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发动机全文免费阅读-天道发动机最新章节

齐天立志设计出最先进的航空发动机,却因救人意外身亡,穿越修仙界国师府,成为一名国师学徒,体内多出了一个发动机。无论是敌人,还是灵石、丹药,皆可成为发动机的燃料,引擎轰鸣,他的修炼之路如同坐飞机一般,势不可挡。为国师,立帝选后选嗣,国运昌,黎民康。为修者,横扫魑魅魍魉,大帝俯首,霸王避让。你说什么?有个和尚要带着三个盖世妖修从我这里经过,问问他们,不知道我的发动机需要升级了吗?【本书爽文流,让大家轻松看书,请大家多支持。】

天道发动机


正月三十,春寒料峭,在背阴的地方还有些积雪没有消融,枯萎的野草丛中已隐隐有绿色透出。

在距离国师府百余里外的一条乡野小路上,一个风尘仆仆的少年正背着一个血淋淋的包袱徒步走在路上,他的衣衫褴褛,脚上蹬着一双露出大拇指的黑布鞋,他个头不高,身形消瘦,但是整个人的精气神极好,眼睛漆黑发亮,宛若夜空中的星辰一般璀璨夺目。

少年从肩上褡裢的口袋中取出一块硬邦邦的馒头来,咬下一口,费力地嚼着,馒头又干又硬,吞咽的时候,感觉拉嗓子,少年又取出水囊来,拔开塞子喝了一口水,这才让嗓子感觉舒服了点。

少年吃饭的速度很快,三口两口就把一个馒头吞了下去,他把嘴角的水渍擦了擦,把水囊收好,停下脚步,看了看四周,只觉得天苍苍野茫茫,目光所及之处,荒凉一片,不是树就是草,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少年紧了紧身上的包袱和褡裢,又埋头赶起路来,他必须在明天天黑之前赶回国师府,要不然会误了他的大事。

似乎是在天尽头,突然出现了一个黑点,卷起一股尘土,朝着少年的方向一路狂奔。在距离少年还有上百米的时候,少年就注意到了这个狂奔而来的黑点,他眯起眼睛看了一眼,发现是一个男人骑着一匹青色的劣马正在赶路。

少年走到了小路旁的野草丛中,把只容一人通行的羊肠小道给即将纵马而至的男子让开,他则是继续埋头赶路。

百余米的距离,骑士纵马眨眼即止,少年连抬头看他一眼都没有,只是背着自己的包袱,继续前行。那骑士纵马而过,当胯下马又往前奔跑了二三十米后,他一拉缰绳,让马停下、调动,又朝着少年奔了过来。

“吁。”骑士勒住缰绳,纵马拦在了少年的前面。“嘿,小孩,我看你背着的包袱血淋淋的。说,里面装着的是什么?你是不是干了杀人越货的勾当?”

少年撩起眼皮,扫了骑士一眼,淡淡地道:“干你屁事?”

“哟呵,说话还挺横。我告诉你,路不平,众人踩,事不平,大家管。我劝你还是老实交代,要不然,小心我抓你去见官。”骑士道。

少年依旧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这次连话都懒得说了。

骑士许是以为少年怕了他,打了一个哈,道:“别说我不给你机会,你要是肯给我五两银子,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没有看见过你,你杀人越货的事情,我也不管了,如何?”

少年闻言,伸手到褡裢里面,摸了一个银锭出来,足有十两重,随手丢给骑士。“拿上银子,赶快给我滚。”

骑士喜笑颜开的接过银子,放在手里掂了掂,又用牙要了要,笑道:“小兄弟敞亮。”他把马拨到一边,给少年让开道,“没事了,你走吧。”

少年紧了紧身上的包袱,绕开骑士,继续往前走去。

骑士的目光中蓦然闪过一道寒光,他伸出两根手指来,快速探入衣襟中,拽出来了一张黄色的符纸,随后将之一撕,然后朝着埋头赶路的少年一甩。

符纸登时化作一个斗大的火球,呼啸着朝着少年飞了过去,橘黄色的火球要是砸中了少年,定然可以让少年变成一个火人。

骑士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得意的笑容来,他费尽心思设了这么一个局,就是要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打少年一个措手不及。想起上线许给他的好处,乐得他嘴巴都快咧到耳朵根子后面去了。

可是不等骑士的笑容完全扩散开,一直毫无所觉的少年眼看着就要被火球砸中的时候,他的背后好像是长了眼一样,他一个旱地拔葱,一跃两三米高,在空中来了一个鹞子翻身,瞬间化身成了一只出柙的凶兽,目光冷然,朝着马上的骑士扑去。

骑士没想到少年的反应如此敏捷,暗道一声不好,伸手就朝着悬在马匹一侧的宝刀抓去,只要能够把宝刀抽出,他定能让少年知道他马武行走江湖,不仅仅是靠的他高人一头的头脑,还有这一身练气一层巅峰的强横实力。

骑士的动作快,少年的速度更快,在骑士的手堪堪抓住宝刀的刀柄的时候,少年已经冲了过来,他的右脚一脚点在了骑士去抓刀的右手上,这一脚如有万钧之力,踩得骑士只觉得右手剧痛无比,好像是断了一般,除了痛之外,再无半点直觉。

少年的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一般,借着踩踏骑士右手的力量,在空中再次来了一个翻身,一个鞭腿夹着呼呼的风声,狠狠地抽在了骑士的耳朵处。

骑士惨叫一声,身子控制不住,翻身落马,重重地摔落到了地上。

少年伸手抓住宝刀的刀柄,在落下时,脚在马背上一点,劣马吃痛,长嘶一声,扬长而去。少年化作一枝利箭,持刀朝着滴落到地上的骑士劈去。

骑士在地上打滚,试图躲开少年的刀锋。

少年变招极快,宝刀一侧,刀刃朝外,顺势朝着骑士撩去。

寒光一闪,刀锋划破了骑士的衣襟,但是再继续往前斩的时候,却是好像是斩在了厚重的皮革上,无法寸进。

骑士骇然,手脚用力,如风吹柳叶一般,迅速后退,并且站了起来。他远远的拉开了和少年之间的距离,低头看了看胸前被刀锋割开一个大口子的衣襟,哈哈一笑,道:“多亏了老子花了三千两买了这件人阶下品的灵器宝甲,要不然,今天就要被你个小王八蛋开膛破肚了。”

“练气一层巅峰,价钱三千两的护身宝甲。怎么看你都不像是会贪图十两银子的无赖。说,你到底是谁?”少年沉声问道。“为什么要用一品火符偷袭我?”

骑士哈哈一笑,道:“没想到你小子的眼睛还挺尖。不过可惜了,你爷爷我就喜欢让人当个糊涂鬼,想知道爷爷我是谁,到阎王爷那里再去打听吧。”

少年冷道:“不说,那可由不得你。等会儿我用这把刀将你的鼻子、耳朵一个个割下来,我就不信你不说。”

“你就是个练气一层没多久的小家伙,真以为刚才出其不意把我的刀抢走了,就一定胜的过我?今天,就让我教教你,练气一层巅峰是如何碾压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屁孩的。”骑士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少年扑了过去。

少年持刀迎了上去,两人顿时缠斗在了一起。

少年的刀法是很好的,好几次都看准了空挡,朝着骑士的要害攻击。可是每一次骑士都是利用他穿着人阶下品宝甲的优势,利用宝甲覆盖的身体或者双臂进行格挡,让少年屡次攻击落空,无法建功。

少年知道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这把抢来的刀只是一把普通的凡铁,削铁如泥不假,放到世俗人中间,可能会引起人们的争抢,但是在修仙者之间,就有点不伦不类了。就像是现在,区区一件人阶下品的宝甲就足以抵挡这把凡铁的攻击了。

少年发起了一阵抢攻,逼得骑士左支右绌,有点招架不住,不得不纵身后退,重新拉开了和少年之间的距离。

随后,骑士看到了一幕让他难以相信的场景,少年用力一甩,把手中的宝刀狠狠地甩了出去,宝刀足足飞了有二三十米远,掉到了野草丛中,不见踪影了。

“这是要干什么?发现打不过爷爷我了,打算跪地投降吗?”骑士猜道。

少年冷哼一声,道:“用刀太累赘,我还是习惯用拳头。”

骑士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道:“我马武天赋异禀,其他人修炼到练气一层巅峰,一拳至多能够打出四百斤的力量,我却可以打出了一虎之力,足足五百斤。你拼什么不好,偏偏要和我拼拳头。今天,看我怎么用拳头把你给活活打死。看拳。”

少年一脸肃然,他双腿一弯,两脚踏地,如同发现了猎物的猛虎一般,倏然而出,拳头在前,身体在后,朝着骑士冲去。

骑士自信满满,同样一拳打向了少年。

咔嚓!

一大一小两个拳头碰撞在了一起,顿时发出了骨折的声音。

骑士哈哈大笑了起来,一定是少年的骨头被他打折了,他可是足足有一虎之力,就算是前面有一堵墙,也要打个窟窿出来,何况是少年那还没有树枝粗的小胳膊。

“你笑什么?”少年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打断了你的胳膊,还不让我笑两声?”骑士讥笑道。

少年把手缩了回来,又把手臂举了起来,随意地转了转,道:“你看我的胳膊像是断了吗?”

“怎么可能?”骑士一愣,他刚刚明明听到了骨折声,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到手臂上传来了一股钻心的剧痛,低头一看,骇然发现他的右小臂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发生了严重的变形,他刚才感觉不到疼痛是因为少年的力量把他胳膊的痛觉都给震麻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啊,我的胳膊!”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50451/570277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