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登基全文免费阅读-女帝登基最新章节

她重来的这一生,除了这浩瀚的天下,不要别的。

女帝登基


“小姐,你醒醒吧,赶紧好起来。”

“小姐,你对我这么好,你一定要醒过来,小姐啊,呜呜呜呜呜。彩蝶的性命是小姐你救的,你不能丢下我不管啊,呜呜呜呜呜。”

熟悉的但是刺耳的聒噪声一次又一次的响在耳畔,令人生厌至极。

谁?

林清芜缓缓睁开眼睛,只觉得嗓子像是被火烧着一样,浑身上下提不出一点的力气,仿佛是刚刚经历了生死劫难一样。

她睁着干涩的眼睛,只听见一声雀跃的惊呼,床前哭的眼睛都肿的侍女扑过来:“小姐,你终于醒了,你终于醒了,太好了,太好了!”

林清芜的视线从眼前的景象,满满的落在婢女的脸上,楚楚可怜的脸蛋、梨花带雨的眼睛,处处都透着可怜和无助,纯洁的就像是一朵白莲花一样,没有一点的攻击力。

可是,一想到这里,林清芜的眼睛瞬间睁大,眸中燃起熊熊烈火,身体气的发抖。

是林彩蝶,自己亲手救回来的无家可归的女人。

就是她,和表姐联手,害的自己家破人亡后,又在逼迫她远嫁他乡最绝望之时,说尽了一切忠诚的好话让她放下防备,而转过身又对她下药,强行锁在一个暗无天日的小黑屋里,不间断的送来一群又一群的男人,就为了她能生出两族血脉的孩子。

生不如死的日子慢慢地把自己逼成了一个疯子,终于,被她用一根白绫了却了自己的残生。

她救了林彩蝶,并给了她姓,而自己却被这个人恩将仇报,死不瞑目。

林彩蝶说的忠诚、赴汤蹈火,世界上唯一的亲人,通通都是假的。

因为林彩蝶根本就是表姐宋楚瑜安插在自己身边的眼线。

等等!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怎么还会?

林清芜倏地睁大眼睛,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看着屋子里的一景一物,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和断断续续传来的欢声笑语。

林清芜听见了家乡的话,瞬间热泪盈眶。

她怎么回家的?

她难道没死吗?

林彩蝶看着林清芜发怔的表情,不予理会,现在,她只需要按照主子主子说的话,把林清芜这个没脑子的千金大小姐引到指定的地方,被男人给羞辱。

这样,这个女人就不能嫁给太子,她的主子宋楚瑜小姐就可以顺利登上太子妃甚至是皇后之位了。

“小姐,你已经病了这么多天,可算是好起来了,你赶紧把这一些药吃了,再出去透透气儿啊。”

林清芜的视线慢慢移到林彩蝶的脸上,疑惑的眨眨眼睛,看着林彩蝶十六七岁稚嫩的模样,惊愕在她的眼中慢慢的放大。

林清芜掀开被子,脱下自己的衣服,没有丝毫的伤口,跟临死前的样子,完全就是天差地别!

霎时,林清芜像是被天雷劈中,震惊中又带着对生命的狂热。

她重生了。

她真的回到了十五六岁,那林家一场又场惨绝人寰的灾难,竟然都还没有发生。

林清芜看着林彩蝶手中捧着的药碗,顿时想起来了。

这一天,她原本是想要来这里,以自己和太子百行衍之间的情分,祈求太子殿下彻查父亲的死因。

可是,却在这里被百行衍强暴,不得已加快她和他的婚姻。

而在她和他的大婚之日,她又亲眼目睹太子和她的好姐姐宋楚瑜干的丑事,甚至,听到了父亲的真正死因,就是百行衍干的!

百行衍说要守护她一生,免她四下流离,给她太子妃之位,给她皇后的宝座,这一些切都是谎言,都是假的。

他要的不过是父亲手中的三十万大军罢了。

他从接近她的时候开始,她就是谋图大业的一枚棋子而已。

可惜,以前的自己是真的太蠢,还真的不知道。

林家的灾难,林清芜的悲剧人生,就是在从这一场联姻开始。

林清芜想起过往的人生,心口像是被刀子剜着一样疼,眸子慢慢的布上一层红血丝。

鲜艳又瑰丽的红色,那是林家曾经遭受过的杀戮流下的血。

“小姐,你还是赶紧的把药给吃了吧,这样子,我们就能够趁早的溜出去玩了,你说是不是啊?小姐,我可期待了,那个景象可是百年一遇了呢,小姐,你不是一直有一个愿望,想要走遍世间的大好河山吗?”

林彩蝶佯装激动的抓起林清芜冷冰冰的手。

林清芜漠然的看着她,嘴角微微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冷笑。

林彩蝶抬起头,瞥见小姐的冷笑,心脏漏了一拍,某个瞬间,她竟然不敢直视小姐的眼睛。

好像多看一秒,她腹中的阴谋诡计就会被小姐察觉。

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因为林清芜真的很蠢!

“谢天谢地,我的小妹啊,你总算是醒过来了呢。”又一个女子的声音从门外响起来。

林清芜抬眼望去,看见明艳动人的宋楚瑜站在门关处,另一个害死她的人,现在正眼中含着闪闪的眼泪,情真意切的担忧,演的可真够像的。

“好妹妹,你可算是醒过来了,你知不知道,我多为你担心啊,你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小姨和姨夫不知道多么的担心,好在,你现在已无大碍,我这个做姐姐的,也就放心了。”

宋楚瑜看了林彩蝶一眼。

林彩蝶和主子宋楚瑜之间的微妙互动,被林清芜看得一清二楚。

以前,她真的很蠢,被这两个女人玩的团团转。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我听说这江边百年一遇的日食之景,很快就会出现。妹妹,你如此喜欢这一些奇闻趣事,怎能错过这个大好时机了呢?”

宋楚瑜坐到床边,泪眼蒙蒙的看着。

每做的任何一件事情,都是在把林清芜推向阴谋的陷阱中去。

林清芜对于她的步步为营,已经心知肚明。

宋楚瑜曾经施加给她的痛苦,她定十倍奉还!

林清芜敛眸,收起犀利的眸光,装作一脸无辜的淡笑,看向一旁的药碗:“是啊,我怎么可以错过这个大好时机了呢?彩蝶,你赶紧把药给我,我要喝了药,才能出门。”

喝药?

林彩蝶听见了话,阴谋得逞的表情藏都藏不住,赶紧去把药碗拿着。

“小姐,你慢慢地喝,已经凉了。”

林彩蝶把药碗递到林清芜的手中。

林清芜接过手中的药碗,瞬间,眼中闪过凌厉之色,脸色骤变,将碗中的药汁猛地泼在林彩蝶的脸上,破口大骂: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60831/613016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