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同桌非常皮全文免费阅读-这个同桌非常皮最新章节

我叫石希希,我的父亲是货车驾驶员,经常给各种商店、超市送货,也还算能挣钱,于是父亲就养着我们一家老小。可清闲的日子让母亲有点败家,且对此父亲并不深知,这就使原本幸福的生活有了裂痕,理性与感性较量的悲哀就一下子落在了我身上。不过庆幸的是我考上了自己心仪的高中——紫荆中学,虽然与市一中不能相提并论,但在本地也算是小有名气的学校了。并且在这里我遇见了一个患有“假抑郁症”的同桌,才华横溢似张良、身段柔美赛徐公;文能说相声、武能抗伤害;说话有点皮,额头有点痘……总之他就像一束阳光,从我生命的裂痕里照进来,给了我战胜世间百难的勇气。时光荏苒,我仿佛情窦初开,对同桌暗生情愫……可是有一天他突然失踪了。我该怎么办?(第一个作品,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哟!)

这个同桌非常皮


“妈妈你看,楼上是不是坐着个大哥哥啊?”我身旁一个扎着辫子的小女孩拉着一位中年妇女的衣角,好奇的问到。

那妇女一惊,抬头向楼顶看去,我也将目光移向了百货大厦的楼顶。

这是一栋很老旧的购物大厦,为了方便商品运积,大厦占地面积修的极广,但考虑地质问题、工程造价等多种因素,整栋大楼仅8层楼,有30多米高。

我爸爸为这里的一个超市已经送了很多年货品了。

今天他从厂家那里运了一批毛绒玩具过来,我下午恰好要到新学校去报道。

路过这个大厦,就打算在这里等爸爸来,帮他卸完货品在走。可不曾想楼上却坐着个人!

他身着一套纯黑色运动服,逆着晨光,坐在楼顶边沿,我看不清楚他的脸,也无法识别他的年龄,只是从发型和体型上看,猜测他是个男的。

他想干嘛?跳楼?

我随即报了警,跟警方描述了现场情况,提供了相关信息。

随着时间的推移,议论的人越来越多,自然也就引来了不少“吃瓜”群众。

年少无知的我害怕的站在人群中默然,只听得一片议论哄然。

“这是谁啊?他在干嘛啊?”

“受什么刺激了?要不要报警啊?”

“坐在上面打禅吗?到底跳不跳啊?”

“孩子有什么想不通的?别做傻事,快下来”

……不同身份的人,不同年龄的人,面对同一件事情发表着不同的议论……

突然一个穿西装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了楼顶。

那男孩子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楼下的“吃瓜群众”们脸色纷呈,我也跟着吓一跳,都以为他要跳楼了。

但见他慢慢转身看向那中年男子,随即“吃瓜群众”们也就突然换了脸,又开始议论着。

此时我才看清楚他的脸,眉清目秀,皮肤亮白,到像个女孩子,长得十分精致好看。

但从他体型上看,怎么也得有180CM,加之扁平的胸部、短短的头发、穿着的特征,我到十分确定他是个男孩,年纪与我不相上下。

因为隔着太远,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也听不到他们在楼顶说什么,但从男孩的肢体语言和各种行为上,不难看出他情绪十分激烈。

而中年男子似乎是在做演讲,或者是说与死神谈判。

可是身着西装的中年男子好像并不是消防员,那他与男孩又是什么关系?他又在与男孩说什么?男孩会因此放弃轻生的念头吗?

“滴滴滴……”剥开人群,我看见了爸爸。

23秒,他在等红绿灯,我随即示意爸爸打开车门,上了副驾驶的位置。

刚上来爸爸就问我:“前面路口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围着?”

我简单的向爸爸说明了情况,并请求爸爸把车开到大厦旁边的人行道上,然后打开货箱,如果他不幸掉下来,还可以用毛绒玩具做缓冲,也许能留一命……

我话还没有说完,爸爸就直接发动车子,朝着超市后门开去,面无表情的对我说:“你太年轻,太天真了,你以为机动车是可以随便开上人行道的吗?你把交通法规放哪了?就算我们开上去了,那就能保证货箱接到人吗?我们就不要火上浇油,给救援队添加麻烦了。”

“可是救援队不是还没有来吗?”我焦灼的说到。

爸爸没有说话,依旧面无表情的开着车,似乎根本没听到我说什么。

我看了窗外一眼,便低下了头,我没有能力帮助他,我也没必要帮助他啊,他只是路人啊!

可是如果有一天楼顶上的人是我弟弟,要跳楼的也是我弟弟,父亲会违背交通法规,把车开到人行道上去吗?我会默默的走开吗?

车到了超市后门,我就开始帮爸爸卸货,我们谁都没有说话,我也不知道父亲在想什么。

突然我想起刚刚在人群中听到的各种议论。

令人心寒的是居然还有人问“到底跳不跳?”不过好在我听到最多的还是“不要跳”之类的安慰语。

身份不同,对此事发表的议论也不同,为人父母的人,能体会父母抚养孩子的心酸,愿楼顶的孩子平安;而唯恐天下不乱的人,总希望每天都出点什么事情,以消遣他们无聊的时光。

但我想大部分人都是像我这样,想帮忙但又无能为力,只能做个“安分”的路人,默默祈祷,慢慢离开……

午饭过后,我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向着心仪的学校出发了。

下了拥挤的公交车,只见一个巨大的喷泉,水流哗哗,其前有一块约3米高,两米宽的不规则石头,其上以赤色刻“不念过去,不惧将来”。

在往前看就是一道宽约20米的伸缩门,门两边伴两个保安室,门前人群点点,有朋友陪着的、有家人陪着的,三个一团,四个一群,又说又笑,十分热闹……

我独自穿过人群,来到校园里。14:00开始报道,我还有32分钟逛校园。

往学校左手边走,地势较低,是300米的硅PU跑道和足球场,球场周围种了一圈梧桐树。走到球场尽头,旁边有楼梯,爬上楼梯,就能看见一片绿化带、公共厕所和水台。

一直往前走200米就是7层的教学楼,其下置地下停车场,旁边是5层高的实验楼。

穿过200多米的绿化带就到了食堂,周围还有各种小商店,卖水果,卖零食……最里面是男生宿舍。

再往右上方绕回去,就能看见行政楼、文化长廊及大片绿化带。

在从右后方绕出去就能看见宽广的灯光篮球场,球场尽头是绿化带和教师宿舍,旁边是一个小坡,坡上有石阶小路、凉亭、假山、流水及各种花香。

顺着石阶小道爬上来就能看见另外一个公共厕所和一个封锁起来的院子,看上去还挺大的,院子旁边就是女生宿舍,其下也有地下停车场。

学校大概就这样了,阳光与书,便是花香满径,水流澹澹。

14:00准时到教室,可是大家已经在开始领书了,我灰溜溜的钻进教室,见最后一桌没人坐,便悄悄坐了下了。

领完书后,老师通知晚上19:00在教室上晚自习,打扫完教室就可以去找宿舍了。

19:00,老师正在跟我们说校史校规,我到觉得无聊,于是充分利用最后一桌的优势,躲在角落里用白纸画起老师的大头简笔画来。

正起意时,门外突然有个高个子的男生打报告,老师看了他一眼,然后示意让他进来。他扫了全班同学一眼后,便径直走到我旁边来,坐在我旁边,放下了黑色书包,看了一眼我桌上的简笔画,坦诚一笑,便伸出手腕上包着白色沙带的右手与我握手,诙谐的说到:“你好,手残份子!”

我蒙圈了……他不是我们班的吧?中午领书的时候都没有看到他啊!

等等……怎么是他?

首页
目录
<a href=”/book/171593/65025785.html