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婚后爱总裁快到碗里来全文免费阅读-先婚后爱总裁快到碗里来最新章节

她本名门闺秀,因家族破产,为还巨额债务为人代孕,却遇到了性格极其冷血,手段狠厉的齐氏总裁,从此甜虐交加,不可自拔。

先婚后爱总裁快到碗里来


洛瑜安坐在饭店包厢里,十指紧紧扣在一起,坐立难安,等待着宣判。

身后包厢的门被轻轻打开,快步走进来一身黑西装的男子,他拉开洛瑜安对面的椅子坐下来,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将手里的文件地给她,笑着摇了摇头:“十分抱歉,洛小姐,您没有怀孕。”

不顾洛瑜安的反应,男子从怀里拿出一张名片,放在文件旁边,笑得让人摸不清楚情绪,继续道:“既然人工未能受孕,看来只能用第二种方法了,还请洛小姐明日上午十点到这家医院联系电话上的人,为您再次安排一次全身体检。”

洛瑜安看到名片上医院的名字,不免打了一个寒颤。

那张冰冷的手术床和额头硕大的大灯都让她觉得恐惧,她双手紧紧握着文件袋,声音轻得像蚊子哼哼:“林先生,可以不检查吗?”

“不可以,洛小姐。”男子推了推眼镜,“距离您上一次做全面检查已经过去十六日了,谁都不能确定这十六天里面您发生过什么,为了可以给齐先生带来一个干净并健康的宝宝,您别无选择。”

洛瑜安唯唯诺诺的点了点头,泪水在眼眶里面打转。

父亲洛明和朋友融资被骗,几乎赔进了全部家当,洛明怒火攻心,一病不起,公司的周副总趁机卷走公司财产,欠下高额订单并将公司新品创意全部卖给对手公司,洛家一时之间突然增加了上千万的债务。

母亲整天以泪洗面,洛瑜安只能退学,想办法赚钱为父亲偿还债务。

如果不是为了钱,她怎么肯受这么大的屈辱,帮一个从未见过面的男人孕育生命?

医学人工受精已经失败了两次,金主没有耐心再等第三次,想到男人说的第二种受孕方法,洛瑜安的眼泪就吧嗒吧嗒的向下掉,砸在手背上。

她本该有大好的青春,有相恋四个月将她呵护在手心里,却一直舍不得碰她的男朋友……

手机铃声不合时宜的响起,洛瑜安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接起电话:“喂,妈……”

“瑶瑶啊,你快来看看你爸爸,今天姓周的那个混账又来医院里气你爸爸,我们一直瞒着的事情他一股脑儿的全跟你爸爸说了……”

“怎、怎么会这样!”洛瑜安立即收好文件和地址,匆匆从包厢里面赶出去。

“你爸爸知道之后气的背过气去了,现在还没醒过来,这可怎么办啊!”

“妈,您先别着急,我马上就去医院。”洛瑜安匆匆暗下电梯,飞奔向医院。

周子民这个混蛋,谁都知道他卷走了公司的钱款,可又谁都没有证据能够证明。

他现在不但成为了对手公司的项目总经理,还时不时的到医院去羞辱洛明这个落魄的老上司。

洛瑜安恨得牙痒,却又无可奈何。

如果不是还要承担债务,她真想把这个混账攒成一个球,狠狠一脚踹出地球,在外太空旋转跳跃!

飞奔到医院了解了情况,安慰了母亲后,靠在医院卫生间的墙壁上,拨通了林先生的电话。

“洛小姐,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吗?”

仿佛通过电话,洛瑜安都能看见这个男人眼镜下那双精明的双眼。

“林先生,受孕的事情,我希望能尽快。”

男人唇角挂笑,道:“这一点您大可不必担心,我注意过,明天到后天都是怀孕的好日子,如果您的检查没什么问题,明晚就可以安排。”

“好,麻烦您了。”洛瑜安吸吸鼻子,挂断电话。

另一边,被叫做林先生的男人挂断电话后,将几张照片放在桌面上,态度十分恭敬:“齐先生,如果没什么意外,明天就将为您安排。”

沙发里的男人微微抬眼,瞥了一眼照片里的女孩,点了点头:“你安排。”

“是。”

“我不想再为这件事情耽误太多时间。”那双沉静的眸子里看不出半点情绪,毫无表情的脸上全是肃然,不怒自威,令人胆寒。

他微微摆手,嘴唇轻启:“出去。”

“好的,齐先生。”林管家拿起属于自己的文件,毕恭毕敬的鞠了一躬后,退出房间。

门应声而闭,房间里安静极了,男人拿起桌面上的照片,眯起双眼稍做打量,便扔了回去,继续看手中的文件。

五官周正,身高合适,气质清纯。

不过为了钱肯怀胎十月的女人,又能有多纯净?

医院里。

身体检查?

说白了就是想要再次确认那一句“处女膜完好”。

洛瑜安才出卫生间,就被两个男人堵在了墙角,定睛看清了来人之后,洛瑜安转身就想跑,不成想被一把拽了回来,重重扔在地上。

“哟,怎么的?想跑?”其中一个带着刀疤的男人冷哼一声。

“钱还了,你想去哪儿我们都不拦着,不还钱,哪儿你可都别想去。”站在刀疤男旁边的黄毛蹲下来,狠狠的捏住洛瑜安的下巴问:“说好最近还钱,钱呢?”

洛瑜安慌忙赔笑道:“大哥,我最近只拿到一笔定金,刚才也都给我爸交住院费了,您再宽限我几天行吗?”

“宽限?”黄毛抓起她的头发就要往墙上撞:“我们给的宽限还不够多吗?”

洛瑜安慌忙用手臂护住脑袋,她的脸上不能有任何的伤痕,这都会成为更晚见到金主的理由,她等不了了,她要尽快拿到钱!

“要我说,你这半死不死的爹就直接做个安乐挖个坑埋了得了,你这钱花在他身上,有用吗?早点还钱,你们母女俩早脱身,是不是?”

洛瑜安被撞得七荤八素,说不出话来。

只能紧咬着牙忍着。

刀疤男也蹲下来,扬起洛瑜安的下巴,笑得不怀好意:“听说,你找了个代·孕的活儿?”

黄毛也来了兴趣:“你说这个代·孕是怎么生?跟那男人直接上床啊,还是怎么的?”

说完,二人笑得暧昧又恶心。

“别过来。”洛瑜安飞快扫了一眼冗长寂静的走廊,脸色苍白,“救命啊。”

“给老子闭嘴。”黄毛一巴掌扇得她偏过脸去,拽着她的胳膊把人塞到女洗手间,捂住她的嘴巴冷笑:“臭·婊·子,不给你点颜色看看,还当自己是冰清玉洁的大小姐了?”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68798/641085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