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逢对手老公甜宠爱深深全文免费阅读-妻逢对手老公甜宠爱深深最新章节

她,曾是名誉台球界的“黑寡妇”。球技精湛,聪明大胆是她的代名词。一场意外却让她丢失一切不得不离开。他,是著名俱乐部的掌权者,亦是她的心爱之人。可重重误会让他再也没有解释的机会。时隔四年,两人再度重逢。她带着怨恨和希望,想要证明想要改变。私生女?情变?比赛无实力?本以为他会如同当年那般舍弃自己让自己难过,可这一次,他坚定的站在了她的身边。误会一一被解开,有人得到了惩罚。而他们,也终于可以执手相护这一辈子了。

妻逢对手老公甜宠爱深深


A市,坐落在最繁华地段的JP俱乐部。

钟意一派淡定的坐在会议室外的长椅上,和周围同样等着面试的人脸上的焦灼不安不同,她显得有些面无表情。

“3号钟意。”有人头从会议室探出来,看到钟意起身后颔首,“你可以进来了。”

面试官很年轻,皱眉翻看着她得履历,“你没有任何做裁判的经验,而且你的履历上没有任何和台球有关的职业或者经历,你了解JP吗?”

“JP是国内最优质的俱乐部,几乎所有的国家冠军人才都是JP输送给国家的,全球TOP5俱乐部。”钟意流利的介绍。

她当然了解JP,因为她曾经参与和亲眼看着这个俱乐部的诞生和崛起,她这次回来……

眼底有寒光一闪而过,钟意唇角僵了一瞬。

“既然你这么了解JP就该知道JP的规矩,除非是特别有天赋或者能力的,否则我们要求裁判员有很漂亮干净的履历。”

按道理面试官看了履历可以直接把钟意pass掉的,但他没有这么做,因为他觉得这个女人身上有不同寻常的地方,具体是哪里他说不清楚。

“既然没有任何经验还跟她说什么废话?”一个女人扬着下巴一脸高傲的走进来,挑剔又倨傲的扫了一眼钟意,“JP可不是什么小猫小狗都会收留的地方。”

说着,那女人往面试官的桌子上一坐,灿烂的笑,“我都跟你说了别做面试了,这次只空出来一个缺,我表妹从小就是我教出来的,把这个位置给她就行了,”

面试官尴尬的看一眼钟意,有外人在场他不敢应下来,推了推那个女人,“你等会儿再说,让我先面试完,你让你表妹也过来。”

原来是想要内定。

钟意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褚术啊褚术,你居然也有这种治下不严的时候,可真是让我失望,恐怕这JP不用我动手就自己毁了。

缓缓起身,“JP是业界标榜,原来选裁判也是靠内定?就是不知道你们老板了解不了解这件事。”

面试官和那女人脸色齐齐一变。

女人脚一跺,厉色道:“你胡说什么?我们自己的事轮得到你一个门外汉说三道四?经验没有经历没有,轮到谁也轮不到你,出去!”

这种角色钟意连正眼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她直接拿出手机,“不好意思,我这个人有录音的习惯。”

“你!”女人和面试官这下表情犹如吃了屎一样,到底是面试官反应快,忙安抚钟意,“我也没说就是她表妹了,这个肯定是公平竞争的,小姑娘别冲动,这样对你可不好。”

先安抚后威胁。

钟意多看了他一眼,晃了晃手机后收回去,闲适的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我不冲动,也不喜欢乱说话,不过你说要公平公正,通不通过不还是你的一句话?”

她眼睛一眯,显得很和善无害的说道:“所以,我觉得不如就直接上台比试一下,连台球都打不好恐怕也没做裁判的资格。”

三十分钟后,来面试的人都被带到了俱乐部最顶层的奢侈场地,被通知要临时比赛的人有的脸色没什么变化,有的就不是那么开心了。

“不知道你表妹来了没有,为了不浪费时间,我和她先来吧。”钟意脱了自己的风衣外套,完全没有征求他们意见得意思,直接随意拿了一个杆子杵地擦枪粉。

那女人冷笑一声冲自己表妹使了个眼色,双手环胸,“也让那些臭鱼烂虾看看,这个地方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好好教教她!”

传统POOlEIGHTBALL,整个场地坐满了人。

“别说我欺负你,恐怕你也是只浅显的弄懂规则吧,你先开球吧,用我让你一杆吗?”那女人的表妹不自量力的说道。

钟意用看傻子一样怜悯的表情看着她,“不了,开球就够用了。”

她没有打算给她碰球的机会,所以根本没有让一杆的机会,她会让她们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实力。

“请吧。”表妹撇撇嘴,不屑的抬抬手。

钟意握杆站到台球桌前,活动了活动脖子后架杆俯身,旁边面试官眼睛一震。

这个女人是专业的!

她右腿自然弯曲,手架又稳又随意,杆和台面几乎平行,眼睛盯着白球,小巧的下巴落到了球杆上,她几乎没有迟疑掌控着球杆平顺毫无起伏的拉动后撞向白球。

所有人都以为她得目标会是最接近白球的那个球,但她的白球居然向着球和球的缝隙而去。

“嘭!”

“哒!哒!哒!”

三个纯色球进了球洞,开球直接进了三个同色球!

这三个球进了以后,屋子里一下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不可置信的看向钟意,包括面试官、那个女人,以及和她对阵的表妹。

没人知道,此时此刻VIP球室外站着一个男人,他看着球台上的背影屏息,瞳孔剧震,指尖狠狠抖了一下后捏紧。

钟意?

是钟意?!

褚术只是看到了钟意的背影,但他却一眼认出了她,毕竟两人曾经那么亲密,他迈腿要进去,背后却忽然伸出一只手。

“阿术,你去哪?时间要来不及了,今晚是我的生日宴会,咱们快走吧。”一把清脆的女人嗓音,声音甜甜的。

褚术目光微闪,“你先去车里等我。”

他有些事想确认一下。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72103/1690975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