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不做命运的羔羊全文免费阅读-重生之不做命运的羔羊最新章节

前世的她小小年纪就被拐卖,被人当成生育工具,好不容易被亲人寻回。遇到一个全心全意对她的好男人,可是命运跟她开了个大大的玩笑,男人重病而亡,留她一人拖着两个儿女,儿子懵懵懂懂,女儿刚刚出生嗷嗷待哺,还没出月子就为男人办起了丧事。为了让自己和孩子有个依靠,她嫁给了亡夫的堂哥,没想到依靠没有,反而把自己送入了火坑,她成了瘫痪在床的婆婆的发泄对象,成了为堂哥传宗接代的生育工具,成了养家糊口家里家外一把抓的苦劳力。她任劳任怨,把四个孩子拉扯大,孩子们初中上完就外出打工了,就在她以为自己可以轻松一点了,却在外出拾柴的时候滚落山崖,连个全尸都没留下。在跌落的过程中,她想,也许这也是对她的一种解脱吧,她这一生过得太累,“元胡,我好想你,我来找你了”,她握紧了脖子上挂着的吊坠,直坠崖底。再次睁开眼,竟然回到了40年前,胸口上的红痣又是怎么回事?难道老天爷也觉得之前给她的剧本写错了,所以让她携带金手指重来一次?既然如此,这一世,绝不再活

重生之不做命运的羔羊


杜若慢慢的睁开了眼,阳光刺得她连忙把眼睛又闭上了,头也很痛。

“怎么回事,那么高摔下来,我竟然没有死吗?”杜若在心里苦笑着,“这样都死不了,是嫌我在这世上所受的罪还没受够吗?真想一睡不起。”

让眼睛稍微适应了一下后,杜若再次慢慢睁开了眼睛,看着土墙的房子,房顶是用大木棍横在梁上,上面放的柴火,床周用粗布订着,避免把墙上的灰蹭到床上。

杜若心想:救我的人家也太穷了,现在还住着土墙的房子,而且连一层白灰都没刷,不过打扫得挺干净的,让人看着就亲近,有一种家的感觉。

突然一阵痛感袭来,杜若嘶——的一声,伸手摸了摸痛源,结果摸到脑门上一个大包。怪不得这么痛,这包都快有杜若的手掌这么大了。

杜若一边疼一边安慰自己:既然没死成,那我还是好好活着吧,孩子们还没成家呢,大包总比没命了强。

想着想着,一阵困意袭来,杜若在闭上眼前总觉得她好想遗落了什么,没等她细想,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若若,醒醒…”

“若若,起来吃饭啦,你不是最爱吃吗?”你才最爱吃,你们全家都爱吃。

“妈,三叔不是说若若早就该醒了吗?这都睡了一天了,怎么还不醒?都怪杜丽,带着若若去摘什么野果子,还让若若爬树,要不然若若也不会从树上摔下来,还把头摔这么大一个包。”

关杜丽什么事?杜若腹议到,是她自己脚滑好吧!不过杜丽好像她二姐的名字。

还有他怎么知道她的名字,杜若心想,难道是熟人救了她,不过听声音像个小孩子。

“我也不知道呀,我的若若这次可是受了大罪了。”听到这个声音,杜若脑袋轰的一下,这好像***声音,怎么会?妈已经去了十几年了。

杜若心里难过,想着妈是因为帮她带孩子时摔了一跤,本以为没什么大事,在床上养养就好,没想过没几天就去了。

想到这里杜若睁开了眼睛,她想看看这个和她妈妈声音相似的人长什么么样?

看到杜若睁开了眼睛,杜仲惊喜的扑了过来,“若若,你可醒了,你可吓死我们了。”

而杜若什么都听不见了,她呆呆的望着坐在床边眼中含泪的少妇,是的,少妇。

这不是妈年轻时的样子吗?齐耳短发,用一个钢夹夹着,留着齐眉的薄刘海,据说在当时非常流行。

再看看这个扑在她面前的小正太,这不是他哥哥小时候的样子吗?

什么情况?杜若摸了摸头上的大包,疼痛让她的思维清晰了一点。

终于,她发现她睡前遗落了什么,那就是她用来摸大包的手啊,完全不是她的手的样子,以前黑黄的手,手上的老茧及开裂让她手看起来像一根枯木。

现在的手那么小,那么白,还肉肉的。杜若终于明白过来:我变小了,不,是我回到小时候了。

杜若突然想起来,在她6岁的时候,跟着堂姐们去后山玩,二堂姐杜丽哄她爬树摘果子,结果从树上摔了下来,头摔了一个大包,大伯娘送了十个鸡蛋赔罪。

不过记忆中是没有昏迷的,只是头上的包太疼太吓人了,哭了很久,这才吓得大伯娘送了鸡蛋。

想到这里,杜若咧着嘴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出来,难道她之前的经历都只是一场梦吗?那梦里面的她也太可怜了。

杜仲看着这个比他小两岁的妹妹一睁眼就呆呆的,突然笑了,笑着笑着又哭了,着实吓了一大跳。连忙看向他妈妈:“妈,妹妹该不是脑子坏掉了吧?这又哭又笑的,太吓人了,好像隔壁村的二傻子。”杜仲刚说完就被一巴掌拍在了后脑勺上。

“你个小兔崽子,就不能盼着你妹妹点好。”一个粗犷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

“爹,我这不是被我妹妹吓到了吗?嘿嘿…我喜欢妹妹还来不及呢。”杜仲讨好的笑着。原来,来人正是杜若和杜仲的爹——杜建国。

杜建国的爹妈杜老根和邱素明共有两个儿子,三个闺女。

老大杜爱国,娶了李家村的李秀英,生了两个姑娘,杜鹃和杜丽,杜鹃十二岁,杜丽十岁。

老二杜建国,娶了黄家村的黄佩兰,生了一儿一女,儿子杜仲八岁,女儿杜若六岁。

三个闺女分别是老三杜春华、老四杜夏华和老五杜秋华。可能是受了老一辈的影响,亲情淡薄。三个闺女嫁出去基本上都不回娘家,除非娘家有什么重大事情。

要说这亲情淡薄的根源,就在杜老根两老口身上,两老口也是兄弟姊妹众多,但很少来往,都是各家管各家事,所以到了杜建国这一代也是这样。

杜老根在两个儿子成家后就给儿子分了家,因为老大先成家,就分到了主屋。等杜建国成家的时候就不好意思了,只有边上的厢房了,长期堆着杂物,房顶也有点漏雨。从这里也能看出来,杜老根老两口是很偏爱长子的。

不过杜建国没有在意,杜建国年幼的时候因为有一双巧手,拜在黄家村黄胜荣门下学习木匠手艺,吃住都在黄家,一年也就回家个两三次。学成后跟着师傅做活,和黄胜荣家小女儿黄佩兰可以说是青梅竹马,日久生情。

黄胜荣对这个徒弟兼女婿是很满意的,但杜老根两口子却对黄佩兰这个儿媳妇不满意,原因是娘家有力,人太能干。

你可能会觉得奇怪了,这些在别人看来是优势的地方竟然成了杜老根两口子嫌弃的地方。没错,他们就是嫌弃,因为黄佩兰比他们的大儿媳妇李秀英实在是优秀太多了。

在他们看来,老二杜建国的头脑本来就比老大杜爱国更灵活,再娶个媳妇儿也比他哥哥的媳妇儿强怎么行。以后老大的日子就比老二难过了。

杜老根两口子一片爱子之心,可惜只是对老大杜爱国,老二杜建国完全不在考虑范围内,当然也包括三个闺女。

最后杜建国不顾两老口的反对,请了祖老出面才把婚事定下来,也就有了住破厢房的事。好在杜建国在黄家的时候存了些钱,再加上师傅的支持,把破厢房推了,重新起了两间,才终于把黄佩兰迎进了家门。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69149/645040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