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给我一滴血全文免费阅读-快穿给我一滴血最新章节

魔尊卫渊暗恋自家师兄林青塑多年,奈何对方老是不开窍还以为自己对他是社会主义兄弟情,一气之下他亲自策划了一起骗婚事件,故事由此展开。

快穿给我一滴血


我这一辈子都搞不懂卫渊。林青塑如是想。

他搞不懂卫渊当初为何突然与他翻脸,为何堕入魔道,如今又为何要替他挡下那致命一击,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沿着白玉台阶拾级而上,道旁的曼珠沙华开得艳丽,但林青塑已无心欣赏这美景,他满心都是卫渊的安危,待见得人时,他心都凉透了。

完全感受不到卫渊的气息!魔界传来的消息并没有夸大其词。此时,魂魄离体、只剩一具躯体的卫渊躺在冷玉石床上,面上血色尽退,他的几位属下正守在身边,这几位能在仙魔两界呼风唤雨的大人物此刻皆是愁眉不展。

“青莲上仙!”

一位墨衣青年迎了上来,见到林青塑,面上总算有了一丝喜色。他名唤赤炎,是魔界堂主之一,卫渊的得力下属。

“如何救他?”林青塑问。他心知魔界几位堂主并非无能之辈,他们聚在一起,定是已经商量过了解救之法。

堂主之一紫萱面露难色,迟疑道:“还得劳烦仙君。”瞧见林青塑脸上是实实在在的担心,她似乎也放下了一切顾虑,和盘托出。

“尊上的魂魄散落在三千小世界当中,且每一魄都已转世为人。若要救他,需得有人前往这三千小世界收集他的魂魄。我们虽追随尊上多年,但说起来也并不亲近。而上仙你是尊上唯一的师兄,且他在奄奄一息之际嘴里念的也是你的名字,想来你在他心里毕竟是不一样的,因此,不知上仙是否愿意前往三千小世界去找到他。”

林青塑回答得毫不迟疑:“自然愿意。”

他怎么会不愿意呢?

卫渊是他唯一的师弟,尽管他们曾经反目,但是卫渊还是在身负重伤后为他挡剑,这才落得如此下场。

不管是为了报答救命之恩,还是为了曾经的同门情谊,他都不会对卫渊不管不顾。

赤炎补充:“上仙只要取他一滴舌尖血,并将那滴血沾在你的皮肤上即可。如此一来,待尊上在那个世界去世之后,魂魄自然就归位了。”

林青塑微微皱眉,心里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不过救人要紧,为了救回卫渊刀山火海他也愿意去闯。想到这里,也就压下心里那丝异样,准备动身了。

“上仙且慢。”

紫萱叫住了他。

“上仙,因为魂魄不完整,在那边的世界里,尊上没有以前的记忆,他不认识你。所以,还请你多担待点。”想到卫渊那闷骚加别扭的性格,紫萱在心里叹气,这任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做完。

林青塑点头应下,随即踏碎虚空,前往卫渊所在的世界。

林青塑走后,赤炎脸上的沉重还是没有褪去,他叹了口气,道:“你们说尊上这次能成吗?”

“管他成不成,追人追成这样的还是第一次见。”

“几万年了还没把人追到手,恋爱智商为零,我当初怎么就臣服了这样的二B。”

“就是说啊,年纪一大把了,连个恋爱也不能好好谈。”

其他几位堂主渐渐散去,只留紫萱与赤炎大眼对小眼。

紫萱:“你说完取舌尖血之后,上仙明显皱了眉头,我那时候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就怕他发现了这是一次针对他阴谋。”

“但是他担心师弟心切,根本没往深处想。尊上不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对他下套的嘛,当然,要不是青莲上仙这么迟钝,尊上也不必出此下策了。”赤炎说。

是了,这本就是卫渊针对林青塑的一场阴谋。

一天前。

“都准备好了?”卫渊开口问道,他并没有像传闻中那样奄奄一息,反而是精神得很。

赤炎:“都已准备妥当,尊上随时可以前往下界的三千世界。”

卫渊点点头,对赤炎与紫萱两位属下道:“那么我去之后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

紫萱蹙着眉头,有些忐忑地对卫渊问道:“尊上,你就确定上仙一定会去?万一他发现你欺骗他……”

卫渊打断她:“呵,他能发现?这么多年了他发现了什么!”我要是不这么做,就是我真死了,他也不会明白我的心。卫渊在心里补充。

紫萱噎了一下,也觉得自己问了个蠢问题,暗地里吐了下舌头,想想后又说道:“可要是上仙以后追究起来,要怎么办呢?”还有一句话她没敢直接说出来,魔尊你这是明目张胆的骗婚啊骗婚!青莲上仙虽说在感情方面一向迟钝,但也不是傻子,等他明白真相后,看你怎么收场吧。啊,想想还有点期待呢!看魔尊吃瘪的机会素来少有,这种隐隐的兴奋感是肿么回事!

卫渊却不甚在意,微勾嘴角,道:“那时候婚契已成,天地为证的婚契,还由得到他来反悔?”

说罢,卫渊便破开虚空而去。

“……”紫萱与赤炎对视一眼,默默无言。

你牛行了吧!

事情就是如此,卫渊根本不需要林青塑去救他,而是让林青塑以救他之名完成一场契约,一场不能反悔的婚契。卫渊前不久替林青塑挡剑是真,挡剑受伤也是真,但说伤到魂飞魄散那不过是卫渊故意欺骗林青塑的消息而已。

第一个世界。

林青塑的魂魄在进入新的身体后,还不待神智完全清醒,便被人泼了许多凉水在身上。

被冷水这么一激,林青塑瞬时清醒过来,紧接着就听得有人道:“骨头挺硬啊,还不如实招来,看来不来点狠的不行了。来人啊,上大刑。”

是卫渊的声音。

林青塑抬头看去,这是一间不大的屋子,他正前方的貂皮椅子上坐着一位十多岁的少年,正是卫渊的模样。在这个世界里,虽然变换了身份,但是他的长相,身形与林青塑记忆里的卫渊一模一样,只不过体格小了一圈而已,毕竟这个世界的卫渊还是个少年,没有完全长开。

只是改变了身份而已啊。卫渊还是卫渊,还是他的师弟,就连说话的神态都一模一样。

林青塑记得自己的任务,但是此时他被铁链锁着,身体悬空吊在房中。他本来想着自己怎么说也是一个上仙,挣开一条铁链不在话下,可才微微一动,全身上下便都疼了起来,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身上尽是伤处。

这才明白过来,来到这个世界后,他便要接受这个世界的设定。在这个世界里,卫渊是一位皇子,而他是敌国派过来的奸细。这里没有魔尊,也没有青莲上仙。他们的修为和各种法宝在这里都是不管用的。

包括林青塑在内,房里共有四人。刚才泼水的那位护卫放下水桶后说道:“殿下,若是继续用刑,这人恐怕撑不过今晚。”

卫渊摆手,冷酷地说道:“死了就死了罢!敢来我府上盗取机密就要做好死的觉悟,你说是不是?”

卫渊用折扇挑起林青塑的下巴,那轻佻的笑容看起来不像是在审问犯人,反而像是调戏良家妇女的浪荡子。

林青塑被迫看向面前的少年,瞬间有些恍惚,仿佛又回到了以前还未出师的日子。那时候他们师兄弟二人同吃同住,感情甚笃。可后来,怎么就反目成仇了呢?

“你若是现在招了,我还能给你留个全尸,你若是不招,哼,我的手段你不会想知道。”卫渊明明是勾着嘴角在笑的,但就是让人看着后背发凉。

但是,凡事有例外。

不管卫渊威名在外面如何响亮,林青塑是从来不怕他的。

以前的魔尊卫渊他林青塑都不怕,现在的少年卫渊他还会怕吗?

林青塑垂着头没有说话,他在努力适应这具新身体。既然能做奸细,身手肯定是不差的。他暗自运功,被吊着的身体凌空翻起,脚尖在上面横梁一点,借力将缚着自己的那根铁链给扯断了。之后,林青塑抓着铁链的一端,另一端已经带着内力向敌人攻去。几招过后两位侍卫被制服,屋里只剩下了卫渊,林青塑本以为卫渊会不容易拿下,但他多虑了,现在的卫渊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身手并不算好,很快便败下阵来。

林青塑点了他的穴道,此时小卫渊眼里尽是恨不得将他挫骨扬灰的恨意。被小卫渊这样冷眼盯着,林青塑心里隐隐有些失落,即使知道这并不是完整的卫渊,这不是他那位真正的师弟,但是被一个披着卫渊皮的小孩这样恨着,还是会失落啊……

因为,即使他们反目那时候,卫渊也不曾用这样冰冷的眼神看过他。

“咳咳咳……”林青塑正想开口说话,就觉体内气血翻涌,紧接着便咳出一口血来。

他这具身体本就伤痕累累,他刚才逞能已是不易,现下便是强弩之末了。

但想到拿到舌尖血之后便可离开,林青塑稍微歇了一会便强撑着身体从刑架上拿了把匕首,回到小卫渊身边,说道:“在下无意冒犯,也不会伤害你,请殿下把嘴张开。”

卫渊哪里会如他的意,冷冷瞥他一眼后竟是转过脸不看他,摆明了意思是:我就是和你作对!

“那便是得罪了。”

对方不配合,林青塑只好自己动手,伸手钳住卫渊的下颚,迫使他张开嘴,然后轻轻划破舌尖,取了一滴舌尖血在指上后,林青塑便脱离了小世界……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50220/569141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