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为仙全文免费阅读-缘为仙最新章节

十年缘一梦,韶华弹指间。浮生唯此愿,白首尤为仙。每个人生来不过一张白纸,被命运左右摆弄,涂满颜色,但总会有人不甘于此。这是一个纯良率直的少年,在阴谋和命数中一点点认清世界、认清自己,最终跳出樊笼、挣脱摆布的故事。像金庸、诛仙一样的风格,有壮阔瑰丽的世界,有跌宕起伏的故事,有妙趣横生的配角,有江湖儿女的爱恨情仇。不种田、不穿越、不黑暗、不后宫,不是丛林法则的世界,不是一味砍怪升级,希望你在这本书中能找到和我一样的乐趣。QQ群号:715921445

缘为仙


“阿、阿、阿嚏……”

凛冽的寒风卷着雪花迎面打来,万猎户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连忙转过身去,把身上的皮袄裹得更紧了些。

这一年的冬天冷得出奇,鹅毛大雪一场接着一场。还没到腊月,山上的积雪就已没膝,哪里还有鸟兽的踪影,唯有两行歪歪扭扭的足迹印在苍茫的雪山上。呼啸的北风不时掀起一张雪幕,如波浪一般席卷而来,仿佛在戏谑这位雪中独行的倒霉猎户。

“唉……”

万猎户长叹了一声,满腹牢骚。若不是实在抗不住家里婆娘的念叨数落,他说什么也不会顶着北风烟雪,像个傻子一样上山寻猎。

若只是挨冻受累,倒也罢了,更要命的是一天下来,还是一无所获。眼看天色渐暗,山下隐隐有炊烟升起,万猎户不由得一边低声咒骂,一边思量回家该如何应对婆娘的脸色。

就在这时,万猎户眼角的余光忽然瞥见一丝动静,虽然只是蜻蜓点水般的一下,但在这静止的皑皑雪原上,绝对逃不过一个老猎户的眼睛。他连忙伏下身子屏住呼吸,扭头一看,果然不远处有一个雪堆正微微起伏着。

不一会,只听“噗”地一声轻响,一只雪白的小兽从雪堆中探出头来,它笨拙地晃头左右看了看,又抬头仰望着天空,似乎有些迷茫。

万猎户一喜,忙抽出一只箭来搭在弦上,缓缓拉开猎弓。弓弦一响,只听一声尖鸣,如婴儿啼哭一般,那小兽扑腾了一下,一头栽进了雪堆。

万猎户吹了个口哨,几步赶过去,一把将那小兽从雪堆里抓了出来。

“狐狸?”万猎户小吃了一惊,没想到竟是只狐狸崽子,拎起来也就一尺多长,一条大尾巴却占去一半。

“哈哈!这下可赚大了!这么好的一张皮,正好做件小皮袄。等阿凤的娃子满月的时候,看谁的贺礼有我老万这份漂亮……咦?这小东西没死啊?”兴高采烈的万猎户心思全落在一张好皮上了,这才发现小家伙压根没死,正瞪着一双黑溜溜的眼睛,像个婴儿一样好奇地瞧着他。

“没射着啊,奇怪……”万猎户略感诧异,小声嘀咕两声便手上加劲,准备将这刚刚幸运逃过一劫的小家伙掐死。

“住手!——”

陡然间一个声音从天而降,万猎户一愣神的功夫,眼前闪过一道强光,半边身子顿时一片酥麻。与此同时,一个身影飞一般掠过,一把将那小狐狸抢了过去。

万猎户惊得连退两步,慌忙把手按在了腰间的刀柄上。可等他定睛一看,出现在他眼前的竟是一个只有七八岁大的小女孩!在这寒风刺骨的大冬天,她却只穿着薄薄的碧色衣裙,露着白嫩的胳膊和小腿,好似夏日的莲藕一般。女孩粉白的小脸涨得通红,把那小狐狸紧紧抱在怀里,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正狠狠地瞪着万猎户。

“这哪来的女娃子?莫非是什么山精水怪?”万猎户使劲揉了揉眼睛,一时间惊得目瞪口呆。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风声一响,又一个身影从天而降。坠势虽猛,可落地时却骤然一缓,好似秋叶拂过湖面,连一片雪花都没有掀起。傲然立于雪中的是一个俊朗的青年,面如冠玉,剑眉星目,英气不凡。一身水蓝长袍,袖口和胸前绣着几道图纹,有如蒸腾的云雾。而最惹眼的,莫过于他身后背着的一柄金灿灿的古剑。

青年打量了一下万猎户,又望向一旁正抱着小狐狸轻声安慰的小女孩,凝重的神色中逐渐露出疑惑,开口问道:“冬儿,怎么回事?”

“他、他!他是坏人!”小女孩抽出一只白玉般的小手,用力指着万猎户,神情仿佛在指证一个欺男霸女的恶棍,“他、他要杀了这孩子!”

青年似乎一下子就明白了事情的始末,顿时放松下来,一脸苦笑。他上前拍了拍女孩的头,道:“冬儿啊,你忘了么?咱们在追‘万年妖狐’啊,师叔交代过,其余事情一概不理会的。”

小女孩愣了一下,歪了歪头,似乎想起了什么,但还是撅着嘴道:“可是大师兄,他是坏人,要杀这孩子呢。你不是说,这种伤天害理之事咱们修道之人决不能袖手旁观么?”

青年笑了笑道:“他不是坏人,是猎人。他是为了生计而打猎,并非无故杀生。这是他的猎物,应该交给他的。”

小女孩一听立刻扭过身去,将怀里的小狐狸抱得紧紧的,连声道:“不行、不行!大师兄又莫名其妙了,不听!不听!”

青年苦笑着摇了摇头,转向万猎户拱手一揖道:“这位老伯有礼了,晚生姓风名曦,这是我师妹冬儿。她年少不懂事,冲撞了您,我代她向您赔罪。”

万猎户脑子里早已是一片空白,支吾半天,竟是语无伦次。只是反反复复地说不妨事,连自家姓名也没报上。

那名为风曦的青年也不以为意,指了指女孩怀中的狐狸道:“老伯,这狐狸乃是灵种,杀之不祥。况且杀了它所得不过一张毛皮而已,不如将它卖与我等,权当行善放生,不知老伯意下如何?”说着伸手往袖中一探,却顿在那里,面露尴尬之色。

万猎户连忙摆手道:“不必了,不必了,你们拿去就是了。”

风曦也不推辞,拱手道:“如此便多谢老伯了。我们不敢平白拿人之物,只是今日身上未带钱财,来日必登门奉上。”

说罢,风曦向万猎户深深一揖,转身对女孩道:“走吧冬儿,大家都以为你发现了什么,正往这边赶呢,咱们快迎上去吧。”说着长袖一挥,背后那柄金色的古剑化作一道丈许长的金光,在二人身边一绕,只见一道金光冲天而去,几个呼吸间的功夫便消失在天际。

万猎户望着天边远去的金光,呆立了许久,直到天色发黑才回过神来。他毕竟是外出闯荡过的人,见了二人飞天遁地的大神通,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早已呼之欲出——修仙者。

万猎户年轻的时候,也曾在光怪陆离的神仙故事中沉浸过许多时日,幻想着有一天偶结仙缘,入得宝山求道,成为御剑乘风的修仙者。怎奈岁月蹉跎,如今年已不惑,儿时的梦想早已随风而去,引为笑谈,可两位修仙者却当真出现在眼前。

这等奇遇,足以当做下半辈子的谈资了。万猎户活动了一下发僵的身子,兴冲冲地下山去了。

“修仙?我呸!——”

回到家,万猎户兴高采烈地把他的奇遇讲给一家人听,可还没等他讲完,婆娘就劈头盖脸地骂起来,“没打着就没打着呗,也不是头一回了。几十岁的人了,还成天念叨什么仙啊鬼啊,当着孩子面编这种瞎话,你不害臊啊?”

“你懂得个屁!”万猎户满心喜悦顿时化作肝火,与婆娘大声吵了起来。可冷眼一看家里这些小辈,儿子儿媳虽不言语,脸上那笑意却分明是不信,小儿子更是笑得趴在桌子上,饭都吃不下去了。万猎户急得脸红脖子粗,怒道:“你们这群没见识的东西,个个都是睁眼瞎子!就算神仙站在你们眼皮底下你们也认不出来!谁不信咱们一会上山去,我讲给阿郎听,让阿郎告诉你们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一说起阿郎,婆娘反倒更来劲了,声音也拔高了一大截,硬生生揭短道:“你还有脸去人家家那?一个月前我就跟阿凤说,要给她炖点野鸡汤补补身子。到现在,人家都快生了,我连根鸡毛都没见着呢。你去吧!我可是没脸再敲人家门了。”

万猎户恼羞成怒,摔下碗筷气冲冲地出了家门,在村头溜了几圈后,终究还是憋不下这口气,拉不下脸来就此回家,于是咬了咬牙,当真奔阿郎家去了。

阿郎和阿凤是几年前搬到村里来的一对小两口。阿郎是个俊朗的小伙子,脸上的笑容就像三月里的阳光一样,暖洋洋的。若不是来的时候就有了阿凤,只怕全村的姑娘都得抢着嫁他。而阿凤是个秀美腼腆的姑娘,平日里很少出门,见了人也总是低头微笑,不言不语。

阿郎家里有几口比米缸还大的书箱,也不知他究竟看过多少书,反正阿郎年纪虽然不大,却天上地下什么都懂。不仅如此,他还有一双巧手,拿点废铁、碎布、木头什么的破玩意,就能摆弄出一件件宝贝来。大到河边那台能自己从河里提水的“水车”,小到在尾巴上拧几下就能飞的木蜻蜓,千奇百怪什么都有。对于阿郎的种种本事,村里人早就习以为常,甚至有些依赖了。有什么不明白的,办不好的事,去找阿郎准没错。

万猎户小心翼翼地踏过村西冰封的小河,登上了月色笼罩下的西山。阿郎和阿凤就住在半山腰的山坳处,他们在那搭了一间小木屋,屋前屋后种满了果树,如今已成了好大一片林子。

果林中的小径虽然曲折,万猎户却是轻车熟路,不一会功夫就来到了小木屋前,正准备上前敲门,门突然“吱呀”一声开了,阿郎微笑着站在门口,道:“万大叔,快进来,我前天刚好新酿了一坛果子酒,咱们一边烤火一边喝酒。”

万猎户一听有酒顿时精神一振,大笑着拍了拍阿郎的肩膀进了屋,却见阿凤挺着个大肚子正往桌上放置碗筷,连忙大叫道:“阿凤啊,你快歇着吧!都快生了的人,怎么还干这些活?”

阿凤微笑着摇了摇头,示意不妨事。阿郎在一旁笑道:“让她活动活动也好,万大叔,天儿冷你先喝点酒暖暖身子,我去弄两个小菜。”

万猎户连连推辞,却终究架不住小两口的热情,只得腆着脸坐了。不一会的功夫,阿郎便端上来两荤两素四个小菜。

万猎户晚饭也没吃,这会儿正饿着,索性豁出老脸尽情吃喝起来。等填饱了肚子,便唠起家常,问问阿凤这几天怎么样,想吃点什么,由此转到打猎的事,这才进入正题。

“阿郎啊,我今天上山打猎遇到一件奇事……”

阿郎今晚似乎有心思,总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万猎户生怕他没兴趣听,一边讲一边注意着他的表情。只见阿郎一开始还不在意,等说到那奇怪的小女孩和背着金剑从天而降的青年时,脸色顿时凝重起来,忍不住插口询问了两人的装扮言语。当听到那青年在追“万年妖狐”的时候,阿郎明显皱了一下眉,随即低头陷入了沉思。

“阿郎,怎么样?他们是不是修仙者啊?”万猎户好不容易把事情讲完了,屋里却静得出奇,不由得心里有些没底。

阿郎这才抬起头来道:“大叔猜得不错,他们的确是修仙者。从那风曦的衣着气度来看,应该是玄门正宗的弟子。”

万猎户一听阿郎说是,心头大定,随即问道:“玄门?什么是玄门?”

“修仙者依各自修炼的道法不同,分为许多宗派。玄门就是其中最大的一个。”阿郎又有点心不在焉地答道。

万猎户奇道:“我还以为那些高高在上的修仙者都是独来独往的呢,原来和江湖汉子一样,也是分帮结伙的啊?”

阿郎一笑,随口道:“这却不可同日而语。江湖人士拉帮结伙,开山立派,不过是为了共同的利益聚在一起。以利合者,迫穷祸害相弃也。就算是横行一时的大帮派,从兴起到衰败也就是几十年的事。而修仙门派则是同源共生,千百年来传承演变而来……”

万猎户一向对神仙之类的传说痴迷不已,此时酒劲上涌,也没注意到阿郎眉间的忧色,反倒兴奋地道:“阿郎,我就爱听你讲那些上古的事,快给我讲讲,那些修仙者啊修仙门派都是怎么来的,我将来也好讲给我小孙子听。”

阿郎微微愣了一下,随即洒然一笑,满饮了一杯酒,收拾一下情绪,缓缓道:“大叔想必知道天地二神开天辟地,造育苍生的传说。神州子民都相信,这天地万物,万千生灵都是他们兄妹二神创造的。”

万猎户闻言点了点头,正想接话,阿郎却语气一转,沉声道:“然而我却听过另一种说法,说这世界是在比太古更遥远的时代,由一位无名大神所创造。这个世界创立之初,神、人俱为一体,没有什么分别。或者说,那个太初世界所有人都像我们眼中的神仙一样。因为大神把神力分给每一个人,让他们没有悲痛病死,没有苦难哀愁,也没有烦恼和孤寂。每个人都可以自由自在,到他们想去的地方去,不管有什么愿望,都会立刻实现……”

阿郎讲述着古老的传说,脸上的忧色渐渐消失不见,仿佛自身也回到了那无忧无痛的太初世界,神色逐渐平和,目光却迷茫起来,不知落在何处。似乎并不是单纯讲给万猎户听,而是自失地沉浸在那亿万年前的传说中。

“大神创世之后,便安然睡去。也许,大神以为已经赋予了人们神力,人可以自由地实现自己的愿望,也就不再需要他了吧……”

阿郎顿了一下,接着道:“然而,经过漫长的岁月之后,人们渐渐沉迷于由神力而获得的各种法能,却忘记了大神的教诲和恩赐。他们开始由着自己的欲望随意改变这个世界,为实现自己的愿望,而去阻挠破坏别人的愿望。人与人之间的愿望相互违背,神力相互抵消,于是愿望便再也无法轻易实现。人心也就开始变得自私和贪婪,只想着争夺更多的神力,实现自己的愿望,于是便有了纷争。欲望越来越膨胀,争端也就愈演愈烈,甚至有人想要独自支配整个世界,将一切据为己有,让所有人都服从他的意愿……”

“终于,那个曾经无痛无悲的太初世界陷入了无休无止的纷争和混乱,一步一步走向了毁灭。而沉睡中的大神,也终于被惊醒了……”

说到这,阿郎的目光中透着无尽的悲哀,“不知道大神看到自己亲手创造的世界变成了这个样子,会是什么样的感觉。会不会也像我们凡人一样,失望,或是愤怒,抑或心灰意冷。最终,大神开辟了一个叫做‘天上天’的世界,把所有依然善良纯正的人送到那里后,便收回了自己的神力,并亲手降下了神罚……”

“难、难道说……”万猎户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张大了嘴巴。

阿郎神色肃穆地点了点头道:“不错。天地倒悬,洪水漫天,生灵绝灭,大地荒芜……这正是大神降下的神罚。失去了大神恩赐的人们这才发现他们的无力,但是已经晚了。洪荒过后,天地重归混沌,生灵也几乎灭绝。”

万猎户想象着天地倒悬,洪水漫天的末世景象,不由得慨然长叹,良久,才问道:“那,大神呢?”

阿郎也叹了一口气,答道:“传说大神灭世之后,本欲弃世而去。可天上天的人们苦苦挽留,凝聚他们所有人的愿望,创造出了一个和太初世界一样美好,却再也不会有人去破坏的地方,叫做‘梦乡’。大神,就长眠在‘梦乡’里。”

万猎户听了之后,默然无语。阿郎也沉默了一会,才接着道:“大神长眠之后,又过了不知多久,天上天的人们终究还是不忍心看原来的世界一片混沌荒芜,看残存的同胞在黑暗中匍匐挣扎,于是便有名为风昊和风笙的兄妹下界,将天地重新分开,又用五色土修补再造了人和各种生灵,大地这才重新恢复了生机。这也就是我们所熟知的传说。”

“原来如此。”万猎户点了点头,恍然大悟道:“这么说,那天上天的人,就是神了?”

阿郎点头道:“不错。从那之后世上就有了三种人。由五色土造出的人就是我们凡人。而天上天的人因为保有大神的神力,被凡人所膜拜,认为是无所不能的造世主,尊称为神。天上天也被称为天界、神界。剩下的就是那些在洪荒中幸存下来的人,他们大多心中恶念不深,还存有几分神力,经此大变虽然追悔莫及,想要登上天界,与原来的同胞一起过回原来的生活,可天界却不肯接受他们。他们又不愿与凡人为伍,只能游离于天地之间,在高山大川或是海外岛屿这些凡人难以接近的地方居住。这些人渐渐便被凡人称作仙人。”

万猎户一拍手叫道:“原来如此!原来神和仙不是一回事啊,可是这些和修仙者的门派到底有什么关系?”

“说了半天还没说到正题呢。”阿郎笑了一下,接着道:“洪荒之后,凡人在地上生存繁衍,渐渐脱离蒙昧,灵智重开。到了数百万年以前,已有史书典籍可查,就是我常说的‘上古之世’了。修仙者就起源于上古之世。大概是因为凡人生来弱小,一生短暂而苦难良多,自然向往那些长生不死,无痛无悲,身具大知大能的神仙。而凡人自从脱离蒙昧,便有了高下之分。境遇不同,心态便也各异,那些衣食富足、手握权柄的人上之人,希望的是像神仙一样长生不死,永享富贵,渴求的是让天地变色,让万人俯首膜拜的法力。他们不劳不作,有着大把的时间和金钱可以寻仙访友,练功修道。而大多数平民百姓,一生饱尝饥寒苦痛,受尽欺凌压迫,终年勤苦劳作,所余的心思不过是偶尔烧烧香拜拜天地,求那些神仙们照抚一下,让他们少受些苦难折磨而已。于是,上位者多修仙,而平民百姓则多拜神。”

万猎户也是出去闯荡过的人,深知阿郎这一番话正中要害,把世间修仙拜神的奥妙玄机一语道破,不由得叹了口气。阿郎接着道:“上古的修仙者认为,仙人之所以长生不死,无痛无悲,是因为他们领悟了这天地万物之间所蕴藏的真理——‘道’。因此修仙者又叫修道者,修真者,他们所求的,就是领悟世间大道,突破隔在仙与人之间那道无形的墙,而他们修炼的方法,便被称作‘门’。随着修仙者的不断探索,修炼方法越来越多,于是便出现了不同的‘门’。同一个‘门’内又有不同,便有了‘宗’、‘派’。相传上古曾有八大门,虽然如今已经很难说清楚到底是哪八大,但玄门无疑是其中之一。在今世所有的门派中,玄门也是历史最久,传承最完备的一个……”

阿郎随口一句玄门弟子,竟然引出这么长一段故事来,讲得他口干舌燥,总算停下来饮了一杯酒润润喉咙。

万猎户也满饮了一杯,又意犹未尽地问道:“那,既然仙人都想封神,为什么没有人修神呢?”

阿郎摇头笑道:“凡人修道成仙已是千难万难,想一步登天,谈何容易?何况上古之世,天界对人间不管不问,听之任之。拜神之人就算再虔敬良善,也难得天神回应。而修仙者则不同,许多散仙就混迹于人世,碰见他们高兴了随口指点两句,或是给上一两件宝贝,便受益无穷,大道可期。因此拜神之势渐微而修仙之道日渐盛行。一些凡人修炼成仙后,还眷恋人间权势,开山立派,广收弟子,甚至帮上位者攻伐疆场,谋取天下。因此千载之下,修仙界枝繁叶茂,门派众多,声势浩大,各据一方。这也为后来导致上古之世崩坏的天地浩劫埋下了伏因。”

万猎户点了点头,所谓浩劫,神州子民都听过不少传说,只是肯定没有阿郎知道得那么详细罢了。只听阿郎接着道:“天地浩劫发生在上古之末。那时修仙之势发展到顶峰,法力道行高深的修仙者多不胜数,他们之间的争斗也愈演愈烈。神州烽烟四起,纷争不断。各门各派的修仙者乃至散仙动用天地禁法,引动天地星辰之力,斗得天地变色,日月无光。一时间神州生灵涂炭,尸骸遍地,群魔乱舞,妖邪肆虐。这人间之世,几乎毁于一旦。”

“最后,人世间的纷乱终于惊动了天界。天界降下众神,经过连番大战,终于扫荡群魔,襄平这人间大难。而经此一劫,人间仙根道统彻底被铲断,无数仙法典籍化为飞灰。众神反思这场人间浩劫,与他们的不管不问也有莫大关系。于是他们将血脉和神力传给后裔,留在人间,便有了长居于天都之上的天子天女,以及镇守四方的风、云、雷、雨四国。天界又集众神之力,在天地之间布下一个巨大结界,笼盖神州,就是我们常说的神州结界了。在神州结界的护佑之下,神州大地从此风调雨顺,灾祸不兴,邪魔歪道无处容身。神州子民承享太平,昌平富足,文教之兴早已更胜往世。”

阿郎说到这顿了一下,似乎觉得自己说得有些太多了,但终究还是忍不住,略带讥讽道:“然而,后世承平已久,渐渐便有人忘了前世之痛,又琢磨起仙功道法来。年复一年,终于有人找到了仙山遗迹,寻得上古残谱,正是上古玄门道法。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诸多上古门派的道法重现于世。时至今日,修道之风已复兴数千年,门派重立,道法再成。虽不及前世之威,却也早已脱离凡尘俗世,让凡人只能仰止了。”

万猎户听得痛快,扬头干了最后一杯酒,赞道:“阿郎啊,你到底是读书人,真是了不起。万大叔我活了这么大岁数,也出去闯荡过几年,知道的还不如你一个零头。我说,你怎么不去修仙啊?我看你一定行!”

阿郎淡淡地笑了笑,道:“大叔说笑了,我这辈子有阿凤相伴,快快乐乐地当个读书郎,已经足够了。”

说着,阿郎轻轻抓住阿凤的手,看着大腹便便的爱妻,眉间又隐隐现出一丝忧色。而阿凤依然微笑着,轻轻地握紧了丈夫的手。

“若是有一天,大叔能把这些故事讲给我们的孩儿听,那我此生,也便无憾了。”阿郎展颜一笑,突然给今晚的故事加上了这样一句奇怪的结语。

万猎户此时酒劲上涌,头脑虽不是十分灵光,但还是从阿郎的语气中察觉到一丝不祥,正待发问,突然间“咚、咚、咚”三声敲门声传来,在这静谧的夜晚,着实把他吓了一跳。

阿郎霍然起身,脸上带着一丝惊惶,厉声问道:“什么人?”

万猎户一愣,随即哈哈一笑道:“定是我那婆娘耐不住,寻我来了,我这便回去了。”说罢起身要去开门,却被阿郎一把拉住。

“绝对不是。”阿郎斩钉截铁地说道。他示意万猎户坐下,自己缓步走到门前,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吱呀”一声,木门缓缓拉开,万猎户顿时瞪大了眼睛。

出现在门口的是一个绝美的女子,面庞宛若晶莹白玉,长发好似瀑布流云,眼眸如繁星闪烁,身上轻纱飘渺,如梦如歌,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那女子有着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像是能洗涤一切污浊的清泉,像是透过乌云的一缕阳光,万猎户只是看了一眼就觉得心中空荡荡的,仿佛所想所欲都在一瞬间被她夺走了一般。

半晌,万猎户才勉强回过神来,上下仔细打量了女子一番,更是惊奇。女子雪白的衣裙下,赤着一双玉足,双手虚抱于身前,怀中所抱之物笼罩在一个白色的光罩中。那光罩散发着纯净的白光,却让人无法直视。万猎户看了一眼就头晕目眩,只隐约瞥见一个婴儿的小脸,似乎才刚刚出生的样子。

“你?你是……”女子愣愣地看着阿郎,随即,又轻轻摇了摇头,神色中透着说不出的疲惫和迷茫。

“你是何人,缘何深夜来此?”阿郎拦在门口,声音冷峻,全然不似他平时好客的样子。

“我?我么……”女子脸上现出迷茫之色,喃喃道:“我是何人?缘何来此?”神情仿佛迷失于尘世的仙子,让人分外怜惜。

万猎户看不下去了,上前一拍阿郎的肩膀道:“阿郎啊,大冷天的人家还带着孩子,怎么也不能让她在门口站着啊,快请进屋来吧。”

阿郎犹豫了一下,没再说什么,引着那一脸迷茫之色的女子进了屋,带她到火炉旁坐下,便对万猎户道:“万大叔,这女子孤身一人,我们家只有一间屋子,却不好留她住宿。让她先在这烤烤火,您回村里安排一下,给她找个住处吧。”

万猎户酒意正浓,一听有理,也不疑有他,答应了一声,便出门下山去了。

一时间,小木屋里静了下来。女子坐在炉火边,凝望着怀中,两眼迷离,似乎完全不知道,也不在乎自己身在何处。

阿凤轻轻地走到阿郎身边,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我知道你是谁。”突然间,阿郎打破了这沉静。

“哦?那你告诉我,我是谁?”女子抬起头来望着他,迷离无助的眼神,仿佛一个迷路的孩子。

“你是——万年妖狐。”

星眸一闪,女子眼中迅速恢复了神采。转瞬之间如同变了一个人,前一刻还是一个迷落尘世的仙子,而此刻,却像是九天之上俯视众生的大神一般。

“是了,我想起来了……”女子微微笑着,朝阿郎点了点头,似乎就要离去。

“前辈且慢,晚辈有一事相求。”阿郎忽然正步上前,洒然跪倒在地,深深一拜。

“晚辈略通占卜之术,早已卜断命格,知我余生无子。她肚子里这个孩子,出生不到三刻便会夭折,而唯一的转机,便在今夜……”

女子静静地看着他,又看了看一旁一同跪倒的阿凤,摇了摇头道:“此乃天命,无可更改。”

“天命?”阿郎猛地抬起头来,大声道:“修道,不就是在逆天行事么?前辈若顺应天命,为何还要在这世间苦苦修炼万年,又为何宁愿舍弃万年修为,也要救那个孩子……”

女子一下子愣在那,呆呆望着怀中的婴儿,眼神又迷离起来:“是啊,我不正是要逆天行事,我不正是要打破这宿命么?……”

“前辈救了那孩子又如何?全天下都在看着他,命运,迟早会把他拉回同样的轨道。”阿郎挺直了身子,朗声道:“要想救他,唯有逆天改命!”

“逆天改命?……”女子迷离的眼神中再次焕发出神采,似乎已经有了决断,“可是,要想逆天改命,势必要付出代价……”

阿郎浑身一颤,忽然感觉到妻子的手默默握紧了他的手,那份力量与温暖,让他再无犹豫。而阿凤,也替他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我和他相守一世,已然足够。唯愿我们的孩子能挣脱命运,自由自在地在这世上活一次。为此,我们夫妇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49513/566956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