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半截诗词全文免费阅读-你是我的半截诗词最新章节

“云暮,这个英语作文我写中文你翻译咯。”“云暮,你的魔方再转一遍,我就学到精髓了。”“云暮云暮,你想考哪所大学?”……云暮,没曾想,初见时的惊鸿一瞥竟会让我们的故事延续至此。

你是我的半截诗词


八月末,米迦勒雏菊盛开在雏菊镇的每一个角落。说来也巧,g国如此多的城市,只有此城市才适宜栽种这种雏菊,但是这个城市天气变化大,时冷时热,并不适宜花的生存。世间传言,米迦勒雏菊是上天对落城的恩赐。

米迦勒雏菊的花语是夫妻之爱。相传,此种花若送给心爱之人,便至死不渝,终生只爱一人。在落城,人们定亲和求婚以及结婚用的都是米迦勒雏菊。落城雏菊镇因为米迦勒雏菊而浪漫,也因为米迦勒雏菊而闻名于g国。

唐夕烟出生于八月,正是米迦勒雏菊开花的好时节,满城的雏菊,不胜好看。以至于长大后妈妈和邻居们总是说她好福气,定能觅得一个如意郎君。唐夕烟也总是笑一笑就过了。

年复一年,小姑娘长相越发水灵,性子看上去也是十分温柔……但是,这是父母长辈眼中的唐夕烟。

“阿烟啊,今天是你高中报告第一天,去早些,多交朋友,多跟老师……”母亲宋淑不停的嘱咐,眉间的总有隐隐的担忧。

唐夕烟弯弯眉眼,笑道“妈,我不是小孩子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都高中啦,会适应寄宿学校的啦。”

看母亲又要说很多很多话,唐夕烟立刻喊着“爸,你今天去上班吧,我快来不及啦,走啦走啦,妈,拜拜,放月假回来。”

宋淑无奈的笑笑“好,路上注意安全。”

爸爸唐益被女儿拖出来之后,狠狠瞪着,沉着脸“你这不对,你妈和你说说话就好好听着,真不知道读这么多年书知识哪去了。”

“爸,从小到大出去玩还是上课,我妈都是要关心我很多的,现在我长大了,自然不能让妈说那么多话,口渴了什么的,你又不在家,一个人没人照顾呢。”唐夕烟认认真真的说,眸子却透露着一股委屈。

唐益转念一想,女儿没错啊,老婆每次说完这些话都会喘口气,喝口水,然后就数落照顾两孩子受的委屈以及那些年的贫困生活,每次这个时候,就拿水给她喝。嗯,确实要人照顾喝水。嗯,女儿真贴心。绕是心想如此,却面不改色。

唐夕烟憋着笑,这个木头父亲,不管多少年,母亲生气照顾喝水,生病照顾喝水,难受也喝水。一把年纪了,情商是丝毫没有长进,甚至自以为母亲喜欢喝水,好吧,这么多年来,母亲好像也是在经常喝水了。

“夕烟,没钱给我打电话。”说完这句话,车子绝尘而去。唐夕烟懵了一下,殊不知爸爸是刚刚才意识到要去买点水来放进家里哄老婆,就迫不及待放下女儿走了。

小夕烟呢只好苦哈哈的拖着两大只行李箱走进校门。暗暗感叹生活的不易,正琢磨着要不要打电话和妈卖个惨,哦这样爸爸的日子就更加有趣了呢,反正妈最近在更年期。便立刻拿出手机控诉了爸爸没有安顿好我。“你个小丫头,都高中了,还要你爸爸怎么安排啊,放假就知道睡觉打游戏,现在生活不能自理啦!?能耐啦!?”

唐夕烟碰了一鼻子灰,只好讪讪的认错,再三保证自己有自理能力。

也许,长大才知道,无论孩子多大,父母仍会挂念。10岁,20岁,还是40岁…都逃不了父母的唠叨,年轻时当做念经,成熟是空闲便会怀念。只是,十六岁的唐夕烟也是对这份爱不解的。

拎着两箱行李不急不缓的迈着步子走进落城一中,水润的眸子发着光,似有些期待。中考过后在家赋闲的一个假期让唐夕烟愈来愈期待高中生活,好吧,是被母亲嫌弃的一个假期。

落城一中自是这地最好的学校,唐夕烟从小成绩就好,考上这里也是理所当然的。孤身来到这所学校,没有预料中的兴奋,反倒是莫名的淡定。

随便的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看着周围的同学进来都不太说话,小心翼翼的,唐夕烟看了看那个在苦恼的摆弄军训服腰带的小姑娘,慢慢走过去,温和的看着她“我来吧,我也是刚刚才弄懂的。”朝她俏皮的眨眨眼。看着大家的余光撇着自己,“我先自我介绍吧,我叫唐夕烟,我们都独自离家来这读书,以后相互照应吧。”周围的女孩子自然笑了,也纷纷相互交谈起来。慢慢待久了,气氛自然就上来了。唐夕烟乎了一口气,刚刚那没人说话真是憋死自己了。哎?自己刚刚岂不是很优秀,打破僵局的女英雄?啧,在心里给自己一个赞。(殊不知多年后宿舍的姐妹谈起来,都爆笑不止,当时还以为你是个女神)

宿舍的同学在相互介绍自己,互留qq,甚至谈论自己的闺名。唐夕烟想自己此时应功成身退的,嗯,没错,深藏功与名嘛,带着一抹淡淡的微笑默默退场,在走廊上刮着冷风,凉凉的但很舒服,还来不及体会呢,往下便看到一个单薄的背影踉跄着往前走,便跑下去看焦虑的把那个女孩子的手搭在自己的肩上,嘴里还喊着“走,我记得校医室在那里,我带你去。”

女孩错愕的抬头,小脸红红的“你…你误会了,我没事。”

“那你怎么这样?”唐夕烟愣了一下。

“我…我……”小女孩的脸更红了。

“只要你没事就行啦,不用向我解释的,嘿嘿。”唐夕烟还是很疑惑,但是也不重要了。

看着小姑娘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的面孔,戴着一副黑色眼镜,可怜楚楚的盯着自己,看着她十分欢喜,接着歪着头说:“我叫唐夕烟,3班的”

“我也是三班的,我叫何梨。”何梨羞涩的笑了笑。

两人便牵着手走上了楼。唐夕烟便把何梨送进了隔壁宿舍,叮嘱她有事一定要找她,便离开了。

回到宿舍,若有所思的摸着自己的下巴,总有一种要保护好何梨的执念,决定以后要好好呵护这朵小花。好吧,我承认,确实是被英雄类人物荼毒得够深了。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65351/631964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