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到家有喜啦全文免费阅读-萌宝到家有喜啦最新章节

韩颖清疯狂追求爱情,得到了爱情又能怎么样,被人陷害手术失误,失去了工作,主动跟宗晏离婚,消失五年,为了抚养孩子,做了入殓师。五年后再次相遇,宗晏为爱疯狂,保护韩颖清,韩颖清发誓要查出当年真相。

萌宝到家有喜啦


“死者面部损伤严重,这种程度已经是尽力了。”韩颖清收拾着自己的工具想离开,却被死者家属给拦住,说什么也不放她离开。

“你怎么能走?我爸的脸现在能看吗?他生前那么注意自己的形象,怎么让他这么走?!你今天如果不把我爸的样貌恢复就休想走出我家!”

韩颖清眉毛一皱,她忍着心里的烦躁,甩开抓着自己的手,“我是遗体修复师,不是神仙,令尊是出车祸去世的,他面部修复到这个程度我已经尽力了。”

“你小心我去投诉你!技艺不精就滚回去不要再出来了!!”死者家属情绪激动,“我会让你在这行混不下去的,你等着。”

本来韩颖清是理解死者家属的心情的,只不过最后一句话却踩到了她的逆鳞,心里顿时涌出一股火气,转身看着她意味不明的笑了。

“你得意思是,你哥哥找了我这个‘技艺不精’的修复师,来替你们父亲做修复?”

说完看向旁边的死者长子,他脸色顿时一变难看起来,沉声喝问:“你什么意思,我这个亲儿子还不如你一个养子孝顺是这个意思吗?我会给爸找个技艺不精的修复师?韩老师是业界技艺最好的!”

两人怎么争吵韩颖清一点兴趣都没有,她已经在这里浪费太长时间了,回来这个让她喘不过气的地方已经一个月了,她没有找到一点有用的线索,要做的事一点头绪都没有,她压力已经很大了。

韩颖清提着东西离开,一个佣人冲进来,着急忙慌的说道:“少爷少爷,宗总裁来了!”

死者家属齐齐变了脸色,韩颖清心里咯噔一下也变了脸色,她感觉自己耳边炸起了一道闷雷。

宗……总裁。

这个姓氏太特殊,在S市应该只有那一家,金字塔顶端的宗家,也是她从没住过一次,却嫁入了半年的宗家。

猛的倒抽一口冷气,韩颖清迈脚就要快步出去,好避开那个可能是她认识的宗总裁,在踏出门的一瞬间却撞到了一具温热的胸膛,她脑袋嗡的一声,肩膀被捉住了一瞬。

“没事吧。”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味道,韩颖清整个人僵在那里,不敢抬头。

在来到S市的时候,她就做好了可能会碰到他的准备,但是却不是在这种情况下,哪怕是心里做好了准备,真正到了面对的这一刻,她做的准备全都烟消云散。

很快,宗晏也觉察出了不对劲,本来只是礼貌性的扶了一下没有看一眼,但韩颖清的沉默让他心里疑惑,低头只看了一眼就如遭雷击。

尽管眼前女人低着头看不到五官,但他却轻易认出这是自己那个消失了五年的妻子——韩颖清。

“抬头。”他捏着韩颖清的胳膊,眼睛死死盯着她得头顶,几乎要把她看穿。

死者家属都被这一幕惊到了,想劝却不敢上前。

韩颖清呼吸屏住,知道宗晏已经把自己认出来了,但她没动。

“怎么,不敢吗?”这个女人五年前一声不吭的消失,让他找了整整五年,现在又这样一声不吭的出现,宗晏不知道此刻自己是什么心情,只知道想掐死她,却又想把她狠狠抱在怀里。

和他复杂得心情不同,韩颖清很快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深吸一口气后缓缓抬头,两人的视线在半空碰撞到一起。

她已经不是五年前那个任人宰割的少女,在被诬陷彻底毁了事业前景后,在经历过几经生死的治疗后,她已经是新的韩颖清!

“好久不见。”抬头的瞬间,韩颖清身上的气质幡然转变,好像上一瞬间的彷徨失措不是她一样,她脸上无懈可击的笑刺痛了宗晏的眼睛。

“好久……不见?”宗晏不自觉捏紧了自己的手,竭力压制着胸腔几乎翻涌而出的怒火,他眼底蕴着狂怒,咬牙切齿:“是好久不见吗?”

“当然。”韩颖清看向他捏着自己胳膊的手,忍着微微的酸疼保持微笑,“宗先生是不是先把手松开?”

“你叫我什么。”

“……如果你不喜欢宗先生这个称呼,我可以叫你宗少爷。”韩颖清脸上的笑有些僵硬。

这个女人,是怎么用这么淡定的态度对他的,消失五年没有踪迹,她就一点愧疚的心都没有吗?

“韩颖清,你最好给我讲清楚,这五年……”

“宗总裁?”死者的大儿子硬着头皮凑上来,“家父刚去世,所以他和你签订的合约是不是推迟或者……”

作废这两字他说不出口。

宗晏眉心拧起,微微转身:“和我签约的是你父亲代表的公司,而不是他个人,今天我过来就是要带走土地契约。”

见死者大儿子要说话,他抬起手指,“现在我有更重要的事和她说,你们先离开。”

“不好意思我没空,赶时间,既然宗先生这次来有别的事我就不多留了,你们忙。”

说着,韩颖清甩开宗晏的手要出去,却被宗晏的助理拦住了。

死者的大儿子不是个傻子,而且是个很有眼力见的人,看出宗晏对待韩颖清非同一般的态度,立刻感觉这说不定就是自家能脱落的契机,立刻也上前拦住了韩颖清。

“你们干什么?”

韩颖清看着挡在自己跟前的两个人,忍着心里的烦躁转身,“宗先生麻烦让你的人让开。”

“他们要做什么是他们的自由,韩颖清你就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话吗?”宗晏有很多问题想问她。

比如这五年韩颖清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为什么一声不吭丢下一封离婚协议书离开,现在又为什么回来。

他盯着韩颖清得眼睛,想从里边看出什么,却只看到一片冰冷的漠然,以及想离开的急迫和对他的抗拒。

“我没有什么想对你说的话,如果硬说的话只有一句。”韩颖清强迫自己冷淡再冷淡,一遍遍回想自己经历的,“早在五年前我离开的那一刻我们就没有关系了。”

“宗晏,我放过你了,你为什么不放过我?”

为什么不放过她?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72104/1694698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