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穿越季全文免费阅读-魔兽穿越季最新章节

一个土著反侵略的故事,从被奴役的人开始说起。

魔兽穿越季


薄雾

森林

马蹄声

一匹老马拉着辆囚车摇摇晃晃的走近,破旧的车轮“吱吱呀呀”的呻吟着…..

车辆后面跟着几个高矮不等的步兵。

没有庄严的军容和整齐的队形。

破旧的军装,歪戴的帽子,长枪和剑盾随随便便的挂在他们肩膀上。

一个头戴黑色高顶礼帽的中年马夫半眯着眼坐在前排的座位上,典型的吉尔尼斯礼帽。绅士们喜欢做出一副礼貌文明的样子,而普通百姓很喜欢模仿他们。

山路崎岖,路旁是一个不太深的山涧,破旧的车身不停的晃来晃去,马夫困倦的脑袋也随着车身摇摇晃晃。

囚车里的一个姑娘轻声的哭泣着,她蹲坐在囚车里,淡金色的头发埋在双膝之间。

她的身边还趴着另一个姑娘,那姑娘似乎睡着了,或者是昏了过去。

看不清她的样子,她的头发很长,黑色的卷发,几乎覆盖了她整个后背,一直到她纤细的腰部。她穿着一身暗紫色的护甲,挺翘隆起的臀线跟着囚车的晃动来回摇摆着。

“咣当!”

一个车轮轧到了块石头。

囚车停住了。

趴在囚车里的姑娘胳膊动了一下,她似乎想要苏醒。

“架!”

车夫终于打起了点精神喊了一声。

老马用力的往前蹬了蹬蹄子,后面的几个士兵也配合的推了下车辕,车轮“咔哒”一声轧过了石头,囚车里的姑娘终于醒了过来。

她敏捷的站起身来,木质的栅栏挡住了她,她立刻清醒。

“放开我,你们要把我带到哪里。”姑娘大声的喊道。

她的五官非常漂亮,嘴唇红润,皮肤白皙,眼睛大而狂野,身形看起来玲珑凸翘,全身穿着暗紫色的紧身护甲,修长匀称的大长腿看起来结实性感。她似乎很暴躁,正在愤怒的摇晃着囚车的栅栏。

“我命令你们停车!”她大声的喊道。

没人搭理她。

身边的那个姑娘停住了哭声,她抬起头来,看起来楚楚可怜,她弱懦的小声说道,“他们不会理你。”

“你们为什么绑架我!”她愤怒的大声喊叫着,但依然没人搭理她。

“我要杀了你们!”黑发的姑娘又喊了起来。

“杀了我们?”马夫终于回答了,“丫头,挣扎是没有意义的,等你见到威索伯爵你就明白了。”

“威索伯爵…..是谁。”她问道。

马夫打了个哈欠,懒得继续解释了,“你的剑盾和火枪还不错,以后我会替你保管好它们的”。

她看向自己的武器,短剑正在发出雪亮的白光,尽管她不记得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宝剑,但她本能的会使用它,而且很熟练,就像手指记忆一样的熟练。

但她显然够不到它。

金色头发的女孩儿小声的说道,“威索伯爵是个非常强大的穿越者,他现在统治吉尔尼斯西部。”

……….

“那为什么把我们抓起来,为什么偷袭我。”她大声问道。

“因为…..”金色头发的女孩儿有些犹豫,没有说完就又开始嘤嘤的哭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啊哈。”马夫大声的笑了起来,“你们看起来还挺有姿色,伯爵大人肯定会满意的,他会赏我们很多金币。”

“卑鄙!卑鄙小人。”她大声骂到。

“哈哈哈哈哈哈”后面的几个士兵也跟着哄笑起来,他们不介意被骂,因为辱骂对他们来说,毫无意义。

“………”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女孩抓狂的摇晃着囚笼,“谁来救救我!救救我!!”


威廉睁开眼睛,然后走出了岗楼。

阳光很刺眼,他眯了下眼睛,最近一段时间他的作息完全没有任何规律,他的形容颓废,胡子已经密密麻麻的长满了脸颊。

罗宁大师已经给他放了假,他可以自由的寻找自己想要寻找的东西,没有战争,没有任务,没有责任。

四周的卫兵们仍然在尽责的值班站岗,他们已经守卫了格雷迈恩之墙很久。

自从银松森林一战之后,被遗忘者再也没有发动大规模的进攻,很多联盟的援军们也陆续来到了这里,这里已经很安全。

但威廉还是回到了这里。

他不仅是想看看这里是否安全,更因为这里是他和罗娜的故乡,在这里他会觉得跟罗娜很近。

尽管罗娜已经死了。

在和死亡之翼的战斗中,他的大部分战友们都死了。他们赢得了胜利,拯救了这个世界,但失去了罗娜,他的世界似乎已经没有了意义。

他回到了吉尔尼斯,来到了格雷迈恩之墙,这里有很多他们曾经的回忆。

就在这个艾泽拉斯世界最高大的城墙上,在白月亮的见证下,他在这里亲吻她,和她互诉衷肠。

只有他知道罗娜的另一面,她其实很温柔,这个秘密只有他知道。

威廉的心碎状态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他整天浑浑噩噩,对于城防也无心询问,他只想在他和罗娜到过的地方看一看,然后闭着眼睛发呆。一直到他困了睡着了,醒过来之后继续发呆。

时间或许会改变一切,也能治愈一切痛苦,但在此时此刻,他的心里面装不下任何别的东西。

他总会梦到罗娜,有时候是梦到他们以前的甜蜜过往,有时候会梦到一些恐怖的东西,就像他们在龙骨荒野战斗时候一样。

而有时候,他会做一些很奇怪的梦…..

起初,他觉得是因为自己太思念她,但刚才这个梦非常真实,他甚至记得那块石头的形状。

他第一次做这个梦的时候,怀疑是因为罗娜曾经被俘虏过—-就在脚下的城墙豁口,罗娜的父亲达利乌斯用全面投降的代价赎回了罗娜。

那是他最恐惧的一段的记忆,只要达利乌斯一个转身,罗娜就会被杀死…..这个梦境,他以为可能是他的恐惧记忆在作怪。

但他又一次做了这个梦,而这个梦境令他非常抓狂。

“会不会罗娜还活着…..”他自言自语道。

这种荒唐的想法令他难以自已,这是个令他更加心碎的念想,他们确实全死了,尸骨全无。

那么这个梦境是怎么回事,如此真实,而且清晰,如同一个幻境。

他需要有人帮忙解释下原因,他需要回到达拉然,或者寻找龙族的帮助,绿龙和青铜龙会对梦境和幻象做出比较合理的解释。他们一定会帮助他解惑,因为他们曾经并肩作战。

他快步走下格雷迈恩之墙,阶梯上的士兵们纷纷敬礼,他们对这个吉尔尼斯英雄非常尊敬。这个战士被兵器捅穿身体也最多会咧一咧嘴,即使面对末日审判的时候都没有眨一下眼。他有勇气面对任何威胁,他的意志坚如钢铁。

但现在,他们眼中这个吉尔尼斯英雄早已脆弱成了一张纸。

威廉没有顾上对守军们一一回礼,他心急如焚。

下面的军营里就有一些来自联盟的战斗法师们,他们可以帮他回到达拉然。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10071/421898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