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起瓦罗兰全文免费阅读-云起瓦罗兰最新章节

云起:解释为如云涌动,比喻众多的事物一下子出现。跟着主角的脚步,就能一起走遍瓦罗兰大陆。一起见证德玛西亚二等分的光明与黑暗。一起领略皮尔特沃夫与祖安的互为表里。一起体会比尔吉沃特弥漫的独立与自由。一起、一起……这个故事源于那句:欢迎来到英雄联盟。是以想认真一点的,对贯穿自己大半青春的英雄们说上一句:青春无悔,感谢有你。所以——你们呢?

云起瓦罗兰


德玛西亚,多恩霍尔德城。

“亲爱的,开往雄都的海船马上就出发了…如果一切顺利,我们5天就能回来。”

“嗯,我知道了…「道森」,妈妈很快就回来。”

皎洁的月光静静挥洒床前,一位雍容华贵的女性在床上少年额头上轻吻后,挽着身旁的男性离去,离开的两人并没有注意到他随后睁开的眼睛,以及其中复杂莫名的情绪。

吱呀!

等房门掩上时,起身的道森来到月光渗透了一角的圆镜前,镜子展示出他黑发黑眸与立体感的十足的菱形面孔。

那高高的颧骨、较小的额头和下巴看起来棱角分明,再加上久经锻炼的身体,让他显得异常成熟、冷峻,一点儿也不像15岁的少年,比自己前世15岁时强太多了。

是的,前世。

他原来的名字叫李文豪,这个身体叫做「道森·冕卫」,也是他现在的名字,刚才离开的是这一世的父母,他们没有说去雄都干什么,只是来做一个出远门的道别。

“真是难以置信…”

光脚踩在光洁地板上的道森,清晰的感觉到脚底传来的凉意,如果真的是梦的话,那早就应该醒来了吧?

可他已经在床上躺了一天,也想了一天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但并没有结果。前世的最后记忆,戛然而止于自己因为掉线点击到《英雄联盟》界面重新连接的那一刻,再醒来时就到了「瓦罗兰大陆」,也就是英雄联盟的真实世界。

刚醒来时他很恐慌、不安,好在当时旁边的侍女在打盹并没有发现,冷静下来后想了想也就既来之,则安之了。

因为他前世母亲因病去世,父亲再娶,他很早就一人在外生活,倒也不至于有太多放不下的牵挂。

不过让人头疼的是,他虽然是所谓的召唤师,但从未对英雄联盟的世界观有太多关注,尽管这种事情知道了,在这个真实的世界内也可能不适用。

最关键的是穿越时间也不是今天,而是从出生起就在了,却因为一把无名短刀失忆了15年,简单来说跟忘了某件事后,又突然想起来的感觉差不多。

“短刀…”

白天时刻有侍女在旁的道森不便查看,此时将枕头下的短刀取出,放在月光下细细端详:它和记忆中一般无二,通体漆黑,刀身上没有繁复的文字与花纹,只有密密麻麻的不规则裂缝,在诉说着它历经过的峥嵘岁月。

短刀是「禁魔石」做成的,用来掩盖他的魔法体质。禁魔石本身是一种可以吸收魔法、让魔法失效的石头,是德玛西亚独有的特产。

在德玛西亚有一条自建国起就有的绝对禁忌——不允许任何魔法以及与其相关的事物存在。

王国专门设有「禁魔使」组成的特殊军队来处理和魔法有关的事情,他们用各种禁魔石做成的工具,来判断一个人是否拥有魔法体质,或者某个物品是不是魔法道具。

凡是被禁魔使发现的物品都会被立即销毁、收缴,人的话则会被灌下禁魔石研磨成的禁魔药剂,这样拥有者的魔法体质就会被破坏,但还是有恢复的可能性。

所以被发现的人会根据危险性来处以死刑、关押、永久放逐出国家的等等选项,不论善恶,身份,地位!

哪怕是「冕卫」家族这种由国王亲自赐予,曾为王室做出过重大贡献的家族。

凡是被赐予「冕卫」荣耀的家族,都会将原本的姓隐去,替换上这一词语,这一世记忆中的盖伦、拉克丝就是另一个冕卫家族的后代,和他的年龄相差无几。

道森知道拉克丝会光魔法,但不清楚她是先天就有,还是后天学会的,如果是先天的,又是怎样瞒过其他人的。

道森自己是先天性的雷属性魔法体质,那是暴躁的、令人生畏的力量,它毫无忌惮的释放着…烧伤了他人、房屋,甚至是他的母亲。

为了不让情况恶化下去,第二天他父亲就找来了这把短刀,而且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尽管父母从没有说过这件事。

不过幼时的记忆道森很清楚,母亲从那那一天起就没有佩戴过任何首饰,也没有购置够任何一件新衣服,直到最近几年情况才好了起来。

这把以冕卫家族的权势、又花费诸多财物,重逾千钧的无名短刀确实有效果。日夜佩戴、从不离身他,压制住了魔法的外放,前世记忆也从那一刻消失,同时也患上了嗜睡症这种怪病。

本应外出的上学变成了私人性质的一对一教学,家族的守卫、仆人,甚至是亲戚和附近的孩子们,也都因为他这种不知何时就一睡不起的怪病而疏远。

瞌睡虫、怪森、可怜的道森等等,各种稀奇古怪、充满恶意或是同情的外号暗中流传,久而久之他就变得自闭了起来,每天不是在学习的过程中昏睡,就是在练习剑术中昏睡,也算因祸得福,有了与年龄不符的强健身体与扎实剑术。

这种很显然的副作用,父母选择了视而不见,不是心狠,而是没有比这个更好的办法了,如果用禁魔使们手中的禁魔药剂,那确实生效快,可也会让人痛的生不如死,身体亦会受到无法治愈的损伤,在今后的余生中变得羸弱不堪。

还有人因为药剂带来的痛苦自杀、疯癫,甚至是暴死!相比这些可怕的后果,他因为佩戴短刀而产生的嗜睡症,倒显得微不足道了。

“既然我醒了,体内魔法流动时会带来的酥麻感也消失了,是不是代表我的魔法体质没了,那嗜睡症呢?可恶,真是让人无可奈何!”

紧紧握住短刀的道森懊恼着,想要一把将其扔出窗外,但身体却不听使唤,因为他不敢赌离开了它,在面对禁魔使时能不能躲过他们的排查。

一旦躲不过去,不仅是自身要遭到永久放逐,庇护自己的父母也要受到同等惩罚,这15年来无微不至、不离不弃的养育之恩,他到时候又该怎样报答!

这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反正魔法也无法在这个国家使用,反而要每天因为魔法过得提心吊胆,自己也可以将修行了十多年的剑术继续下去。

默默安慰过自己的道森,喃喃道:“当务之急是不被人发现异常…”

道森很清楚恢复了前世记忆的自己,言行举止会和平时不太一样,好在最熟悉自己的父母最快也要5天才能回来,有足够的时间来调整。

“是为什么事情…”

未等道森细想父母外出是什么事,耳边就传来一声“咚”的巨大钟声,紧急着窗外升起漫天火光,随后到来的剧烈爆炸声从远方传来,也将这座沉睡的城市唤醒!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61753/616378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