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夭一相顾全文免费阅读-桃夭一相顾最新章节

桃灼内心有着对那段失去的过往的渴望,却不知为何有着恐惧,许是心底里知晓自己若知道了一切真相不一定会好受,所以总在抗拒。直到顾怀的出现,她想着,或许早些知道也未尝不可,因为他说过,无论是怎样的结果他都会陪着自己。那年西荣秋雨,落花栈桥,郑钰宣只怪自己离她太远,看不真切,从此便是多年……

桃夭一相顾


正逢惜花节,镇上的人都会去花神庙祭花神祈求来年福德圆满,所以今天的花很快就卖完了,总的算来竟比上月赚的翻了两成不止,桃灼想着待会儿告诉云姐姐这件事她一定很高兴,盈水的眸子又亮了几分,显得分外灵动。桃灼抬眼张望了一下,穿过前面的竹林过河就要到家了,脚下的步子不由地加快了些。

就快要走出竹林的时候,空气中混杂着很浓的血腥味,桃灼不禁打了个寒噤,心里有些害怕却又是好奇,循着方向小心翼翼地挪动着脚步,果然在东南面看见了地上倒下了一大片黑衣人,竹林中的竹叶随风飘落,分明是如诗般的画境却在竹叶淌入淋淋鲜血的那一刹那间让人顿生寒意。桃灼瞪大了眼睛,惊得倒退了几步,转身就想跑,却听见几近微弱的声音在唤她。

“姑娘……”那声音带着一丝丝沙哑和疲倦,似乎又很是痛苦,桃灼回过头去寻,就见一身着蓝色衣衫的男子靠在树上,原本用玉冠束起的头发因方才的打斗而有些散乱,脸上也带着些血迹,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这些黑衣人的,尽管如此却还是不影响他清俊的面容轮廓,可他左胸的伤口实在太骇人,让人很难能忽视。桃灼忙小跑到他身边,看了看他的伤口,试探了一番:“公子你还好吗?”那男子似是十分无奈地笑了:“姑娘你看我……像是很好的……样子吗?”我看你好得很,还有力气笑,桃灼真想拿这句话怼他,可见他神情痛苦非常,还是软下了心。一边搀扶起他往家里走,一边说:“我家就在前面,你现在我家安置下来,我去请大夫来给你看看。”“多……多谢……”他像是撑着最后一口气说完了这一句话便昏了过去,一边一时没有了支撑,整个力量完全倾到了桃灼一人身上,她一个踉跄没站稳,一个成年男子的重量硬生生压在了她的后背上将她整个人反扒在地上。

桃灼感觉自己已经花光了下辈子的力气才终于将这个男人搬回了家,还没来得及喘上一口气就赶紧跑到隔壁柳茹云家里。

“云姐姐!云姐姐!”桃灼急急地敲着门。

“诶,阿灼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柳茹云牵着儿子阿术走了出来。

“云姐姐,我家里有一个人伤得很重,我要去请张大夫过来一趟,能不能麻烦你先帮我去照看一下那个病人?”

“好,你快去吧。”柳茹云听到这里忙应了下来。

张大夫检查了伤势又细细把了好几次脉,对桃灼说道:“桃姑娘,这位公子身上的一些皮肉伤都还好,只是这胸口的箭伤有剧毒,怕是有些难愈。呃……这样吧,我先用针将把体内的毒逼出,再开些方子你每日煎上,好好养上一段时日便可。”桃灼听到有救便松了一口气,“好,有劳您了。”说完,便和柳茹云离开了屋子,和上门以免打扰大夫医治。

桃灼百无聊赖,玩弄着衣袖,想起了今日赚的银两还没有交给柳茹云,忙从荷包中拿出银两交给她,柳茹云将钱推了推,道:“阿灼,自我夫君去戍边打仗后,这一年里你帮了我许多,我平日里要照顾阿术,这花圃也全靠你帮我照料,我已经很感激你。这如今你家里这位公子又有重伤在身,这段日子你也不是一个人生活,这两个人的花销总是要多上不少,这钱啊你拿着用吧。”“可是云姐姐你还有阿术呢阿术还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我平日里也攒了不少银两,也够我用了。”桃灼见柳茹云不接,便想塞给一边一脸严肃看着自己的阿术。还没等柳茹云拒绝,阿术小大人一般将手缩了缩,很坚决地摇头说:“不要,阿灼姐姐拿着。”

这样子惹得两人忍俊不禁,桃灼觉得这小阿术实在太可爱了,摸了摸他的头,弯了弯唇角,俯身道:“好,听阿术的。”阿术红了红脸,阿灼姐姐真好看,最喜欢阿灼姐姐了。

过了许久,张大夫终于出来了,打开门的一瞬一股子血腥味顿时迎了上来。

“桃姑娘,我每日会让我儿子张庭把药配好了帮你送过来。”说着又从药箱中拿出一瓶药,嘱咐道:“这药每日三次,涂在伤口处,要记得及时换药啊。”桃灼俯身行了礼:“多谢张大夫,只是不用太劳烦张公子每日送药过来了,我自己去您药铺上去拿就好。”“没事,正好让这臭小子好好历练历练,整日里只翻医书又哪里比得上亲身实际呢。”张大夫有些汗颜,自家这小子真是没出息,喜欢别家姑娘又自己不好意思,还得要自己这一把老骨头操心操心。

“那这出诊费我该给您多少?”桃灼讪讪地笑了笑,又去掏荷包。

“别别别,桃姑娘,这点儿钱咱们之间也别计较了,我家老婆子很喜欢你,你要是有空就多去我家里陪她说说家常话就好了。”

“这……这怎么好意思……”

“没事没事,那我先走了。”张大夫完成了大任务心情也格外舒畅,脚步轻快地离开了。“阿灼,这天色有些晚了,你还没吃饭,今日就先到我家用些吧。”

“不用了云姐姐,这位公子身上还有好些伤,再说,他这一会儿若是醒了做什么事都不大方便,还是有一个人守着的好。”

“你说得对,倒是我考虑不周,还是你细心。”柳茹云笑着,又有点担忧,怅然道:“只是如今你姐夫又不在,你又是未出阁的女子,照顾其这位公子来又有诸多不便,也没个人帮衬。”

“云姐姐,若是凡是都一定要恪守礼节,那不知多少人都丢了性命了。到紧急时候谁还在乎得了这些呢?我一个山野丫头也不是什么名门闺秀,更不在乎这些了。”

柳茹云不禁又想起一年前在河边见到重伤昏迷的桃灼的景象,她虽衣衫已被山涧岩石划得有些破损,但从料子上看得出家里非富即贵,再后来,自己丈夫寄来书信都是她帮自己念,识得不少字,指不定是个名门闺秀遭人暗算才流落至此,可怜的是她竟什么也记不起,见她腰间荷包上绣着“桃灼”,便觉着这应是她的名字。

张大夫刚踏进药铺,张庭便急匆匆迎上来,接了药箱,忙问道:“爹,桃姑娘找你什么事啊?是她不舒服吗?病的严不严重啊?”张大夫斜了他一眼,哼哼道:“你是不是读书读傻了?啊,人家桃姑娘要是生病了还自己跑过来要我去她家里给她看病?怎么不直接在这里诊了作罢?”说着说着就觉得恨铁不成钢,使劲拍了张庭的脑门,骂道:“臭小子,自己那么担心,刚桃姑娘来的时候屁都不敢放一个,我让你跟着我一同去你还扭扭捏捏。我告诉你,如今桃姑娘在外面救了个男子,我瞧着人家长得倒是比你精致俊俏不少,你还是长点心吧!”张庭顿时整个人怔在了原地,张大夫见自家儿子吃瘪的样子心情也愉悦不少,不过也怕桃灼这么好的姑娘成了别人的,安慰道:“行了行了,打起精神来,我跟桃姑娘说了,这段日子你早晨去送药,你喜欢人家总要多跟人家说说话吧,让人家知道你的心意。你总是这么腼腆,都不敢看人家,算是个什么事,你说呢?”

送走了柳茹云,桃灼回到屋子,忙烧了热水给他擦脸,不过……这是桃灼印象里……好像……是第一次啊……心里居然有点紧张。桃灼深吸了一口气,用巾子蘸了热水认真地擦拭他脸上的血迹,因为时间有些长,血渍都有些干了,擦起来有些费时间。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64207/627129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