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骨娘子全文免费阅读-拾骨娘子最新章节

哪怕人生重来一次,纪五福还是选择当一名拾骨匠。只因那骸骨的哭声,远远比不上会跳动的人心可怕。

拾骨娘子


庚午月,壬寅日。

虎日冲猴,煞北。宜动土,入殓,破土,安葬,忌嫁娶。

明月国高照村外某座坟边,围绕在坟边的人却神情凝重,各有所思。沉闷的空气中,香烛冥纸浓郁的燃烧气味扑面而来,众人却无暇掩捂口鼻,纷纷将视线投向不远处那位堪舆师身上。

一只手托着纯铜罗庚,穿着一身黄黑相间道袍的堪舆师抬头望了望天边那朵幻变莫测的乌云,眉头轻轻一皱,另一只手掐指推算起来。

今日确是个适合迁坟的日子,他择日经验丰富,数十年来几乎不曾出错。

但为何此次,心头总有隐隐不安?

“师父,辰时了。”一旁的弟子提醒道。

堪舆师再次抬头望了望天,强捺下心中隐忧,“开始吧。”

坟边的先人家属中,一男子应声上前,恭敬地跪在坟前磕了三个头,道:“爹,三年了。今儿个是替您翻身的日子,儿已经为您择选好一处风水宝地,希望爹往后多多照应后辈们,保佑我们李家从此财源广进,儿孙满堂。”

明月国实行二次迁骨复葬制度,先人下葬后一般三年或五年便要挖坟开棺,将骸骨起出,放进提前备好的骨瓮中,另择良地重葬。

说话的是李家的长子李业,而今年,正是李老爷过身的第三年。

坟很快被挖开,露出已经泛白的薄棺棺盖,撬开棺盖的同时,一阵肉眼可见的淡灰色烟尘从棺内喷薄而出。

负责挖坟的几位汉子极有经验地纷纷往后一退,静待那阵浊气散去。

差不多半炷香的功夫,其中一位汉子往手心里吐了口唾沫,搓着手,向同伴们吆喝了一声,率先跳落坟坑里。

棺盖被彻底翻开。

那领头的汉子下意识地往棺中一看,下一刻却蓦地露出骇然的表情,发出短促的“啊”的一声,踉跄地退后一步,双腿一软,跌坐在棺旁黄土堆上。

其余几人的脸上同样血色尽失。

“这……这不是李老爷!”

说什么胡话?李家长子李业皱眉上前,往坟内望去,他爹这不好好的躺着么……且慢!

那是什么?

他揉清了眼,再度看向棺内尸骸,一阵寒意袭上心头,立刻吓得浑身哆嗦起来:“这、这是……”

竟是人骨与猪狗骨同穴!

这得多苦大仇深,才会令死者在往生后仍要遭受这等凌辱!

只见,眼前从李老爷的棺内起出来的骨头中,属于人骨的仅有一半,其余的一半皆是猪骨或狗骨拼凑而成。

也就是说,李老爷的尸骨,包括头骨在内的另一半不知何时已经不翼而飞。

那领头的拾骨匠渐渐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同情地看了他一眼,道:“李大少爷,这活我们接不了……”

李业心里惧意未退,听到那领头的拾骨匠的话,脸色又白了几分,不由分说地抓住对方手臂,六神无主:“别、别走,我们该如何是好?”

只见那汉子沉吟片刻,道:“李大少爷,事已至此,如今端看你要如何选择了。是要就这样让李老爷尸骨不全地迁葬,还是要报到官府,等官府的人派官差前来查案,查出李老爷其他的尸骨所在并寻回之后再迁葬?”

话是说有两条路选,但其实报官根本无济于事。

是被什么人辱的尸,又是何时辱的尸?被砍下来的头颅与四肢,又被丢弃到了何处?根本一点线索都没有。

在这下葬后的上千个日日夜夜里,有太多太多的机会足以让人神不知鬼不觉地下手。而堆积在衙门里头那些数不清的悬案,早就不了了之地蒙上了厚厚的尘。

李业闻言有些绝望:“难道就没有第三条路可以选了么?”

让先人尸骨不全地迁葬,这是何等不孝啊!

“这……”领头的拾骨匠沉默片刻,望着眼前这张有几分酷似李老爷的面露哀求的脸,又想起李老爷生前为大家做过的善事,沉吟着再度开了口:“其实……还有一人能帮得上。若说谁能最快地将李老爷遗失的骨头找回来,除了此人,恐怕也没有其他人办得到了。”

“此话当真!”李业大喜,忙追问是何人。

今日,为了尽量不出任何差错,他从县城里特意请来了收费最贵的堪舆师,还请来了村子里最有经验,口碑也最好的一批白事匠人。眼下这情形,最好的堪舆师与拾骨匠都处理不了,难道还有比他们更有实力的人,他竟不知道?

李业这般想着,巴不得立马派八人大轿将那位高人速速请来。

“她是位姑娘家,就住在那西边的黄泉村里,姓纪,名为纪五福。”那拾骨匠道。

“好嘞!”李业笑逐颜开,立马唤来家中仆从,“快去黄泉村,将纪姑娘……”

等等……他脸上的笑一凝,瞠大了眼望向那拾骨匠:“姑……姑娘家?”

从古至今,哪有姑娘家涉足白事行当的?他追问这姑娘有什么本事能寻得回骨,那汉子却又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最终李业来回踱步考虑了一刻钟,还是点了头,使人去寻纪五福。

事不宜迟,毕竟这么僵持着也不是个办法。

在等待这位纪姑娘过来之前,坟中的三种尸骨已经被一一起出,摆在坟旁草地上平铺的一块大红布上。

天边的那朵乌云更近更沉了,像压在李家人心头上一般。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抹靓丽的红色仿佛从天边跳了出来,在那名李家仆从的带领下,徐徐朝这边走来。

在众多坟头间行走,那红更显得刺目且诡异,很快便走至众人面前。

“你真好看,你是新娘子吗?”李业那年仅五岁的小儿子睁大了好奇的双眼,有些怯生生地看着眼前一身火红衣裙的女子。

眼前女子未施脂粉但皮肤很白,尤其在红衣的衬托下更甚,纤长的睫毛下一双大眼睛黑白分明,姿容谈不上绝色倾城,但也算是清秀可人。

只是她那轻抿着的双唇却不见半分血色,神情稍显憔悴。

她伸出手来抚了抚他红扑扑的脸蛋,指尖冰凉令孩子忍不住脖子往后一缩,“呀,新娘子的手好凉。”

“我不是新娘子。”红衣女子——纪五福轻声应道,又摸了摸他的小脑袋,这才目不斜视地走至那堆尸骨面前。

似乎她的眼里只能看到那孩子,以及平铺在地上的这堆尸骨,而其他人则一律视如空气。

也忒无礼!李业皱起眉来。

穿得如此喜庆的模样来这种场合本就不该,竟还目中无人,无视他们一干人等!

他不悦地上前,“纪姑娘是吧?你可知这坟是……啊!”

话还没说完,他低呼出声,眼睁睁看着纪五福手一扬,拿起了旁边备着的白酒,直接往李老爷的尸骨上浇!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67110/634359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