便败下阵来。

许繁星压着温以来到碧拂尊者面前。温以满心怨气,碧拂尊者也不在意。问许繁星道:“繁星,如何。”

许繁星摇头,轻轻叹了口气:“无一人生还,就这个小孩子了。”

温以剧烈扭动起来:“你放开我,我要去找我姐姐,姐姐,我的姐姐。啊~”悲切之至,竟是晕了过去。

许繁星看晕倒在手中的小孩子,慌了:“师傅,他不会有事吧。”

碧拂尊者抬步向前摸了摸他的脉搏,又探了探鼻息:“无事,急火攻心罢了。”

许繁星又道:“师傅,那现在可如何是好。”

碧拂尊者看着眼前的温宅,叹了口气:“死者安葬,至于这个孩子与我等有缘,我观其经脉资质甚佳,带回无量峰做个外门弟子倒也不错。”

温宅一夜荒废,温氏族人齐齐下葬在温宅。从此,人迹罕至,再提起也只是唏嘘,当年的灭门惨案。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66927/634106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